首页  »  【网红-调教弱气乙女】(01)【作者:qianwang007】
字数:52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jpg (52.58 KB)


                (一)

  潮汐锁定:由于引力的作用,行星或卫星的自转周期与其公转周期相同,使得行星或卫星永远以同一面对着其围绕公转的星体。

  月亮如此,人亦如此。

  ……

  广州,简称穗,五羊,作为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街道上永远都是车水马龙,人人都行色匆匆。

  「师傅,前面路口左转。」坐在出租车副驾上的乘客这样提醒着。司机不悦的看了一眼他一眼,那是一个胖子,看起来年纪不大,戴着个眼镜,可能是个大学生吧。从上车司机就看不惯他,也不说目的地在哪里,只是不时的看看手机,然后指挥司机怎么开。

  「不就是跟踪嘛。」司机腹诽着,尽管那个胖子没有明言,但以他的经验早就发现了他们正跟在一辆白色路虎的后面。

  那胖子的头发像用油洗过一般,软趴趴的贴在头上,灰色的T 恤上满是各种污渍,在开着空调的车上散发着奇异的味道,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衣服没洗澡了。
  司机悄悄的把窗户打开一条缝,热风涌了进来,在提升车内的气温的同时,也带走了车内的异味,让司机稍微舒服了一点。

  路上的车流渐渐变得稀疏,这好像是通往植物园的路,那里非常偏僻,只有周末才会有很多人去玩,是工作日就门口罗雀。

  「要进去吗?」司机远远看到那白色路虎车拐进植物园门口的停车场,遂开口问道。

  「停……,就这里停吧。」胖子结结巴巴的回答,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那辆白色路虎。

  路虎停了下来,有个年轻人从驾驶位上下来,戴着副墨镜,一身的衣服很是光鲜。与此同时,副驾旁的车门被打开,有个戴着白口罩,穿着一身白色短裙的女孩从里面跳出来。裙子很短,堪堪包住那小屁股,露出被白丝包裹的大腿。
  嚯,白丝,水手服,饶是出租车师傅这样的老司机,这样的衣服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副驾上的年轻人也是瞪大了眼睛,呼呼的喘着粗气。

  「你女朋友?」司机突然问道。

  「不是。」副驾上的胖子艰难的回答,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那女孩。

  「你喜欢她?」司机又问。

  胖子忽然怒了,大声说,「无关你事,话多。」

  司机也不生气,看来这三个人之间是有故事的啊,可也确实与他无关,他看戏就好。

  年轻人隔着车门与那女孩说着话,因为距离有点远,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而女孩只是摇头不语。年轻人好像变得很生气,用力挥挥手,声音变得很大,「算了,算了。」拉开车门,一下子就坐进了驾驶舱中。

  女孩低着头,拉开后排座位的车门,钻了进去,又关上了车门。年轻人从驾驶位下来,也拉开后排座位的车门,也钻了进去。

  出租车没有熄火,年轻人也没有下车的意思,司机也好像忘了催促他下车,他们只是看着那辆路虎车。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太阳光太亮,也许是盯着看了太久,那辆车子好像轻轻的动了起来。

  不是前后,只是上下,轻轻的颤动着,像蜻蜓在点水,像燕子掠过水面。
  司机揉揉眼睛,不是眼花,确实是在颤动,旁边胖子的喘气声更响了,如同风箱一般。

  司机有点担心胖子的身体,安慰道,「放心吧,不是车震。」

  胖子扭过头来,用带着血丝的眼睛瞪了司机一眼,大声道,「多事,下车。」
  他下车后,艰难的把肥胖的身躯掩藏在树丛中,依然在看着那路虎车。
  「凶个毛,够胆就去抓奸啊,没胆子的怂货!」司机整理着手中的钞票,猛地按响了汽车的喇叭,洪亮的声音打破了周围的寂静,然后扬长而去,他只能帮到这里了。

  李俊被那喇叭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恨恨的盯着那辆远去的出租车,要是手里有石头,他一定会扔过去两块。天气很热,树丛不但提供不了荫凉,反倒更是闷热,汗珠在他胖脸上流成河,他也顾不上擦,只是心痛的看着那车子,它的颤动刚才停了下来,几秒钟后,又再次颤动起来。

  他认识车内那女孩,她叫陈琳琳,是广州大学文学系大二的学生。那还是大一的时候,他有个舍友家里很有钱,又交游广阔,居然联系上了陈琳琳寝室,发起寝室联谊活动。

  那个时候的她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裙子不是很紧身,但遮掩不住那细细的腰肢和鼓囊囊的胸部。她说话的声音很软,梳着双马尾,巴掌大的小脸上嵌着一对大大的眼睛,那眼睛一眨一眨的,当场就把他给萌化了。


  这是堪称童颜巨乳的极品啊。李俊当场就想发动攻击,但臃肿的身躯和廉价的服饰让他沉默,只能看着那些衣着光鲜的舍友们拼命的献着殷勤。那晚的琳琳很安静,没像她的舍友们那样放浪形骸,独自啜饮着饮料,就像一朵白莲花。
  他们计算机系的课程很多,只要有点时间,李俊就会在校园里找寻琳琳的踪迹。她也总是一个人,不停的拒绝着一个又一个搭讪者,这愈发让他相信这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啊。

  寝室里的灯熄灭不久,卧谈会就进入了高潮,这次的主题是谁最纯,五人VS富二代。

  「俞倩最纯,就是那个英语系的系花。」老三说「屁,她都给一个黑人留学生打过胎了。」富二代斩钉截铁的说,碰碎了老三的玻璃心。

  「三班的廉林雪最纯。」这是老四「她?哼哼,我在情侣林里面碰到她几次。」
  「那也说明不了什么。」老四还在嘴硬。

  「每次都是不同的男人。」幻想再次破灭。

  「要我说,是管院的阮波诗,你看她那波涛汹涌的身材,对谁都是冷若冰霜,肯定最纯。」这是老大,给阮波诗写了几封情书了。

  「老大,我说了你别打我。」富二代可怜兮兮的说。

  「好。」

  「我拿了她的一血。」富二代装可怜。

  「你妹……我日。」老大忽地从床上坐起,又颓然倒下,床铺发出吱呀的声音。

  「老二还没说,你提个名。」老六突然道「陈琳琳。」李俊中气十足的说道「谁?」*2「童颜巨乳那个。」老大解释道富二代沉默半响,「我暂时也没她的什么消息,但是……」

  李俊的心一松,然后就是一紧,「这人有千面,尤其是女人,像陈琳琳这样的,以我的经验来看,太装了,不适合你。」

  「屁!没有绯闻就是装啊,那你说谁最纯?」李俊反唇相讥。

  「要我说一定是赵铁锤。」富二代道。

  「这我同意,看那救生圈腰和大饼脸,绝对纯。」同意*4「可是,」
  「老三怎么了?」

  「前几天,我看到她和一个男的进了七天。」

  富二代狠狠敲了一下床。

  喧嚣渐渐停息,寝室里陷入了安静,还有着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悉悉索索和床架摇动的声音。李俊掏出了手机,想着陈琳琳那美丽的容颜和挺翘的胸部,在论坛里翻找着,有一个帖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标题很简单:童颜巨乳,弱气乙女。
  第一张照片就让他瞬间勃起。照片里的女孩没有露出头像,戴着个皮质的项圈,身上的衣物只有套比基尼和腿上那过膝的白色丝袜,任由绝大部分肌肤裸露着。小小的蓝色三角布刚刚好盖住乳晕,白色的肩带挤压着白嫩的乳房,让乳房显得分外的圆润和柔软。

  内裤一样是蓝白相间,她的双手勾着蓝色的带子,好像在慢慢的脱着。白色的内裤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内裤的上端显露出了一点点毛绒状的阴毛。白色的内裤上有一只蓝色的蝴蝶结,此时正好位于那条仙人沟的上方。

  李俊不由得咽了口唾沫,他的口很干燥,非常希望能代替那里面的手,一把就将那内裤脱下来,看看里面隐藏的风景。

  第二张就满足了他的想法。内裤已经被脱到了脚踝处,白色的长筒丝袜不规则的套在腿上,显得很凌乱。胸部那小小的比基尼也无法完成使命,都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一对又白又饱满的乳房就这么赤裸裸的显露出来。

  女孩双手大开,好像在欢迎人去玩弄那曲线玲珑的身体,也像是希望有人能去玩弄那对丰满的乳房。李俊不由得握住火热的下体,就像是已经把它塞进了那条细细的沟中,他的手上下撸动,一阵阵的快感袭来。

  他一只手摸鸡,另一只手摸机,不停的刷着帖子,下面还有很多照片。有一张里面弯着腰,尽情凸显着臀部的线条,有一张是乳头的近照,嫣红的乳头颤颤巍巍的站立着,甚至还有一张是背身趴在床上,让人看到就想插下去。

  他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幻想着用各种姿势干着那个女孩,秀美的小脚可以压着他,修长的腿可以夹着他,丰满的乳房可以揉弄他。他的肉棒越来越坚硬,就想轰开那条细细的沟,钻进那美丽的菊花中,猛力的抽查,去追求最大的快感。
  快感越来越强,帖子也很快到了最后,女孩在哪里终于显露出了头像。她戴着一张大大的写着『@ 弱气乙女』的白色口罩,唯独留下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那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李俊。

  我的天,李俊就觉得现在正抱着那女孩,她的身心已经全部向她敞开,正发着细细的「啊、啊」的声音,期待着一起达成生命的和谐。

  童颜、巨乳……啊……

  过剩的荷尔蒙化成浓厚的乳白色的液体,打湿了卫生纸,也打湿了李俊的心。
  恍惚间,弱气乙女的口罩消失无踪,那是陈琳琳?

  李俊擦了擦额头的汗,狠狠的甩了出去,车里的确实是陈琳琳。自从那晚以后,他想办法定位了发帖人的位置,又想办法入侵了陈琳琳的手机,安装了定位程序,所以他才能在这里。

  如果弱气乙女真是陈琳琳?他不敢再想下去。

  路虎车已经停止了摇动,女孩从车里下来,扔下一团纸巾,用矿泉水漱漱口。年轻人从她后面下来,搂着她的肩膀轻声说话,女孩摇了摇肩膀,然后就任其搂着,两人很快就这样搂着消失在植物园的门口。

  李俊悄悄的跟在后面,现在植物园里面实在是没什么人,他不敢跟的太近。
  手机上面的红点在休息点已经停歇了好一会儿了,李俊借着草丛的掩护,已经爬到了休息点的正面,躲在一处树丛的后面。

  陈琳琳和那个年轻人确实是在哪里,陈琳琳摆着各种姿势,那年轻人正在用手机拍照,一切都好像很正常的样子。

  不,不正常!

  陈琳琳突然走到休息点旁边,借着柱子的掩护,居然撩起了裙子,退下了内裤,露出了她那洁白、饱满的阴部,那年轻人不停的从前从后拍着照。

  「不!」

  李俊像被捅了无数刀,那是他心中的女神,是他心中最纯洁的象征,居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光着下身供人拍照?!在这万里晴空,艳阳高照的天气下,李俊觉得全身透骨冰冷。

  拍照依然在继续,年轻人提出了更多的要求,陈琳琳脱下了裙子,脱掉了内裤,不停的摆着各种各样的姿态,李俊已经心丧若死,木然的看着这一切。
  富二代舍友的声音回档在耳边:这人有千面,尤其是女人,像陈琳琳这样的,以我的经验来看,太装了……

  果然啊,在学校摆出一副白莲花的样子,远来她只是一个绿茶婊而已。
  婊子,婊子……李俊心中愤怒,手却稳如磐石,不停的拍摄着陈琳琳的各种姿态。

  年轻人走近了陈琳琳,拍拍她的头,她取下那个大口罩,嘴贴着年轻人的裤子,优雅的长颈往下一弯。

  再次贴近那年轻人的下体,像是在叼着什么东西一般,头部先朝后缩了一缩,再朝下一拉。

  再次凑近年轻人的下体,默然良久,然后慢慢的远离,一根黝黑、粗壮的东西就好像从她的嘴巴里面长出来一样。

  她果然是在吹箫!

  李俊在刚才看着车子的动静的时候,他就觉得陈琳琳是在吹箫,但毕竟没有亲眼见到,远不如现在这么触目惊心。

  陈琳琳的嘴巴还在不停的远离,「波」的一声,鸡蛋那么大的龟头从她口里脱出。

  很大吗?李俊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坚硬如铁的阳具,撇撇嘴,好像只比自己的小一点而已,算很大了。

  陈琳琳又含了几下,肉棒被涂满了唾沫,在艳阳下反射着奇异的色彩。她又用手捧着那耷拉着的肉袋,吐着小舌头,慢慢的舔着马眼,系带,在顺着棒身一路往下。她舔舐,吮吸着那皱巴巴的肉袋,不时的将那卵蛋含入口中吸吮,与此同时,她那娇嫩的手还在不停的摩擦着那棒身和龟头。

  「咝!」

  年轻人发出舒爽的声音,不停的摩挲着胯下那女孩的头,女孩娇艳的双唇从肉袋再次盘桓而上,再次来到那龟头上。龟头,棒身,这黝黑的阴茎一寸寸的消失在她的口里。正在她吞吐间,年轻人的手臂忽然一用力,那阳具就像匕首一样捅进了陈琳琳的嘴巴里,她被紧紧的压在年轻人的下腹上,她的手徒劳的挣扎着。
  可能是几秒钟,也可能是几分钟,年轻人松开了陈琳琳。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咳嗽着,几滴眼泪顺着脸庞滑下。

  李俊真的非常痛恨自己那良好的视力,那年轻人的舒爽和陈琳琳的痛苦表情,都被他一一看到眼里。琳琳啊琳琳,这人这样痛苦的折磨你,你应该打他一巴掌然后离开他啊。

  陈琳琳休息了片刻,再次把那黝黑的棒身纳入嘴里,表情居然非常陶醉,好像沉浸入快感之中。

  年轻人拽了一下琳琳的头发,她吐出了他的肉棒,还嘟着小嘴,在上面亲了好几下。然后站了起来,弯下腰扶着栏杆,将那又圆又白的臀部向后挺立着。
  年轻人来到她的背后,用那坚硬的肉棒啪啪的打着她的屁股,边打边说,「求我啊荡妇,求我干你啊。」

  她不停的摆动着那光洁的臀部,低声说道,「大爷,求你了,干我吧,干死我这个荡妇吧。」声音细细的,柔柔的,真的就像李俊当初第一次听到的那样。
  「哦,啊!」

  陈琳琳的身体突然往前一冲,头猛地一抬,口里不由得发出舒服的声音,年轻人干进去了。

  年轻人不停的发动着进攻,肉棒不停的刺入再离开,细细的声音从陈琳琳的嗓子间冒出来,哼哼呀呀的。年轻人一边抽插,一边拍击着那雪白的臀部,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别打,别打了,哦……,好……痛,爽!别打了,啊……好舒服,快一点。」陈琳琳的声音慢慢变大,变得胡言乱语起来。

  「我干,干死你。」年轻人咬牙切齿道「啊,干死我吧。」她的头不停的乱甩,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年轻人一声低吼,陈琳琳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尖叫,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李俊流着泪,裤裆一片潮湿,他的手依旧坚如磐石。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