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拘束猫】(05)作者:NOOO
字数:57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逃脱

   李依言在战斗中,故意或不故意的被抓住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都会尽量 保证自身的安全。可是女孩毕竟没有真正对阵异能者的经验,根本没想过为什么 手无寸铁的警卫们敢于大大咧咧的跑到三楼来救援。

   大李在展开异能后,整个上半身都膨胀了一圈不止,这个时候他才真的符合 巨臂这个外号。把消息给特殊部的人大概也不知道巨臂不是常态,所以误导了警 局方面,之前摄像头偶尔会拍下他的镜头,可惜这个体型偏瘦的男人并没有引起 注意,每次都被忽略掉了。

   雄壮的男人也没想到依言体内竟然是这么一个巨物,本以为女孩不过是靠自 己的力量锁定尾巴,随便用点力气就能拉出来。结果现在变成卡在一半的情况, 男人自己也愣住了。

   女孩明白这个对手不是以往的游戏对象,今天真的是玩过火了。好在肛门里 传来刺痛反而让她打起了精神。

   唰!

   趁着巨臂还在愣神的功夫,少女猛的向左侧一个扭身,带动右腿鞋跟从男人 的脖颈前面划过,现在已经不是担心对方的生命安全的时候了。然而毕竟高个男 人也是反应超常的异能者,立刻松手后撤,从床上翻了下来。

   摆脱了大李的控制,女孩立刻挺身向前一窜,之前享受过少女口舌服务的胖 警卫还在那里看戏,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少女一头顶在下体之上。胖子惨叫一声 倒栽葱似的从床上掉了下去。

   女孩也管不了头上被挤出的一把白色浊液,又是一脚把床上最后一人踢飞, 自己也从床上滚了下去。

   「嗯呜呜呜——」

   少女自知没有尾巴的帮助是不可能和巨臂战斗的,落到地上后竟然直直的坐 在了肛塞上,硬是把巨大的怪物塞了回去。超粗超长的内容物突入女孩的直肠, 拉伸扩张的肠道又挤开小腹里的内脏,让女孩涌起了一股想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 来般的反胃。眼泪鼻涕一起不受控制的汩汩流出。

   平日里依言在脱卸插入猫尾肛塞的时候都小心翼翼,让尾巴全部放出缩小储 藏空间后才敢触动。今天这样在最巨大的情况下被强行拉出来又塞回去根本不敢 想象,更何况她刚刚才战斗和高潮过。如果不是求生的意志支持着,女孩恐怕已 经虚脱晕倒在地上了。

   好在女孩的后庭训练良好,勉强还能控制着肛门里的猫尾。刚刚遭受恐怖撕 扯,现在又要施加操控力量,少女的菊花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几缕献血顺着菊 门流了下来,染红了猫尾。

   在旁边看戏的警卫这时候也都回过神来,举起警棍乱哄哄的就冲了过来,女 孩抬脚踢在最前面一人的肚子上,鞋跟在男人腹部戳出一个两指宽的口子,受伤 的男人蹲在地上捂着伤口哀嚎起来。后面紧跟着的一个警卫也吓了一跳,不敢上 前。

   依言背后却被另一人打了一个闷棍,棍子正中少女脱臼的右臂。女孩大口吸 着冷气差点疼晕过去,半跪在地上硬撑着发力,横腿将对手扫倒在地。少女摇摇 晃晃站起来,借着自身体重直接膝盖跪在警卫的脸上,把男人的鼻梁都打断了。
   剩下那个踟躇不敢上前的警卫终于鼓足了勇气,却被猫尾缠在脖子上了。啪 滋!这时候体力近乎见底的女孩已经顾不得担心半小时后的事情了,直接放出电 流击倒了警卫里的最后一个普通人。

   踢晕肚子受伤的警卫后,场上唯一还能清醒的男人只剩下大李一人了,刚刚 的打斗他一直好像没事人一样坐在地上。等周围人都倒下了,大李才慢慢起身, 说:「真是有意思,难怪那位会对你感兴趣。」

   依言不明白男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是记了下来,当务之急还是先逃掉再 说,她可没信心在这种状态下和一个体能强化的异能者战斗。

   天拓物流为了方便,将办公楼建在U市的环城高速旁边。女孩知道自己现在 跑是跑不过对手的,何况还有一会儿的电击惩罚,她只能寄希望于搭个便车。好 在虽然夜里街道上车不多,但很多大货车晚上会经过高速。

   女孩定好主意,鼓足力气,猛地蹬地向门冲了过去。但是精力充沛的对手比 她更快,直接双臂一张拦在了门口。

   哐当!

   就在男人等着女孩自投罗网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旁边放警卫服的衣 柜居然倒了过来。原来依言做好了两手准备,身子前冲的时候就悄悄用尾巴卷住 衣柜顶的吊脚。看见男人堵住门口后,立刻肛门用力,把衣柜拉倒的同时也利用 反冲力量止住了自己的身形。

   嘭!

   对于大李的力量来说,衣柜根本算不上什么障碍,他甚至没用手去扶,而是 一挥手直接把衣柜打飞。男人抬眼一看,女孩已经快跑到另一边的窗口了。脚下 一发力,一步就跳过十来米的距离。少女此时毕竟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即便是 耍了男人一圈也还是被追了上来,女孩只感到右脚脚腕上好像被一把铁钳钳住一 样。

   啪滋——

  女孩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猫尾一甩缠到了男人手臂上,尾巴上火花四射。 然而事情却是不像她想象的一样发展。大李刚刚看过女孩这一招,右手被尾巴绕 上的同时就突然膨胀了起来,然后表皮居然崩裂开来,让一只血淋淋的臂膀脱了 出去。电光消失,男人一把抓住了女孩的尾巴

   砰!帕!

   男人就像挥舞一张纸片一样,轻松的把依言摔在地上。女孩后背着地,上半 身把旁边的简易床都砸成了两节,如果不是她双手一直在背后,恐怕这一下就连 脊椎都要受伤。即便如此,女孩也感到两只手臂传来阵阵的剧痛。而肛门也因为 刚刚被拉扯而加剧了痛苦。

   男人缓步走了过来,仿佛根本没感到右手上扒皮的痛苦。他右腿跪在女孩的 肚子上,压得她起不了身,笑着说:「哎呀呀,这下好像要不妙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依言对大李产生了近乎永久的恐惧。

   男人受伤的手臂抱住女孩的修长双腿,另一只手拉住女孩的尾巴。还没等女 孩反应过来放长尾巴,就是全力一拉扯。远超菊门口径的肛塞被直接从少女的肛 门中拽了出来。

   「呃呜呜呜呜呜————」

   少女的口枷让尖叫变了声调,但是无法掩盖其中的凄惨。女孩的直肠差点就 和肛塞一起翻出体外,肠胃好像都被拉扯的离开了原位一样。原本粉嫩的菊花此 时已经充血变的通红,撑起一个碗口般的巨大圆孔。肠液和献血沿着股沟流落一 地。

   眼罩之下,依言的双眼瞪的滚圆,眼珠和布罩摩擦都不自知。眼泪和鼻涕喷 涌而出,布满了扭曲的小脸。冷汗从全身毛孔渗出,在女孩的身子下聚成了一小 摊,四肢的长筒皮革都吸足了水分开始锁紧。

   「好惨啊,好惨啊。 」

   男人似乎毫无怜悯之心,将少女翻了个身变成面朝地面,他边笑边欣赏着自 己的杰作。

   「这样一般人好像根本用不了啊,好可惜。不过好在我不是一般人。」
   依言很快明白了大李言语中的意思,刚刚还在奋力收缩的菊花突然又被坚硬 的巨物撑了开来,但这一次是带有人体温度的活物——巨臂的能力不仅仅局限于 手臂的强化,就连阳具都可以膨胀至不可能的尺寸。

   「呜呜呜嗯————」

   六七公分粗,三十多公分长的尺寸,让男人胯下的怪物比一般成年男性的小 臂都要粗壮。女孩的肠胃刚刚被拉扯到移位,现在又被顶了回去。依言甚至感到 直肠仿佛要被顶入胸腔一般。受挤压的消化器官向大脑发出求救信号,少女忍不 住干呕起来。

   然而男人的残忍还远不止这点,他居然把还有着伤口的手臂插入了少女的阴 道之内。虽然这只胳膊刚刚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然而整个男人上肢力量仍旧足 够直接突破花心,让右手进入了子宫之中。女孩的生殖器官被猛烈袭来的痛感刺 激到痉挛抽搐起来。

   大李左手从后面绕到依言的身前,扣住女孩右乳的乳环,把少女上半身拉离 地面。经过数次打击之后,女孩的双腿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支撑身体了,她的体重 完全是被前后两个肉穴来分担。

   男人把头放在少女的肩膀上,在女孩的耳边吐露出恶魔一样的言辞:

   「想不想看看自己生孩子的地方啊?」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失神的少女被下体的扩张感唤醒,女孩从子宫到阴道口都被男人膨胀起来的 手臂撑大数倍。男人的大手故意向前伸出,少女的腹部上隆起了五道手指一样的 突起。是的,那是少女子宫被压迫变形后的样子。

   依言全身都剧烈的抖动起来,双腿勉力蹬踹着,然而一切想要逃离的行动都 是徒劳的。对男人来说,现在的女孩不过是掌心的蝴蝶,脆弱不堪。

   男人开始运动抽插了起来,他打算慢慢的享受这入口的鲜肉。以他对身体的 控制能力,就算是玩上一晚也不是难事。

   不过这也是依言设想中最后最无奈的好事了——三十分钟前的电击即将带来 惩罚,而她阴蒂上的电线一直没有被摘掉。

   啪滋——

  「呃呃呃呃嗯嗯嗯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李虽然看出女孩是个受虐狂,但也没想到还有这一回事,他过分巨大的尺 寸这时反而成了妨碍逃脱的障碍。相对于经过好几次洗礼的依言,男人可是头一 次尝到被电流通过下体的感受。

   最糟糕的是男人的手臂就在女孩阴蒂附近——电流由于有趋肤效应,会有大 量沿着表皮行进,但是男人的手臂上的皮肤早就崩碎了。沿着血管涌入的电流对 他的心脏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对于依言来说,这也是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痛苦折磨,电击让她的子宫和肠道 都剧烈的痉挛起来,然而填充的巨物又撕扯着她的柔嫩器官,撕扯的痛苦反过来 让她更严重的痉挛,痉挛带来更严酷的撕扯。两者混合在一起,让她下体的每一 根神经都疯狂哀嚎起来。

   哐当!

   两人一起翻倒在地上,被电流击打的抽搐了起来,直到十分钟的痛苦过去。 男人气喘吁吁的跪倒在地上,竟然硬生生的挺了下来。这下男人终于生气了,叫 骂道:

   「他妈的你个疯女人,这下还有什么手段吗?看老子不干死你!」

   领受过好几次电击的惩罚,李依言已经学会如何保持意识了,毕竟第一次弄 到她太过辛苦。而且本该对阴道电击的振动棒早就被扯掉了,这让她更容易忍受 一些。女孩用力的深呼吸着,妄想着靠此能够稍微缓解一下下体的痛苦,以及做 好一下次准备。

   啪滋——

  「呃呃呃呃嗯嗯嗯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次使用电击间隔还不到十分钟,自然第二次的电击惩罚也就随后而至。
   这一次男人终于没有坚持下去,刚一开始就翻着白眼晕倒了过去。只剩下依 言在下体被两个巨物扩张的情况下,享受着电流带来的剧烈刺痛。全身抽动着蜷 缩在一起,然而这可怜的姿态完全无助于缓解她的痛苦。

   第二次的惩罚结束后,女孩已经进入轻度的昏迷状态,好在男人失去意识后 异能也失效了,她不正常扩大的下体才得以逃脱。全身上下传来的无数痛苦信号 冲刷着少女的大脑,让她连超能力都无法稳定使用。女孩一路磕磕碰碰,连滚带 爬的离开了警卫室。

   然而少女此时已经完全不可能翻过物流公司的院门了,无奈之下她只能找到 一辆敞开门的面包车钻了进去,躲在一堆纸箱后面。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赵印火 稍晚一些就会带人过来,她只能希望赵叔叔比别人快一步发现自己。

      ***    ***    ***    ***

   第二天晚上,依言在浑身的酸痛中醒了过来,由于振动棒被扯下,她倒是没 有被「闹钟」吵醒,总算是多恢复了一点体力。她感应到车门被人关上,门外昨 天自己留下的一地体液痕迹被草草涂抹掉,知道总算是逃过一劫。

   对于失去了尾巴的女孩来说,回家都变成一件难事,她竖起耳朵听着动物们 的叫声,确认现在应该是晚上。决定还是趁着天黑回去再说。女孩刚一起身,就 听到叮的一声钥匙掉落的声音,这时才发现赵印火给她留下了家门钥匙。

   警局那边发现了私藏军火这种重大社会案件,立刻全力运行了起来,这次还 是和异能者扯上关系,根本就不让特殊部的主力们休息,赵印火一时也找不到理 由独自脱身,只好选择相信依言的实力了。实在不行多等一天对于少女的体质来 说也不是问题,反正现场他早就用特殊部相关的权限封闭起来了。

   依言虽然双手被拷在背后,但拿个钥匙还是可以的。将钥匙拿起后,女孩开 始在月色下奔跑。

   一路有惊无险的回到家门,依言哆哆嗦嗦的想把钥匙捅进门锁,但是就在这 时,她突然感应到电梯停留在了这一层。电梯里一男一女,女方正好是她家的对 门邻居。

   电梯到这边的走廊就只有两侧的房门,少女似乎无处可逃。情急之下,她两 腿劈成一字马,一脚一边蹬着两侧的墙壁上到天花板,走廊天花板上装的是个大 号日光灯,女孩摸索着把日光灯的电线扯断。然后左手在背后抓着灯泡底座,和 双腿形成三角形支点,正面向下贴着天花板躲了起来。

   刚好在女孩处理完这一切,结伴的男女就转入走廊。女方抱怨了一声感应灯 又坏掉了,拿出手机照亮打开了家门,幸好的是两人都没兴趣看看灯泡的情况。 但刚刚送女友回家的男人显然有些舍不得,拖着女人在门口又聊起了天。

   可是这下苦了李依言,本来她就刚刚承受过非人的折磨,身体没能恢复,现 在又要保持这消耗体力的姿势。而刚刚被熄灭的灯泡仍旧保持着极高的温度,女 孩右臂还在脱臼的状态,左手又被这余热烫伤,却不敢松手。就连后背都一下一 下的被烫出几个红印。

   让女孩没想到的是,下面的男人居然对女友提出了过分的请求:

   「没事的亲爱的,这么早隔壁那小毛丫头肯定没回家呢。黑灯瞎火的正好合 适,没人会看见的。」

   「去你的,那也不能在这啊。。。啊~~啊~~啊~~」女人虽然嘴上不愿 意,可是并没有真的用行动反对。

   对于天花板上的少女来说,这下肉体折磨变成了精神折磨。她不可能在这时 候停止异能,否则连两人什么时候完事都不知道。可是当下面两人的呻吟和肉体 碰撞的声音都一清二楚的传进她耳朵的时候,少女正在受苦的身体就不由的发起 热来。

   大劈叉张开双腿使得女孩无法控制下体的体液,嘀嗒——爱液混合着昨晚残 留的精子一起滴落地面,只差一点点就掉到男人的头上。

   不幸中的万幸,干柴烈火的两人打算把战场转移到屋内床上,感应到两人不 会再出来后,依言终于落了下来,强忍住手上的痛苦想将门锁打开,然而这时她 已经握不住钥匙了,剧痛中钥匙掉到了地上。无奈的女孩这下只好跪倒在门口, 像一直小猫一样用舌头舔起来,再用小小的舌尖卷着钥匙完成开门任务。

   回到家中的依言解开了束缚,给赵印火发了个安全的消息后,就沉沉的睡了 过去。她明天还要想想怎么解释这一天逃掉的课呢。

               (待续)

 ***********************************   有一个关于SM的纯肉戏小说构想,但是我自己估计是没心情写了,大家姑 且看看就好。有人愿意写的话也可以。

   女孩最尊敬的爷爷去世了,爷爷生前经营的SM学院即将被瓜分。早年出走 的父亲被剥夺继承权,女孩决定自己继承董事长职位。然而学院有几条规定是绝 对不能破的:

   管理层必须在本学院学习三年以上;
   学院不接受任何女性学员;
   管理人员学习期兼任临时董事。

   女孩唯一的选择是作为新生们试验和学习用的教学用具,忍受三年的SM生 活。然而教学用具只有半年的使用期,在新生们没轻没重的拷问下,很少有女孩 子没在半年内精神崩溃和死亡的。

   学院能给女孩提供的只有最好的医疗服务,其余只有看她自己了。同时女孩 被分配的工作是评选和设计新的酷刑,如果她的工作不能让老师们满意,也会失 去董事资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