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婆少霞】(03)【作者:premiumoriental】
字数:14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处处危「机」

  我是赭韦非,我与我的老婆少霞是在交友联谊活动中认识的。这就是我们平凡的日子,平凡的生活!

--------------------------------------

  如果你要问我说少霞这样一位娇妻平常会不会被人毛手毛脚……

  你在开玩笑吗?

  如果没有那就是这个世界的男人死光了!只不过我们平时大致上可以有效的降低这个机率。例如,少霞已经不需要像年轻时那样搭公车或地铁,自然少了许多被吃豆腐的机会。我不难想像若是她平时搭车,车上必定会有人趁着人挤人的时候摸她的一把。少霞平时穿着已经竭尽保守之能事了,无奈她的身体条件,只是露出手臂、或只是穿个T- shirt都可以把女性的线条呈现到恰到好处。
  她都是开车上班,她的工作也不太常需要她交际应酬,减少了喝酒的机会,少霞就多一分安全。哎啊!像这样的娇妻谁都想养在家里就好不用她出门,但是问题是,一来我没这个实力,如果只吃我的收入我怕少霞跟着我吃苦;二来如果只是关在家里,少霞变成一个跟社会脱节的黄脸婆机会大增,别忘了少霞的事故、体贴、工作成就也是她为什么那么性感迷人的魅力之一。我只希望她不需太过操劳,工作累的时候有我这个港口依靠就可以了!但是看她有所发挥,成就傲人的时候,我也是打心理面替她开心,因为所有的成就都必须先经过辛苦,而她的辛苦总算有了代价。

  我也不可能让她骑摩托车到处跑,因为首先骑车是肉包铁,我是不可能舍得少霞一身的鲜肉拿去包铁那多危险!况且少霞的身材太好,骑车的时候如果路面颠簸,车子上下震动的时候,少霞胸口的巨乳也会晃啊晃的,隔着衣服也能够感受到她那弹性。有一回她骑车时意外出了车祸,被车子撞飞造成轻微脑震荡,在医院住了三天,我那次真是万般的不舍,从此后就再也不许她骑摩特车了!诡异的是那次在急诊室我是第一时间就到场,看到少霞全身擦伤多处衣服都破了,还好头部除了撞击过后有脑震荡,并没有破相,女孩子如果破了相对她们而言是很难受的,特别是像少霞这样标緻的女孩子。

  但是在进行全身既诊救伤处理时,我发现少霞胸口及嘴角有一些白色液体乾了之后留下的粉末,上衣有多处泛黄的污渍,这些都在急诊室人员处理下第一时间就被清洗乾净了,衣物也在护理师照料下换了住院服,而后就没有人注意这个细节了,事后想起来,真他妈呕死了,如果真有人把少霞撞了,不第一时间送医院,而是第一时间扯破她的衣物,还趁昏迷时玩弄她,在她脸上跟胸口喷发,这真是缺德啊!少霞那次受伤许多她的同事也来探视,纷纷都劝她买个车,之后我坚持替她买车,就再也不让她骑机车了!

  少霞平时上班需要穿着套装,即是女性衬衫加外套,下半身则是窄裙。上半身把外套穿上的时候,她傲人的身材较不会显得那么「锋芒毕露」,就是这个窄裙嘛!以少霞的腿长,长窄裙也到膝盖以上,她的小腿纤细修长,连到大腿时是完美的结合。往上看向她的臀部,那是既翘又紧,衬托着她自然美的体态,你会自然而然想像她裙内的屁股蛋的光景。她紧緻的细腰会让你从后面看她的时候以为她是极度瘦弱的女子,因为她的手臂跟骨架都很纤细,但是少一转身你就是瞎子也可以看见了,她不可方物的胸部,使得她的外套只能扣在胸部下缘,她的衬衫,胸口的钮扣件总是会有被撑开的缝隙,让你想要一窥她谷间的秘密。夏天若是天气热,她将她的外套脱下只穿着白色丝质衬衫,那么她白衣里透出来的内衣线条,隐约可见的雄伟双乳,走路时的震动幅度,也能让不少雄性动物直接跑到办公室的厕所去打个几发!但是对不起了!少霞工作的办公室冷气多半开的很强,所以她大部分的时间都会穿着外套,让大家失望了!抱歉!

  但是生命总会找到出口,有些机会是你防都防不住!

  我们家中的大楼基本上都是住宅,但是总有几户是「伪」住宅,什么意思呢?就是公司户嘛!跑到住宅区里租了房当办公室或仓储。我们家隔壁就一个!他们是代理XX冷气公司,一间小公司,似乎是做仓储用,又好像是办公室,谁知道呢?只知道这样作法似乎他们如果服务区域只有在当地社区,那么运送工具甚至不需要雇用卡车做运送工具,人力来运送就好了。大部分时间他们十分低调,毕竟不能告诉所有人说:「嘿!我们公司在你们住宅地里面开张了!欢迎光临!」平时大门紧闭,三不五时有工人或技师进出门口,如此而已。

  虽然他们是违规,但是谁去当那个坏人检举他们呢?大部分的住户都採息事宁人的态度。只要他们不影响太多生活品质,大楼的电也都是分开计算,他们要当办公室就去吧!至今没有人去跟大楼管理委员检举,应该说,大楼管理委员根本是知情的,只是没有人检举,他就没有必要出面处理不是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有一个办公室在隔壁,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入複杂!办公室常常有访客,平时会常常听到访客按门铃的声音,常以为有人找我们这户,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他们一定是找隔壁的!另外就是隔壁常会有装修的技师进出,他们多半穿着背心、工作裤、有的会咬着槟榔、抽菸,每次少霞下班回家时刚好在门口遇到,都会惹的他们贪婪地目光,毕竟他们生活中是很少看到这么一位身材火辣、童颜巨乳的女生,穿着套装高跟鞋,所以几乎不会闪避地会把眼光投射在少霞身上,看的少霞很是害羞;有时假日少霞穿着清凉一点的运动服出面也会遇到他们,这些我们俗称的「工人」更是不会吝啬报以觊觎的眼光,好像用眼神就要把少霞扒光似的。那怎么可以!?在运动服的下面可不是一般的肉体,那是有着36H敏感的大奶、弹滑的皮肤、穠纤合度同时又肥美的屁股跟嫰鲍,被你们用眼神强奸了不晓得几次。

  少霞不止一次跟我讨论要不要自己家里面安装监视器,因为我工作的关系常需要出国,她也担心安全。我说大楼公共区域就已经有监视器了嘛,家里面是私领域,不要让人进来就好了。但是最后我还是小小的妥协了,我们买新电视机的时候,那个数位液晶电视机的附加功能就是电视机萤幕上可以有个镜头充当监视器,但是大致上只能监控电视机正前方发生的事。镜头是广角的,但是电视机是放在客厅的,它无法遥控转向,万一有什么事发生在厨房或卧室那是监控不到的。聊胜於无,我还是请安装电视机的技师帮我装好监视器,平时的档案我们留着就好,方便的是也可以远端监控,透过登入帐号密码就可以查看监视器内容,这后来就让我用来出差的时候跟少霞视频的工具,因为画质还不错,少霞说只要坐在沙发上我就可以跟她聊天,我们常常一聊就没完呢。

  总之生活太平淡无奇了,那个监视器从没有认真地被当作监视器来用,反倒偶尔会被「不正当」使用。

  那是有一次我跟少霞正在客厅看球赛,少霞这几年来已经被我训练到可以一起看球赛,虽然不能和我一样对职业球员、大学球员、甚至高中球队如数家珍,但是LeBronJames,Harden,Curry,RusselWestbrook,这些名字她是叫的出来的,不至於像笑话里面说的,看足球赛时还问林书豪有没有出场,那太夸张了!我们平时没什么嗜好,就是窝在一起看球。少霞平时上班穿的够拘束了,在家里就喜欢穿一件白色丝质背心长裙,说是长裙,让高挑的少霞穿起来不过是长一点的上衣罢了,露出整条大长腿,大概只勉强遮住屁股蛋吧。少霞在家时也不喜欢穿胸罩,但是这么多年了也不见她下垂或有任何变形,可能与她时常保持游泳运动的习惯有关。

  我们那天正在看一场精彩的冠军赛,少霞就依偎在我的身边,球赛再怎么精彩,趁空挡时我往旁边一看,我的妈呀!少霞的发香阵阵,她的五官精緻夺人,正在专注的看比赛,有一句话说认真的女人最美,而认真的少霞,会让人想就地正法了她,再往下看,天啊!纤细的锁骨下方有一对豪乳,毫不顾忌地贴在我的手臂上,透过丝质衣服的曲线,形成深深的一道沟,她的乳头凸起在钟形圆顶的上面,透过白色衣物似乎看得见乳晕。同时在画面中,眼睛会被她蜷曲起来而露出的大腿给抢去,一双洁白、匀称的长腿膝盖靠在一起,缩在胸前,下方就是衣服几乎遮不住的臀部,少霞与我虽说是在一起多年,但是有许多时刻少霞不经意的举动会显得异常性感,我瞥一眼就会全身激动。眼看我下方的兄弟已经「吓!」一声涨到肚脐,我乾脆褪去我的运动裤,使我的肉棒一下子矗立在少霞眼前。
  「欸!看球不好好看!就想些坏事!」少霞打了我一下,训斥说。

  「我受不了了!我们进房间!」

  「摁~不要!我要看第四节……」

  「也好!搞不好会逆转胜喔!我觉得会有好事发生喔!我们也还没有人在沙发上……」我接着她的话顶回去,顺带连我的老二也顶向少霞。

  「啊唉!你真的很无聊噎!」说是这么说,但是少霞随即一口含住我的龟头,接下来一面看球,一面为我口交,偶尔球赛精彩时,她还会含着老二欢呼,声音的震动带给龟头微微的刺激,让我的肉棒越发膨胀!我也受不了,伸手撩起少霞的裙子,露出可爱的内裤,我摸向她的私处,探进小裤子里面,少霞的蜜汁已经开始分泌了!从上方看下去,真是一副撩人的景象。一位超级可爱的美女,鼓着脸颊吞吐我的肉棒,她的长发绕过她的香肩,透过背心,我可以垂手可得抓到她的侧乳,把她抓得娇喘连连,却还要装作专心在看球赛的样子。我突然异想天开,趁少霞的头面向我口交的时候,把电视机的遥控器拿到手上,转到了监视器画面,画面中一位美人正低着头替我口交,她的侧乳不偏不倚地垂在我的大腿上,而两腿中间的内裤被我脱去到大腿间,正被我用手指攻势弄得退无可退。

  我拉起少霞的身体,朝她刚含完我的肉棒的嘴上吻了下去,有些同性朋友曾经质疑,你在女朋友替你口交完之后跟她接吻吗?我可以很确定的回答,如果是少霞的话我百分之百愿意,因为她无邪的脸庞就是会让你觉得她无论如何都是乾净的。她有红润的双唇、丰腴的脸颊、高挺的鼻子、黑白分明的双眼、加上勾魂的双眼皮与长睫毛,她的基因就是古代帝王会为了她抛下江山的美人,她就是众神觊觎但是最后被羊男侵犯的维纳斯;

  我让她褪去内裤,朝着我坐在我的老二上,少霞发出长长的喘息,她嘴里的气息像春风一样吹拂在我脸上,让我腰力一下增强十倍,用力往上顶,少霞的蜜穴还是十分紧,还不能长驱直入,我一鼓作气再一次,好像深入了一点,但是感觉还有阻碍,我只能拿出12成功力,抽出来助跑再奋力一顶!喔~啊~这次总算感觉少霞整个阴道包覆住我的鸡巴,整整一圈360的收缩,给我的肉棒非常紧緻的刺激。每一次的进出,都还是觉得我的肉棒稍微大过少霞的阴道,需要挤开层层穴肉才能直捣花心。而少霞的上半身对着我,那是言语无法形容的美感,她的双乳在薄如蝉翼的丝质背心后呼之欲出,一跳一跳的,双臂缠绕在我的脖子,随着我每次的抽插,她就缠着我越紧!阴道也越来越润滑,喘息声越来越大,后来她终於开口呼唤我:「喔!阿非!用力!我要……」

  少霞平时叫我赭赭,但是她偶尔在跟我燕好时,若是感到动情不能自持时会叫我「非非!」或「阿非」我当然不介意啊!赭赭也是我,阿非也是我名字啊!我说过因为少霞太过迷人的关系,我常常在她还没满足之前就缴械两三次并投降了!我感到有点自责。所以能够听到她忘情叫我「阿非!」我是十分高兴的!马上又觉得血量回升到百分之百。可能是今天看球在沙发上做爱这招奏效,我决定乾脆给她多一些刺激,我把少霞转过身。

  少霞先是注意到球赛转播怎么不见了,后来她才惊觉,原来电视上播的就是我们俩!一个百分百的美女跨坐在大腿上,肩带斜了一边,胸部与腰部到呈现一个撩人的姿势,双颊潮红,而她的乳尖已经跃然於薄薄的布料之上。我乾脆将她的裙子直接掀开到脖子以上,完全呈现出她的胴体在镜头前面,丰满的肉弹加细腰,下体则是被我的老二桶着!

  「非~这样……好害羞……」

  「没什么好害羞的啊!你看,你真是美呆了!」

  「啊~非,你今天插得好深~……嗯~好硬!」

  可能是因为监视器的关系,或者是第一次在沙发做爱,我今天状况异常的好,还没有泄洪的感觉,我索性将少霞的屁股抬高,直到镜头前看得到我的老二一整根垂直竖立在少霞粉红的洞口下面,我猛然放手,少霞就会下落,而我整根肉棒就可以瞬间干进肉穴当中,嘻嘻,我在利用地心引力增加少霞的撞击感,每次下落的时候我的腰部只要使一点力,少霞的耻部承受的撞击感却是加倍的。

  我重複这样的动作好几次,每次下坠的时候,都会有清脆的「碰!碰!」响声,配合少霞情不自禁的销魂吼声,在加上她身上一对大奶脱韁野马般的抖动,不行了!我再多两次就要射了,这两次一定要加倍冲击!

  「啊~非非……我……要坏掉了……」

  「我……干……要射给你了……让你……直接怀孕……」

  「啊~嗯~……给我……在里面……喔~……喔~~非……阿非~~~」
  就在少霞一阵拉长的呻吟中,我将所有射进了少霞的阴道,因为高潮的关系她的阴道内更加紧缩,彷彿要榨出我的洨!

  「接下来看看一个月之后那个有没有来啰!」少霞甜甜的反过头来主动跟我接吻,我喜欢从背后抱住她,顺便环住她弹手的大奶,把她抱起,走进房间……
  之后几天我有短期的出差,都是靠着进入监视器画面「回顾」我跟少霞的恩爱片段,齁!打枪特别好用!少霞在镜头前看起来就是比本人更骚了点!

  「今天我休假在家,但是客厅冷气坏了,太热了!我就找隔壁的来修,整台换了一组新的,跟你讲一下」少霞今天傍晚传来给我的Line上面说道。
  也好,隔壁刚好是修冷气的,真是方便!也不用大老远请师傅过来了!而且当场换当场装,都不用等好几天,不然等待的这几天,不是苦了少霞吗?而且一天之内换好一台冷气,这效率真的太惊人了,可能也是住家隔壁就有货的关系吧?!
  等等,等等!请隔壁的来修冷气,你的意思是说,那些用眼睛强奸你不知道几次的冷气师傅?这样引狼入室,我感觉满有戏可看的!晚上应酬吃饭结束后一定要调出监视器看看。

  今天晚上应酬到11点多才回到宿舍,所以不用再跟少霞视讯了,这样两个人都可以早点休息,但是我一点都不想要睡觉,只想在监视器的画面中看看小霞怎么面对这些平常对他投以贪婪的眼光、视奸她的工人,他们会不会对少侠毛手毛脚的呢?如果少霞被吃豆腐,那她会撕破脸吗?既然冷气已经整组换新了,那表示双方并没有起任何冲突,难道整件事情就这么平和落幕?

  我把监视器画面调回早上九点,没什么,少霞早上已经起床,在做一些家事,这也是很赏心悦目的,因为少霞穿着那天的白色丝质背心,露出少霞细长的手臂、骨干的香肩,腋下缝隙可以看到鼓鼓的巨乳,随着打扫的动作摆动,乳波荡漾。少霞一俯身,她的长背心就会遮不住她的肥臀,於是她微微丰满、心型的屁股蛋就会呈现在萤幕上,她的大腿又长又白,真是一副美妙的家政妇图画。突然间,少霞似乎觉得热了拿起遥控器开冷气,却一直摸索都开不了,这边大概知道冷气是坏了!

  快转一下,接下来客厅都没有动静,大概是少霞去找了人来修理了。接着少霞又回到客厅沙发上研究遥控器,又来到电视机前面研究,因为冷气机就在电视机上方,我只能看到少霞的胸部以下,她那件衣服是丝质的,客厅的自然光透过去,是不是有点透明?

  突然间门铃响了,这个门铃响的很没有礼貌,一直咄咄逼人,害得少霞急忙脱掉背心,再穿上内衣,匆匆把背心再套上就去开门了。等等!少霞没有再去穿一件短裤或什么的吗?那么少霞那一件不长不短的薄裙子下面,不就只有一件三角裤?这样没有问题吗?

  接下来的半小时,还真的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进到家里面的师傅有点矮小,从出现在电视机前面的画面看来,他的肩膀比少霞的还矮,下巴就在少霞锁骨的位置。但是他很有礼貌,讲话一直鞠躬,而且也很有耐心地回答少霞所有问题。
  「没有啦!小姐!你这个遥控器没有坏!你看我用我的手机摄影机照它的头,按按钮的时候还可以照到它的红外线有在发射,这代表它是好的,现在就是要看冷气机接收的好不好。」

  「真的吗?我可以拿我的手机镜头照照看吗?以后学会了我就可以自己看了!」
  「你那只太高级了啦!那个照不出来!要拿我这种」智障型手机「才可以啦!」
  「喔~蛤?这样子?太高级的手机反倒不能用!哈哈!还要你那只低级的才可以呀!哈哈!」少霞跟师傅在电视机镜头前有说有笑,尤其少霞大笑时胸前的震动,我都佩服那个师傅,要是我已经一分钟都忍不住,听到少霞跟师傅在谈「发射」、「你那只、我这只」我就会受不了!直接会将少霞压制在沙发上。但是这个师傅竟然可以谈笑自若。

  「没有!你的冷媒也没有外露!你看,要是外露的话这边早就结霜了!」这是在镜头以外的对话,师傅跑到卧房去看主机,既然他会叫少霞看结霜的情形,那么看似少霞应该也一起在卧房。

  「好了!你有试过手动看可不可以开吗?」师傅问道。

  「没……没有耶!要怎么开?」少霞对於自己一窍不通有点不好意思。
  「你不会喔!?小姐!那个盖子掀起来,里面有开关啦!」

  「喔!在那边喔?那……我们要怎么开?」

  「我拿梯子给你,你帮我上去开一下,我去我工具箱找,看你开不开的动,我就知道要修什么了!可能要麻烦你啦!你比较高啦!哈哈!」

  笑谈之间,这个师傅兵不血刃地就把少霞骗上了楼梯,这不妙喔!因为裙子里只穿着小内裤的少霞若是爬这么高,我担心她底下的风光,只怕是要被一睹无遗了!

  「好了!竟然可以开!」好在少霞爬上去之后,一直到她找到盖子,摸索着如何打开,乃至於手动开了冷气,全程师傅都不在旁边。因为师傅拿给她的A字型楼梯就放在电视前,所以少霞爬上楼梯的身影是可以看的清楚的,那位师傅并没有在镜头里面,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他并没有缩在楼梯下方往上看少霞的裙底风光,而是真的在门边的工具箱准备工具,我是不是看错了他?

  即便如此,光是远远的看着少霞爬上梯子做这些动作,都是无比的享受。少霞白色的长裙下,露出的腿比裙子要长,内裤与内衣在裙下若隐若现,在少霞踮脚伸手去触碰高处的开关时,裙子几乎盖不住她的三角地带。有几次纵然她的底裤没有走光,但是她屁股下缘的微笑曲线都已经露头了,屁股蛋跑出来许多次。少霞或许也知道这样穿太过危险,只不过既然都让人进来了,遮遮掩掩不是更容易让人想歪,与其这样,不如表现大方自然一点。我是不知道师傅他在一旁有没有专心在找他的工具,我是绝对不能专心的。

  「喀拉!」一声突然间画面中老闆不知从何处出现,俐落地拿一把尼龙带枪迅速把少霞纤细的小腿绑在梯子边上。事情发生太快,不一下子,少霞的另一条腿也被绑住,两腿张开跟梯子一样宽。少霞原本重心向后倾,现在不能动了只好往前弯腰扶着A字形梯子的上方,这时少霞的胸口从前方看过去应该毫不设防,而她的前方这时出现了师傅的身影。

  少霞警觉师傅正在看着她领口一下深深的乳沟,赶紧用一手遮住蓬松的领口,没想到被师傅挡住了,他一拉扯,出现衣服撕裂的声音,这下子少霞不但没遮住胸口,她的领口被撕的更松了,露出大半片裸肩。师傅接着更走到少霞身后去,将她的裙子了起来,撩到屁股之上,少霞只有两手,一手遮前胸一手遮屁股,完全没办法扶住任何东西了。旁边传来师傅阵阵的笑声。

  「你到底想干嘛?我要叫救命了!救命啊!救命啊!~~」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少霞这么声嘶力竭地喊叫,哪怕上次开车遇到一群小混混也没有听她这么惊恐(但是那个事件究竟是不是真的发生目前还是罗生门),我也觉得非常愤怒,但是我很清楚这都是早上发生过的事,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改变什么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影片看完,看是不是能有可以将师傅绳之於法的细节。

  「你尽量叫,哈哈,你们家隔音这么好!我刚刚趁着检查冷媒的时候已经把所有气密窗都关了,你叫给谁听你跟我说?」少霞听了似乎觉得情况对她十分不利,冷静了下来以便思考。

  「你不可以在我家乱来,你会被抓的!逃不掉的!」少霞这句话显得冷静许多,看来少霞内心也有她的盘算,虽然她外表像小女孩,毕竟是有过一些历练,并不是小女孩。我只希望少霞不要受到任何肢体的伤害,她这样的维持理智或许对她有帮助。

  「是吗?跟我讲法律的制裁!那为什么我干了这么多女客户,我还在这里?而且……谁是下一位被我干到爽歪歪的客人呢?」老闆讲话态度跟刚刚大相径庭。完全没有刚刚的亲切跟谦恭有礼。

  我说过,我看错这位师傅了,我是对的。但是并没有往对的地方看错。相反地,这位师傅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有色无胆的色情狂,他是一位智慧型的性犯罪累犯!!

  「跟你说好了!我有医生跟律师的执照,为什么要修冷气?你自己想想好了!没什么比修冷气更能给我成就感!哈!」说毕师傅他从口袋拿出一支刀片。我心中突然打了寒颤,但是我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既然这都是过去发生的事,少霞之后也能够传LINE给我,表示少霞起码没有大碍,我只能这样想。

  「干你这骚货!有了老公还穿这样让别的男人进家门,你不是欠干是什么?说!你是不是欠干?」

  「我……你……怎么可以……我不是……」

  「他妈的,要你回答是不是欠干你都这么结巴!看你真的满身都欠插!给我说!我很欠干!拜託来干我!」

  「我……不行……这太……太过分了!」

  「如果我在这边画一刀,你说过不过分?你老公得要永远看你的刀疤脸。要你说句话而已,说!」

  「我……拜託你……干」

  平时不管少霞再生气,要听她说一句髒话,那怕是「妈的」都很困难,现在竟然要少霞操着这么粗俗的语言,我看这个人不仅大胆,也擅於操控心里。
  「你为什么侵犯这么多人还没事?」看来少霞也开始跟他周旋,想让他透露一些自己的犯罪行为,难道少霞想到了我们的电视机上有监听及监视系统?
  「妈的!你以为我会像电影里的坏蛋把来龙去脉都讲给你听?英雄片看太多了你!乖乖给我……干……个够就……好了你!」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动手扯掉少霞的内肩带,伸手进入半松脱的内衣里面蹂躏少霞向前倾而俯垂的大奶!
  「啊!你不要抓……很痛!」

  「很痛……等一下就爽了!」冷气师傅,不,应该说这个变态看了看手錶说,「嗯,我还有50分钟,够了!」

  他用力扯下少霞的胸罩,让少霞身上多了几道拉扯的痕迹,闻了几下说:「E罩杯。真他妈的赚到,玩了这么多女人这个是最雏的!奶大又骚,脸蛋又这么可爱,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像」宇都宫紫苑「啊!」

  「这……她是谁?我根本没听过!」

  「没听过?没关系,你跟这我说,我是AV女优宇都宫,请你干爆我的大奶,插爆我的骚逼。说,如果我不满意,随时割下你的舌头!看你以后怎么说话!」
  「这……我……是AV女优,……宇都宫……请干……爆我的大奶……插爆我的骚逼……喔~」话一说完,矮小的冷气师傅已经脱下裤子,露出他的肉棒抵上少霞的嘴。由於他比较矮,必需得爬上梯子上层,两人就在梯子上层上演口交,他们的高度,刚好就在电视机监视器前方,被拍的一清二楚,可惜就是至始至终没拍到变态师傅的脸。那位师傅甚至捧着少霞潮红的双颊,看自己的鸡巴一进一出,少霞不敢用牙齿,反而被干到脸颊都凹进去了,难道她要替这个变态「真空口交」?!

  「妈的!贱逼!吸屌吸到会用舌头舔,你想让我缴械?!马的!」

  「没……没有……只是……你的……太粗了!我……没有办法……」

  「哈哈!哈哈!太粗了让你不得不舔是吧?」

  「啊!你胡说,我,……」少霞尽管想辩解,也不知如何讲起,更不需要跟他嚼起舌根斗嘴吧!

  「你这奶!我的妈呀!如果有人不先干你这个奶,他一定是头脑有问题!」那个变态师傅转而拉出少霞衣服内的双乳,把肉棒转往少霞乳沟内招呼!反覆的顶向少霞的大奶,只不过一般的乳交是肉棒由下方插进乳沟,但是他们目前的姿势,他只能从少霞锁骨的方向由上往下插,看这师傅虽然有点年纪了,肉棒还是硬挺挺的往上翘,全程少霞只能闭着双眼让他泄欲,不敢有太多反抗,因为他拿着刀片在少霞身上不停的轻轻画呀画,使得少霞几乎一动也不敢动。

  突然间他突然「唉」一声从背后割开了少霞背心,撕开领口硬从肩膀往下逼少霞将背心褪除,他凌虐女孩的时候很喜欢听到衣服撕裂的声音吧!我还在思考这时少霞要如何全身而退,已及如何让他受到制裁。但他这时又说话了「吼~啊~叫声骚的要死,再不干你的小嫩穴的话……」

  接着他走到少霞后方,很粗暴地拉下少霞的内裤,力道之粗暴,使得她的内裤应该也报销了,让少霞也惊呼了一声,但是两腿已经被固定住,呈现微开的状态,也不能多做抗议,只能咬着牙让他为所欲为。

  「哇靠!这个屁股,这个粉红嫩逼!吼~真他妈极品!」我真不想附和这个人,但是他说出「极品」两个字,表示这个变态师傅真识货!少霞的屁股是很有肉的,但是因为骨架小的关系,你不会觉得她屁股大,反倒觉得屁股小又翘又有肉,而包在那两片丰腴臀肉的下方,呈现粉红色精緻的嫰鲍,你第一个冲动不会是想拿肉棒去操它,而是想用舌头舔它一遍,我想这也是这位师傅心中所想。
  「妈的!就快了!来不及了!」变态师傅一面说着,一面爬上楼梯,从少霞后方进入少霞!才甫插了一下他就喊了出来……

  「啊~啊~干你鸡迈!好紧!我已经要射了!我要灌满你的鸡迈!都射给你……」这怎么行?你现在射了,如果下个月少霞怀孕了,这孩子算谁的?

  「不行!不行!不能射在里面!你不要……」少霞也知道事情的严重,尽管抗议,他还是没有改变主意的迹象……

  「不要,你里面一直在吸我!我受不了!啊~啊~~」

  「你射我嘴巴!你射我嘴巴!你射我嘴巴嘛!我帮你吸!我……我帮你吞下去!」

  这样一个美丽的脸蛋、甜美的呻吟说要帮你吸出来,你去不去?成龙曾经说过「他犯了世界上男人都会犯的错」被人认为他犯的错指的是「出轨」这件事而被酸了好久。大家都误会成龙了!当你在一个女人身上即将获得高潮,而这个女人说,射在我嘴里,你就会射在嘴里;她说,射在我奶子上,你就会射在奶子上;她说,我今天安全,射在里面,你就他妈的会射在里面;基本上女人如果有心要你射哪里,你就会射哪里,这才是「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谁他妈的跟你们谈的是出轨的问题!

  就算是变态高科技智慧型连环罪犯,也是男人!他马上手刀飞奔到少霞的前面,爬上楼梯,拿肉棒捅着少霞的小脸,少霞要张嘴找一下才咬着了他的肉棒,接着吸吮不到两下,他就「喔~干~去了~啊」在少霞嘴里发射了!

  少霞在发射后持续吸吮他的鸡巴,他却老大不开心的样子!「你为什么这么享受!你在嘲笑我!对不对?!你笑我没插你两下就泄了?!」真的,变态之所以成为变态,一定是他有自卑的心理,这位变态就算是享尽少霞的肉体,却还是那么敏感,永远不会满足!真可怜!面对少霞的肉体,明明你刚刚奶交时就射了也不稀奇!

  「你这么喜欢嘲笑男人!我让你笑个够!」

  他拿起一块布,倒进一罐不知是什么的液体,摀住少霞口鼻,少霞本想挣扎,但是因为身体被绑在楼梯上,怕会从高处跌下,这又让她不敢大幅度地抵抗。呜着快要三分多钟,咦?怎么会这么久呢?电视上都是三秒钟就好的!难道少霞嘴里还有他的洨,减低了呼吸的量?我到底在想什么?少霞现在被弄到不省人事了!
  接下来的画面中,少霞的腿从梯子上被解开,整个人被抱下来丢在电视前的沙发上,看她侧躺在沙发上,长发披落肩膀与胸前,身上仅有的一件背心也被撕裂、割画到衣不蔽体,修长的大腿蜷曲在沙发上,两团乳肉斜垂在胸前,任何人都会起怜悯之心,但,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在她身上任何一个地方干上一炮。
  接下来,竟然有一位穿着工人服装的人走到沙发上,他是变态的那位师傅吗?不太像,那人明显比少霞还要高大。我仔细观察他的脸,可恶!他竟然带着面具!
  「你确定没问题齁?她不会死了吧!」他向镜头外的一个人询问,一面就把老二拿来对着少霞的脸乱捅,那么这个被询问的人一定就是刚刚那个矮子师傅!
  「跟我办事!有什么好担心的?她等一下就醒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搞那种死鱼一样的!等一下醒了她比刚刚还骚我跟你说!」

  「喔!你还真是个天才!还找到这种药,让我们可以干活生生的女孩,事后她们还什么都不记得!真爽!」

  「哎啊!这种药很多啦!两三百种,我拿到的这个主要是它会有」逆向性失忆「,retrogradeamnesia,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就是吃药前一个小时的事她们也不记得!我就爱在那一个小时间动手,你知道我最喜欢干那种会有一点反抗的,那才爽!」

  「高啊!高招啊!这才是享受啊,明德哥……」

  「欸!干!白癡啊!不要在做这事情的时候叫名字!想害死我啊?」

  「不好意思!明……,欸,师傅!所以我等下玩完之后把冷气装起来就好了吧!」

  「你装好冷气,等到事后她看到冷气装好了,跟她说她从梯子上摔下来,才会昏倒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就好了!」

  「齁!看这张脸、这个腿、这个奶,我看了就想射了!等一下骚起来我搞不好……」

  「所以才要你吃我给你的那个药啊!笨!吃下去之后你就可以撑很久了,干到这骚逼都射了你还不射,你吃了没?」

  「我……我……现在吃……好了!」

  这时少霞已经逐渐有动静,而且脸特别红!

  「嗯!我……好热……啊!为什么……我……没穿衣服?」

  「啊!干!叫你先吃药你不吃!好啦!这样啦!我先上,你赶快把冷气装一装,妈的你害我要在没冷气的时候干她,会热死!」

  「好啦!我下次装冷气遇到好货色再通知你!这次我找的这个够好了吧!」另一个高大的男人说。

  「你瞎啦!这个是最好的啦!你看这个奶、这个骚逼,还粉嫩粉嫩,如果干一次少活十年,我就会马上干她个五次,直接干到下辈子啦!哈!哈……」
  「啊!你们不要这样,说要干人家!好奇怪!」少霞已经有了视觉及听觉反应,出声抗议。

  「不干你!?你不会觉得身体痒痒的吗?哈哈!」

  「嗯~我……那边……好奇怪,喔!」少霞双手摀着自己的下体挣扎地说。
  「是吧!那如果我插进去呢?」老闆说着,拿手指插进去少霞的阴户里,这么直接就开始?

  「呜~这样,……对……这样……很……舒服,不要!不要……拔出去……」
  「姑娘,你等一下弄到我爽,我用这根大根的插,你会更舒服的!嘻嘻!来!先给我舔一下!」

  「呜~还要人家舔~嗯~我……滋……滋……滋……滋……」少霞说着,一面就受药物影响大幅度地吞吐起来。这个变态的鸡巴不算长,但是很粗,少霞的樱桃小口开到最大,只能勉强吞进他的龟头。

  「妈的就知道你这骚货!来!用奶给我夹一下!给我干一下你这大奶!」
  「你说的话……好难听!……我……呜……呜……呜……呼……」少霞虽然一面说道,一面却乖乖用手挤出一道乳沟,将他粗壮的鸡巴夹起来。

  「呼!齁!好粗!好粗!好烫!」少霞心中也感觉那根胸前的巨棒太粗,但是却是加倍的搓揉它。

  「嘻嘻!你现在应该觉得胸口冷冷的,我这根鸡巴插你的奶是不是特别舒服?……」

  「嗯……很热……很暖……」

  「那你会不会说,大鸡巴哥哥!快来干我的奶,我的奶就是要给你插的。说了我才插喔!」

  「喔!我……不……好下流喔!大鸡巴哥哥……」

  「再说……再说……大声点……说了才插你,不然我不动喔!」

  「大……鸡巴哥哥……快……干爆我的大奶……快……我的奶给你插个够!插死我!」少霞越过了那条底线,现在已经暂时没有矜持了!

  「要我插你哪里?」变态步步进逼地问「插……插我的洞……下面……好痒……麻麻的!快点!」

  「喔!插进去了!喔!吼!这下面又紧又湿!你这肥屁股撞起来太爽了,没吃药的话,插两下又被你弄出来了」

  「撞……撞我……大力点……!」少霞的声音已经变得娇柔,听起来真让人销魂。

  「你喜欢……喜欢被大力地干对不对?那我以后都来干你好不好?你给我干,那我就免费帮你修冷气,好不好?」

  「呜~可是……我的冷气……又没有常坏掉……」可恶,少霞已经不知所云,人家要来侵犯你,难道你还担心人家不常来不成?

  「哈哈!说得好!所以冷气没坏我也可以来,好不?我来干到你脚软!插爆你的大奶!好不好!来!翻过来,我从背后干你」

  「喔~嗯~那样好像母狗喔~」

  「不喜欢!?那我不插了!我去修冷气去!」

  「啊!不要!我趴好!我趴好!拜託你来!」

  「拜託我来干嘛?说!屁股翘高!」那个变态色情狂正一面用手掌掴打少霞肥嫩的屁股,看着她臀肉颤动。

  「拜託……拜託你插进来!我把屁股翘高!」

  「妈的拜託别人的时候不懂礼貌啊!你不会讲是不是?拜託我插进来哪里?」
  「插……插进来……插进来……」少霞最后还是说不出口,决定自己动手,伸出手来抓着色情狂的鸡巴往自己的蜜穴送!色情狂还故意一动也不动,让少霞一抽一送,看起来反倒像是在帮他打手枪。

  「你这个倔强的妹子,你不说可是没想我再碰你一下!」这个变态真他妈的太会玩弄心理了。没想到少霞这时竟然转过身来,将自己的一对大奶压在变态男大腿上,帮他贪婪的口交,变态男向后退了三步,倒在沙发上,少霞还跟进三步,嘴巴没有脱离他的屌。

  这时旁边传来冷气的「逼!逼」声响,原来已经修好了。

  「大哥,我来加入你们好不好,一起干,我在旁边看实在太骚了!」

  「啊~有冷气就好办多了!随便你!先从下面上吧!她的嘴还离不开我的屌!美人,我找我兄弟帮忙干你好不好?」

  少霞没空搭理,只是一边含着肉棒一边点头。於是那个粗壮男从后面进入了少霞。整根没入的时候,少霞发出低沈的一长声沈吟「嗯~啊~」

  「哇!这么湿了!可是她好紧喔!这个屁股撞起来真是……!吼~」他一面卖力抽插,一面对少霞品头论足。整个客厅「啪!啪!啪!啪!啪!」声音不绝於耳。

  「这个贱货,平时穿套装开名车上班,看到我们连招呼都不打!我们公司正对你们大门,还特别再门口装一个摄影机。专门拍你出门跟回家的样子,想像你在床上没穿衣服会有多骚!看我们现在把你干成这样!」

  「别急,啊,这女的太完美了!等一下有很多姿势可以玩,嘻嘻嘻,我们到她床上去吧!我们在她平常睡觉的地方干她!」

  「好好!在她老公干她的地方!叫我们老公!」

  不行啊!你们移到卧室,就没有监视器画面了!然而,他们还是移走了。他们硬把少霞搬起来,两人直接让少霞腾空,一面干着她的小嘴与小穴,一面走进房间,画面中就只剩留下来的梯子,及空荡荡的沙发。即便在卧室,他们撞击少霞的声音还是阵阵回荡……

  「啪!啪!啪!啪!啪!」

  「啊~嗯~老公!大鸡鸡!来干我……」

  由於没有画面,我把视讯快转了一下,转眼他们竟然玩了一个下午!转到最后那位变态男匆匆收拾着梯子,我才觉得怪怪地,他一向对自己很有自信,脸上总是从容不迫的样子,怎么会充满惊恐!难道是少霞发生了什么事?於是我转回他收梯子前一点点时间……没有画面,只有声音,传来一些对话……

  「喔!老大!真的太好干了!这个奶还可以这样玩!我吃了药,可是还是快被他的嘴榨出洨来了!」

  「你太用力了!每一下都往死里干!这个骚货都被你干上天了!你看你脸这么红!要不要休息一下?等一下……再干……」

  「我……还好……还可以!现在她的大奶夹得我受不了啊!等我把这对奶干到爆在休息,你看,她还会想吸我的懒叫,我……喔……这么漂亮的脸来素我懒叫,干……要直接插穿她的头!」

  「你……越来越冲动了!要注意啊……小姑娘也是人!不是你他妈的那个充气娃娃!」

  「我的充气娃娃没有她的一半好啦!我他妈的就是爽,干到一个绝品的骚货,我要把她当作我的性玩具来干!夹紧一点!前面给我吃进去!」

  「我拿你没办法!我先射她一发,你先借我过一下,我想射嘴里」

  「我……我也……我也……啊~干~」

  「你也……要射了……哈哈!那好我们一起射,刺激!」

  「我……我……啊……我的……心……脏……」

  「我要来了!来你让开一……点……嘿!老王!老王!你怎么啦!?欸!你他妈的不是干到马上风了吧!」

  接着一阵唏哩呼噜的搬动声,只传来变态男的声音

  「不行,老王你要死不能死在这里!干!你真的害死我了!」

  画面於是接到他匆匆收拾梯子,留下字条给少霞,离开了!接着少霞出现在画面中,看了看字条,里面大概都是变态男的说词,说少霞摔下梯子、扯破衣服怎么的,但是他们因为赶着离开,善后的工作全都没做。少霞看了字条,抚摸自己身上残破的衣服,又探向自己下体,找到沙发上被脱下的小内裤。这时少霞想了一想,把字条撕掉,便离开画面了。

  只可惜这一切过程,都没有能够拍到两个男人脸部的任何特徵。少霞看似察觉不对劲,却还是想瞒着我假装没事。只是如果少霞想要装作船过无痕,我还需要刻意引起涟漪呢?

  这时时间接到她传LINE给我的那一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