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舰R同人至触手白雪冰恋】【作者:1401123460】
字数:97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真的不用我陪同么?近日的流言总让我感觉有些许不安呢……」

  「叨扰您费心了,白雪只是去训练场请家姐们回舍休息而已。」

  随着话语,女孩盈盈地鞠躬,缓缓弯腰之时,那原本规矩地拢在耳后的些许银发不慎滑落在白雪稚嫩地肩膀上,丝丝散落之际宛如一泄如注的水银。

  而待到起身之时,少女那光滑的纤纤小手顺势往鬓后轻轻一拢。食指、中指拈住的发丝,蜻蜓点水般往耳后一掠,顺势微微撇首,齐腰的银色长发就如同清流一般泼洒而出。

  待到身形重新扳直时,长发也悄然地回到身后,干净而利落。虽然只是不经意的一瞬,但是这完美的细节处理,让一向都挑剔的声望也不由得微微颔首。
  「呵,你一直都很让我放心的,路上小心 ~」

  白雪踩着优雅的步伐踏向凝固的黑夜深处,深夜抹杀了生命的活力,灯光亦朦胧黯淡,而乌云不仅蒙住了月光,甚至带来了恐怖的死寂,这一切让声望的心头染上了阴影。

  黑暗仿佛饕餮巨兽将白雪洁白的身影缓缓吞没,海风直抚声望的脸颊,令她不禁感到彻骨森寒,耳边呼呼的风啸更像是恶魔欢愉地呻吟。她脑海中不知怎么回想到了昨日白雪的她们的怪谈…………

  「最近我在路上都感觉有什么盯着我似的,就好像那恶魔般的苏大人一样……直到我拿出了单装炮,才没有心悸的感觉呢」

  「嗯嗯,在我走路的时候啊,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划过我的脚边,冰冷的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呢。」

  「应该是蛇吧?我看到一条尾巴」刺溜「一下就钻进草丛里了,好恐怖呢。」
  「诶~ 那些我都不知道呢,我只知道啊,如果你在走向训练场时,一直、一直盯着深海,然后你突然回头——」

  「就会有一双金色的眼睛在草丛里,盯、着、你、哦~ 」

  声望蓦然心头一紧,今晚一直积淀在心中的不安——让她仿佛回到了那年与她诀别的最后一刻,她全然不顾形象,向远方白雪呼唤「路上小心!」

  一瞬间的寂静,明明如此安静的夜里,应该有丝丝回音的……

  声望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她紧张的等待着什么。直到——「知——道——了」

  声望不由地长舒一口气,攥紧裙角的纤手缓缓放松,她猛然发现背后已一身冷汗,那是自己的一直以来的直觉在提醒自己么?她默默的回到房间,仿佛没有听见那不住的回声里,那越发嚣张的嬉笑:「知道了~ 知道了~ 嘻嘻嘻嘻嘻」
  无月无风的夜晚,一道纯白的身影轻快地从小径掠过,那洁白的身影在依稀的树间缝隙闪烁,就像蜻蜓点水一般转瞬即逝,只有木屐踏在石板上的哒哒声,就像点水引起的涟漪回荡在这死寂的树林里,宛如一首悠扬而空灵的轻呢。
  陡然,白色的身影一顿,「哒!」就像音乐的静止符。

  其娇小的身影忽然这里驻足了,那触地的长发温顺的贴在那白璧无瑕的衣服上,即使是经过了一天的劳顿,这上面也无丝毫污痕。

  即使是宽松的巫女服也可以看出其可隐隐一握的细腰。往下看是修长而不失丰腴的长腿,白丝覆盖其上更是突出了少女的青春活力,但那白丝覆盖不住的点点肉色,那洁白光滑圆润的肤色才最能激起人的欲望。

  而往上看更是风景一片大好,不足一握的山峦虽显青涩,但却更加凸显十分坚挺毫无丝毫赘肉的感觉,甚至把肥大的衣物撑出一道隐隐的沟壑。

  在精巧的胸部以上是那精致而可爱的俏脸,豆蔻年华的她尚有一丝婴儿肥,但配合其灵动温润的眼眸,却是巧夺天工,真乃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腰如束素,齿如含贝。

  寻其目光所向,原来是一片手中枯叶,一阵狂风袭来,千丝万缕的银发遮去少女娇小的身影,以及那一片枯叶。而在枯叶消失在视线的下一秒——枯叶如飞梭一般射入林间,「阁下已窥探良久,何不现身一见。」长袖轻梳胸前长发,白雪双眼半阖,睫毛随风不住微翕,其稚嫩的脸上却透露出与其年龄不符的冷静,更彰显出其大和抚子般的优雅。

  「即便如此环境也临危不乱么?果然,真是,真是越来越诱人了呢,让人……让人忍不住心中的欲望啊……

  「娑!娑!娑!」无数灌木,杂草在疯狂的晃动,就像千万条毒蛇在周围游走窥视,甚至剧烈的晃动让高大的树木也位置震颤,交错的树叶发出惊恐的呻吟。
  「哄!」无数枯败的朽叶轰然散落,就宛如瓢泼而下地大雪。

  「月暗星难寻」檀口轻启,吟出即兴的段句,微移莲步,双足交叉,双袖摆动,「嗖!」一只毒蛇似的事物猛然袭来,白雪悠然旋转起来,长袖猎猎作响,宛如正在起飞的竹蜻蜓,就这样她不着烟火的躲过了这迅雷似的攻击,唯有绑束长发的发带被攻击而抛至空中,小手劈在那细长的事物上,定睛一看如章鱼触手一般恶心,触手应声而断。

  「路遥万物喑」发带悠悠飘落,正当遮住白雪目光地那一刻——一条硕大的触手借着短暂的空当带着以力劈华山的劲道向其砸下!「砰!」触手无力掉下,啪的断为两节,右手的长袖下的单装炮散发着轻烟缕缕,「当踏万里路」半阖的眼眸缓缓睁开,用平静的眼神仰视着咫尺之遥的怪物,然而喉间轻微的滚动透露出她的内心并非波澜不惊,相比怪物她是一只何等的渺小的蝼蚁。臃肿的身躯宛如挺立的蛆虫,却有堪比树木的高度,在肥大的身体上有无数的触手胡乱的扭动,仿佛在为眼前的美食欢呼,似乎是头部的位置长着一个女子的上半身,而她正饶有兴趣的俯视着那娇小的白雪。白雪依旧面色平静,她嘴角轻翘,即使面对如此恐怖的怪物,她仍然用不疾不徐的腔调念出:「私(死)在(宅)怎(真)扼(恶)心」

  (ps:想了4句这么尬的话,就是为了毫无凸出感的写下最后一句……哈哈哈)

  「嘭!」树木应声而断,一股巨力将她摔到树上,白雪感觉浑身都散架了一般,「咳咳咳」鲜血从嘴角溢出,她努力想要抬起手,然而只是徒劳无功。怪物的触手缓缓的蔓延至白雪的身体上,那冰凉而黏黏的触感,让人不由地想起了下水沟里的淤泥。

  白雪的身子不住的颤抖,虽然她强自镇定,但是不住起伏的胸膛更加激起了让人施虐的欲望,无数的触手将她强硬的按在树上,即使她竭尽全力亦是徒劳无功的挣扎,触手掠上双足,攀上了丝滑而修长的小腿,肮脏的粘液浸湿了纯白的丝袜,使其染上污秽的印记,触手蜿蜒而上攀爬丰满的大腿,另外两只触手固定住了少女无力地双手,勒出鲜红的印记,更有一些悄悄钻进衣内,想要探寻少女的禁地……

  怪物饶有趣味地俯下身子,一只触手挑起白雪精致的下巴,双目对视,少女透露出的依然是不屈与愤怒,她轻咬银牙,紧抿双唇。一言不发的怒视着怪物,呲,怪物吃吃的轻笑起来,它伸手摩挲着白雪的面颊,用嘶哑的嗓音调笑着,别急,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两只触手肆意地在白雪身上游动,粘液逐渐将宽松的舞女服溶解,露出包裹着少女山峦的裹胸布,白雪无力地挣扎,也只能将身体轻微晃动,衣服的碎片更是随之散落,衣衫褴褛更比坦诚相见令人垂涎三尺。

  怪物双手从脸部滑下,指尖轻轻的掠过下巴、颈子……最后停留在了山包的最高处,即使是隔着厚厚的裹胸布,怪物也感受到了其惊人的分量和柔软,手指轻轻地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划着圈。

  「把……把你的手拿开!」在如此暧昧的环境下,未经人事的白雪格外的敏感,她感觉全身炽热无比,然而恶魔的手指却如千年寒冰抵在她身上,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令她不禁瑟缩不已,语无伦次的话语更惹得怪物不停嗤笑,不由地捏了捏那肥嘟嘟的脸颊。

  「真是个孩子呢,别慌,这还只是热身呢~ 」

  怪物的双手绕至背后,悉悉索索,裹胸布便落到了地上,那洁白的胸部就这样完全裸露在空气中,胸前陡然的寒冷依旧不能驱散脸上的温度,白雪害羞的别过脸,咬紧的嘴唇甚至渗出点点鲜血。

  小小的山包摇出诱惑的弧度,一根特别的触手轻轻地抵触小小的葡萄,冰凉地触感、粘粘地湿度就像小狗的鼻子,白雪不住地向后退去,因紧张而皮肤紧绷,双眉紧蹙,猛然,触手头部分为四瓣,其间满是利齿,巨口狠狠地咬在了少女娇嫩而可口的胸部上「唔!」

  突然来自胸前的痛感让她忍不住轻呼出来,她疼的弓起身子,怪物摩挲着下巴所有所思的盯着女孩。

  怪物轻轻地拍了拍手,触手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胸部,粘液浓密的覆盖在山峰上,丝丝血痕隐隐可见。

  哦,一开始就这么激烈,我的小白雪可不能承受啊~ 怪物探头至白雪胸前,深深埋在山峰,陶醉地嗅着少女地乳香,诡异的感觉让白雪看到这羞愤的一幕,「变……变态!色狼!」少女咬牙切齿地怒喊出来,可惜平日优雅的教育只能让她喊出类似情人娇嗔的话语,怪物浑然不觉,她不顾恶心的粘液深深地含住了白雪丰满的胸部,「走开,混蛋!混蛋!」白雪愤怒的怒斥起来,她的双手拼命地想要推开在她胸部开垦的怪物,怎奈被触手死死地缠住,最后甚至被绑在一起捆在树上。

  「啊!」怪物含住了胸部一侧,舌头灵活的舔弄着葡萄,时而用划着圈时而上下拨动,或者牙齿轻咬,或者轻轻一吸,少女芳香的胸部如同吃不完的果冻一样让人流连忘返。

  不知何时,少女的怒斥消失了,白雪终于放过了自己的下唇,她轻轻的吸气,一波波莫名的感觉从大脑深处萌发,少女姣好的双腿不住的搅动,她甚至感受到了一丝空虚,但是她仍然保持着一点清明,她勉强克制自己的呻吟,使其只能在喉咙间回荡。

  「我——是怎么了?为甚么我居然………难道…………真的是自己的身体如此下作么?」

  「不!这种怪物,我是不会屈服——但,我真的能够反抗么?」

  「我该怎么办?我——」

  内心不断纷扰的思绪,外界连连激起的意动,使少女的长久修持的心台濒临破碎的边缘——不,不对!即使是我本身的欲望也不可能萌发的如此迅速!更何况我对它只抱有敌对和恐惧,绝对,绝对是……「

  终于,怪物结束了品尝,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嘴角,伸手捏了捏山包,不停地挑动着葡萄「很美味哦,小白雪」少女的玉体泛起潮红,衣衫已失去意义,原本纯白的少女被汗渍、淤泥与恶心的触手沾满。

  纯洁的少女已经不再,但是怪物并没有享受到绝望的悲鸣或者疯狂的哭喊,白雪只是鄙夷地看着它,湛蓝的眸子透露出疲惫却依然平静而坚毅的眼神,尽管长发已经凌乱,衣衫已经褴褛,但是那不变的,依然未改。

  怪物怔了一下,突然诡异的笑了,嘛嘛,这样才有趣嘛,她轻轻的拉开白雪系在腰间的裙带,开始了新的享受。

  「哦哦哦,纯白的呢~ 」

  怪物饶有兴趣的拎着原味的内裤,凑到鼻尖深深地吸了一口——「唔,真香啊!」

  怪物不疾不徐将内裤放置一边,但是还有更美味的呢,淫靡的视线转回主菜。
  狰狞的触手蜿蜒地滑向少女的阴阜,轻轻擦拭,又慢慢凑到白雪面前。触手上面沾着尚带少女余温的水渍,特别的气味从鼻中钻进少女的脑海,顿时,白雪仿佛遭到了一剂狠狠地重击,双肩瞬间松垮下来。

  她把手指放进嘴里轻轻的吮吸。一边晶晶有味的品尝一边戏谑的眼神看着羞愤地低下头的少女,胜利的笑容绽开,怪物伸首迷蒙的看着少女未经开发的密地,年幼的肉体带来的是娇嫩的山阜,水灵灵的山丘上光滑一片,仿佛一个小小的馒头。

  怪物干脆趴在了少女下身旁,左手支撑脸庞,右手如戏子抚琴般调教着少女的禁地。「啊!」一根冰冷的手指如蜻蜓点水般掠过,惊起少女思绪的波澜,硬生生咽下半声惊叫的吹雪怒视着怪物,然而怪物不为所动,继而轻轻的划弄着小小的禁地。

  「怎么样啊?我的小白雪,是不是难受呢?」

  「哼……怎么可能……变态!」「唔——小白雪真坚强呢~ 看来是强度不够呢~ 寂寞的白雪是不是需要深入的爱抚呢?

  「才,才不——呀啊!!」

  猛然地突袭令白雪激灵地挺身,一声婉转的呻吟即从喉间传出。「哎呀~ 哎呀~ 」看着白雪涨红着脸,羞愤地禁闭着小嘴。

  怪物无奈地摇摇头,继续专心致志地拨弄着少女的身体。随着指节不停地探索少女的幽谷。

  白雪的娇躯亦逐渐颤抖,点点汗滴从额前流下,流过通红的面颊,琼鼻随着挑逗不停地翕动,日趋丰满的酥胸已开始上下起伏。「呼——」不知多久,下身的触动终于停歇,少女无力地撇过头去,有神的双眼已然朦胧,只看修长的睫毛不停扇动。

  耳发伸展至脸庞,汗渍将其箍牢。小嘴吁吁地吐气如兰,带动着半侧身而更显丰满的胸部更加高耸,少女已精疲力竭了,不断地抵抗使她耗费了大量的心神,甚至连眼神都些许朦胧起来。

  「啊!然而怪物不给女孩一丝喘息的机会,一条长满满恶心凸起的触手轻轻地贴在下面开始慢慢的摩擦起来,」唔——嗯——「少女尽力的压抑自己,但是这从未有过的触感让她不禁发出几声呻吟,白雪痛苦的咬碎银牙,她感觉下面被无数的毛刷刷过,有些甚至深入达到了她自己都从未深入的领域……

  「额!」白雪再也无法忍受了,下面越发灼热……甚至开始有些许液体开始缓缓流淌。

  「呀——啊——唔—嗯!嗯!嗯!」

  就在此时,胸部,胸部又被袭击了……白雪檀口不自觉的呢喃,感觉,感觉这样才能把心中的冲动发泄些许,白雪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怪物又如品尝果冻一样享受着自己的胸部呢。

  白雪感觉头脑一片空白,方欲思考,可是下一刻一波波的快感有将自己淹没。
  「啊——哈——哈斯——」

  白雪的嘴角点点津水流出,她不停的抽气,嘶鸣,快感已经要将自己最后一丝理智淹没了……难道,自己就仅仅如此么?

  「快~ 快——唔——啊」

  少女的心堤在连绵不绝的冲击下摇摇欲坠,疯狂的欲望如白蚁侵蚀着堤坝,奇妙的快感掩埋了少女的身体。

  白雪的身体开始不住的抽搐,汗液,粘液,津液不断交融,下面的触手渐渐快速刷动,最后开始疯狂的震颤,带动白雪的身体不停的抽动。

  「啊——啊!快——快——」

  白雪不自觉的呻吟,她感觉一股股的快感如激流逆流而上,直冲脑海,将其他一切事物驱逐,女孩不住地摇头,想要驱逐这羞耻的快感,银发不断抖动,浓密的汗液甚至将长发沾湿从而纠结在一起,双乳因激烈地战栗而划出淫靡的弧线——忍不住,忍不了!不,不要——下面如山洪暴发般喷射,甚至溅到了怪物的脸上。清脆的嗓音也变得声嘶力竭,白雪最后无力地垂下头,长发胡乱散落在胸口,肩膀甚至嘴角,不复往常的规矩优雅……

  怪物爱怜地把白雪搂在怀里,轻柔地将舔舐着白雪地脸庞,用蚊莹般的呢喃悄悄地蛊惑着女孩,她不想再忍受了,她无力承受了,白雪的口中无意识的呼喊着吹雪,可是她的呼喊却被无情的堵住了,怪物粗暴的吻上了她。

  待到白雪神智恢复。

  「唔——唔——」

  白雪奋力地抗拒着,但依然无法阻止怪物对自己地亲吻,它蛮横地翘开白雪的皓齿,与娇小的舌头纠缠,怪物的长舌在少女口中肆意遨游,白雪的香舌无力地抵抗,只能与其不停地斯摩纠缠,怪物饥渴的吮吸着少女的香津,白雪想要咬下怪物的舌头,却被怪物巧妙的卡住,从喉间发出愤怒的嘶吼只能带给怪物更好的享受。

  在白雪奋力抵抗的时候,更多地触手蔓延而至,悄悄覆盖了白雪娇小地身体……

  「呀!」

  一条细小的触手忽然朝从未开发的嫩菊一钻,引来白雪惊恐地娇吟,而怪物的舌头趁此机会更进一步疯狂地纠缠着香舌……

  漫长的舌吻终于结束了,白雪的香舌无力地瘫出嘴外,混在一起的唾液难以分开划出情欲的弧线,连绵不断地冲击似乎对初尝禁果的女孩来说太过激烈,柔唇无力地微张,香津从唇间溢出,少女已无力支撑自己只能依靠着触手,怪物轻轻地抱住女孩,像是情人间温柔的相拥,它怜悯的看着白雪无力的低喘,俯首在她耳边轻轻呢喃:欢愉吧、放下吧、这是来自内心最真实的诉求,何必执念纷扰,只需此刻欢好。与吾等一同踏入——极乐净土吧!

  ……

  何必执着?何必坚守?执着何物?坚守何求?吾只需此刻鱼水,不求天长地久,……只需一刻接受——只需一时之欢!

  ……

  无人可知!无人会晓!今宵过后,一切恢复往常!如若不然——你依然逃脱不了,而且你还想让提督、舰娘看到你如此污秽的形态么!

  漫长的折磨已令白雪的体力濒临极限,白雪的大脑已无力思考任何事物,怪物故意拿捏的轻呢仿佛催眠的魔咒一般打破了少女的心防。

  「唉——」

  微微一叹,那波澜不惊、临危不乱的白雪渐渐消失,只留下一个受尽折磨的女孩。

  白雪瘫软在怪物的怀里,所有紧固着白雪娇躯的触手已悄然退去,怪物一手揽住白雪,一手轻轻地将白雪的小脸抚过来,双目相对,白雪看到了怪物「真挚」的眼光,而怪物看到少女那纯净如雪的湛蓝色眼眸和不知何时蒙上的一层水雾,小女孩的眉宇之间透露出无尽的哀痛与委屈,轻咬着的下唇仿佛是她摇摇欲坠的倔强。

  怪物顿时深感愧疚,它迅速地扫了一眼少女玲珑有致的娇躯,它迫不及待得想要将怀中的人儿压在身下,也许是它太急功近利了。

  少女发出轻轻的娇嗔,纤纤柔荑想要轻绕怪物的颈项,长长的衣袖随之舞动,进而露出了腕中的一点寒光——「砰!」

  「啊——」触手愤怒地把白雪重重地掼在地上。

  「咳……咳咳……」

  当女孩缓过劲来之时,直视着那恐怖的怪物「呵……呵,每一次我这么撒娇,提……督都招架……咳!」

  未完的话语被一拳无情堵在喉间,原本修长白皙的脖颈上却是一道紫中带红的伤瘢,白雪的琼鼻中缓缓渗出两道混杂着血丝的鼻涕,小嘴不断地咳嗽只能沾出几许带着血液、浓痰的唾沫,白雪的胸膛不断地起伏,像是脱离了海水的小鱼。
  一张写满疯狂的脸颊已经映满了白雪的双眼,一只暗黄色的瞳孔诡异的硕大,而另一只却是不断地鲜血涌出,怪物双手轻轻捧住白雪的脸颊。

  它仔细端详着白雪那肮脏的脸颊和不断开阖的下巴,那上面尽是淤泥、粘液、口水、鲜血。鼻涕和浓痰。扭曲的笑容已蔓延至颌骨,压抑而嘶哑的嗓音充满了疯狂和愤怒。你把我的身体弄碎了,那么——

      你、很、快、就、连、身、体、都、没、有、了~

  两行清泪从脸庞滑落,即使是再坚强的女孩,在面临自己的死亡时,也会发出恐惧的悲鸣。

  轻轻地抹去泪滴,怪物用温柔的声音轻轻地向白雪轻述:「放心,你不会死的那么愉快的~ 」

  「啪!」

  仿佛是一只拳头撞在了少女的下身,白雪僵硬的低头,恐怖的触感已给不详的预感——一个巨物已不知何时已抵至下身。「额啊!」白雪的身体被怪物的双手牢牢箍住,她感到下面逐渐撕裂的疼痛——好似被送上了电锯台一般。

  「咳——啊!——呜——」

  姣好的面容白雪疯狂的摇头,银发都随之胡乱的散漫,她拼命地向后挣扎,即使离那恐怖的巨物远上一丝也好,可是无数触手将她牢牢禁锢,如同被巨蟒包裹的猎物,深寒从尾椎骨溢满全身,浑身的战栗如同无数蚂蚁在上面趋行,那,是本能最后的哀鸣——现在,怪物的笑容越发开怀了,望着挣扎的白雪,恶心的诞水从嘴角淌下。

  怪物的肉棒慢慢的撞进少女狭小的裂缝,鲜血顺着其直流而下,甚至连白雪的双腿都只能竭力的敞开以期减轻轻微的痛楚,怪物满意的看着白雪鼓起的小腹——那是他硕大的肉棒撑起的凸起,终于,经过漫长的碾压,怪物的肉棒已有一半深入,此刻,怪物深吸一口气,微微弓起身子,积蓄起力量——「砰!」
  白雪小小的身躯被巨力狠狠地惯到树上,后脑勺缓缓溢出了鲜血。

  女孩仿佛整个身体都被那庞然大物顶了起来,可是,即使这样,白雪的脊梁依然挺着。

  被巨力撞飞至空中的长发无力地从胸前垂落,散落在草地上,即使沾满了泥土、粘液、汗水、血液,依然如流银一般熠熠生辉,是那雪山上蔓延下的溪水,在朝阳下照耀的唯美。

  怪物苍白的纤手顺着长发拂过僵硬的大腿,掠过青涩的山丘,最后捧住白雪无力支撑,耷拉着的脸庞,似是抚摸情人的面颊,似是轻触河边的浪花,怪物疯狂的眼神里渗入了别样的情绪,往日能透出水润光泽的脸庞是否使她回忆起往昔的娇艳?

  而如今只是面如金纸的面容,奕奕有神的湛蓝瞳孔是否让她回忆起以前一往无前的信念?可惜被它摧残地已然涣散,樱桃般的小嘴是否会让怀念过往发自内心的笑容?然而已被血沫侵染。

  似乎是片刻的温柔,怪物用指拂去了她嘴角的血丝,一丝痛感从手中传来,怪物震惊的看着手上的伤痕,白雪费力的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带血的微笑——然后,她的瞳孔开始扩散了。

  怪物把它那肮脏的沾满女孩鲜血的巨物退去,「噗」一大滩鲜血泼下,甚至为暗夜无尽的暗色添上别样的颜色,染湿了残留的衣摆,染湿了纤细的葱指,染湿了……

  女孩的口中溢出大量的鲜血,低垂的眼眸微微张开,长长的睫毛重新翕动,朦胧的眼神无力的盯着眼前的人影,即使那是可怖的恶魔,眼神里透露渴望,那并非是意志的屈服,而是残存的本能对生命延续的渴望,右手颤抖的想要抬起,可是只是徒劳的颤抖。

  「哒……哒……」檀口微张,来自肺腑的一丝丝哀鸣从喉间断断续续传出,即使嘶哑无力,那亦是生命的呐喊——怪物愣住了,它是否也经历过同样的悲剧?但。那时呢?自己遭受的是什呢?它丑陋地身体居然颤抖了起来「砰!」

  再一次的疯狂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女孩的脊椎发出绝望的哀鸣,然后再也无力支撑轻盈的身体,缓缓地倒下的,是女孩残破的肉体,而树上仍然残留着鲜红的烙印,和缓缓淌下的血液,那,是白雪最后不肯妥协的呐喊。

  女孩赤裸的背部早已没有往常洁白的肤色,青色、紫色的淤痕交错,隐隐透出了血色。

  白雪倒在地上,长发如仙女散花般绽放,血红漫漫,使银丝不再。

  白雪的身体依然与怪物相连,她的下身依然被肉棒套住,修长的大腿垂落在半空中,带着温度的血液流过冰冷的肌肤从指间滴落,染血的头发将女孩的目光胡乱掩盖,像是遮盖她不肯瞑目的双眼,一阵风拂过,尚有几缕干净的银发随风起舞,像是顽童期待纤手的归抚,可是,那苍白的手再也无法举起,最终只能零落在血泊中。

  「白雪,不用担心我俩啦,早些睡觉才能把那个发育的更好哦」

  「对啊对啊,争取超越vv……哦,不已经超越了。啊……大姐饶命」
  「白雪,做得不错,我等待你更加完美的时候。」

  「白雪,终于改造啦?干的漂亮!我期待你的表现!」

  「白雪、、、、」「白雪……」「白雪、、、、、、」

  呐,对不起了呢,这么多的期待,我——再也无法背负了呢怪物开始疯狂的驰骋,即使没有了灵魂,却依然是姣好的肉体。

  肉体的快感让怪物忘记了一切,它肆意的抚摸着白雪的肉体。

  它肆意的狂笑着,它的巨物肆意的在裂缝中进出,血液不断喷涌,啊,多么精致的肉感啊,幼小的肉体带来格外的紧缩感呢,平坦的小腹不时有巨物凸起的痕迹,就像是把一个套子套在上面一样啊~ 娇小的山丘在抽插的带动下不断地晃动,是多么诱人的弧度!

  怪物不禁再次张口舔吸,吸食的咋咋声令人作呕,可是已经微凉的口感稍微不适,怪物又开始仔仔细细的从锁骨舔舐到脸庞到小小的耳朵,最后是可爱的嘴巴,舌头毫不费力的钻进去,与白雪的香舌相抵,虽然没有了抵抗有些无趣,但是品味着铁锈味的香津也是极大的美味。

  它尽情的索取着最后的余温。

  半晌,怪物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女孩的香舌,不想女孩的小嘴却难看的垂下,唔,是自己吻得太狠把骨头脱臼了吗?

  啧,上不回去了啊、、嘛,正好换一个姿势,怪物把女孩从背后抱住,双手正好环绕在双乳上可以任意玩弄,怪物的脸庞紧贴着白雪的银发,尽力的从各种味道中嗅到残留的余香,时而舔舐女孩光洁的脸庞,时而轻咬少女小巧的耳朵,大力的征伐从未停止,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从这个体位,怪物意外的发现少女翘臀的丰腴,在啪啪的过程中颤抖的幅度。怪物狠狠地在胸部上抓了两把,然后举起少女的双腿,开始更加卖力的耕耘……

  终于,怪物的鼻息变得粗重了。它平躺在地,双手把住少女的腰间,狠狠地把她从巨物套下——开始疯狂的撸动,它盯着白雪甩动的胸部,想象着白雪起伏的胸膛,它看着白雪不停磕动的皓齿,想象着白雪稚嫩的娇啼,它看着白雪抖动的双臂,想象着白雪绝望的抵抗。

  它看着白雪摇晃的双腿,想象着那修长双腿扭动的美好,噢~ 怪物更加疯狂了,剧烈的震动使女孩的头颅不停的抖动,荡起修长的银发,带着各种味道的头发掠过它的鼻尖,它想起自己对白雪的罪恶!它抬头,看到白雪无神的面孔,和涣散的瞳孔,她笑了,笑的眼泪都流了,她想起了曾经被遭受的罪行,想起自己无数次把同样的罪行施已他人。待它重新想从已故女孩的面容上探寻什么时,苍白的脸庞已被长发的阴影遮盖。她知道自己的过去不能重来。它狠狠地用尽全力的插入,仿佛只有没有一丝空隙的结合才能给予它最真实的充实感……

  「啪!」

  怪物猛地一震,奋力地将白雪揽入怀中,紧紧地,仿佛想要融为一体似的。它斯摩着白雪的脸庞,在她耳边呢喃。最后一下竭力的插入,少女的身体被带动的一抖,甚至连头颅也前仰,最后趴在了怪物的肩膀……

  数日后,声望终于在树林找到了疑似白雪的尸身,因其早已四分五裂,甚至连阴道都裸露在外,所以并未让吹雪她们相认,只能草草与其他的舰娘一同安葬。
  之所以猜测是白雪,是因为那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依然那么美丽……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