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城生活】(05)作者:叶子舞
字数:4467


                第五章

  五点半下班,正好收到张婷发来的短信:鱼已上钩。

  张婷已老同学来看自己理由约黄伟民一起吃饭,看来黄伟民是答应了。
  我看完短信随手删掉,抬头看到陈静正在电脑前一脸戚容,偶尔还会擦拭下眼睛。

  我过去抱住她:「我家傻姑娘哦,看个电影也能看哭。」

  「梓希好可怜啊,明明她那么爱尚民。弟弟,你说相爱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我对韩剧的魅力再了解不过,大学开的网吧里,女生十个九个都是在看韩剧的,边看边哭得稀里哗啦的也不少见。

  我蹲下,认真的对她说道:「韩国人太惨了,不是得病就是被车撞,谈恋爱的结局大多都不好,还是咱们中国的好,结局大都很完美,你看许仙白娘子,小龙女杨过啊,还珠格格啊,天仙配啊,BLABLABLA。所以啊咱们中国人不能给中国人丢脸,咱们会很好很好的。」

  陈静被我逗的破涕为笑,气恼的拍我胸口:「BLABLA是什么东西?你咋不说还有甘十九妹和尹剑平呢?」

  「尹剑平就知足吧,甘十九妹都被他睡了,杨露多好看啊,那可是我中学时的女神呢。」我说。

  「她是你的女神,那我呢?」陈静不依了,像个小女生一样噘嘴问我。
  「自从见到姐姐,姐姐就是我的女神了,杨露是哪个早不记得了。」我赶紧表明心迹。

  「女神饿了,去哪儿吃饭?」陈静得意笑了起来,一下子歪我身上。

  我小心翼翼问她:「去我家吃好不好?」

  陈静吓了一跳:「啊,去你爸妈那儿?别了,好奇怪的。」

  不是,是我住的地方,跟你说过的,我买的一个院子。「

  陈静眼睛放光:「好啊,我想去。咱我做饭给你吃。」

  「那我给你摘菜。」

  县城不大,从工会走路回我家也就十多分钟。路上我和陈静转到菜市场,她动作娴熟地挑捡食材,买了菜花、土豆、南瓜、五花肉,还有两条黄鳝。她说菜花炒回锅肉,土豆丝,黄鳝红烧,还再烧个南瓜汤,应该够我俩吃了。

  回到家,进了院子,陈静好奇地左看右看。

  我问她觉得怎么样?

  她说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我没给她介绍哪儿是什么地方,让她自己去看,我说你是这个院子的女主人,自己去看吧。说完我去厨房收拾食材,菜花冲一遍,掰开小朵泡水里。黄鳝开膛破肚去除内脏切段洗干净盛碗里,土豆去皮切丝也泡在水里。我扯着嗓子喊「姐姐,南瓜要切块还是切片?」

  她声音从不知道哪个屋里传出来:「切小块。」

  得令,去皮,滚刀切成小块也放一个碗里。然后葱姜蒜各切了一些当佐料用。
  全弄妥当后,洗了手。在我卧室里找到陈静,她正坐在床边叠我今天洗好的衣服。

  她转头看我:「菜都切好了?我这就去做。」

  我点头说洗好了。

  对话自然得像是已经发生过来了很多次一样,我俩会心一笑,心头有种默契的感觉升起。

  我买了小院才两个月,重新装修好一个月不到,但厨房用品备的都很充分,油盐酱醋也都有。

  陈静大显身手,大中小火换着来,手中锅铲不停,不时扔些食材佐料到锅里。我倚在厨房门口看她炒菜。

  陈静说她平时也很少做饭,自己一个人吃懒得做,要不是外卖要不就是莫霜家蹭饭吃。说是蹭饭其实是她去给莫霜娘俩做饭吃。莫霜的手艺用她闺女慧慧的话说叫惨不忍睹,陈静有两天不去莫霜家蹭饭,她娘俩都会打电话来问什么时候去。

  陈静一边说一边笑。我心底一片温柔,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姐姐,有你真好。」

  陈静扭动身子:「别闹,炒菜呢,要不炒糊了。」

  「姐姐炒的,糊了我也吃。」我在她脖子上亲了一口。

  「你这孩子……」说了我一句后,陈静不再乱动,任我抱着炒菜。

  很快,菜花回锅肉炒好了,陈静喊我拿盘子,我只好放开她去拿。

  饭厅里餐桌上,三菜一汤。

  和陈静开开心心地吃了在这个院子里的第一顿饭。

  陈静一直让我多吃黄鳝,还给我夹了放我碗里,说黄鳝能补身子。

  我说你比我来的次数多,比我亏空的厉害,你更应该吃。

  她被我说的羞红了脸,使出绝招:「不许说话,让你吃你就吃。」

  我吃吃笑着把黄鳝肉段放进嘴里。

  吃完饭,我洗了碗。冷水我能不让她碰就不碰,对女人的关节特不好,我妈就是冷水碰多了,老了得了肩周炎。

  陈静沉默下来,小声地提出要回去了。

  我说等一下,把你钥匙拿出来。

  她边拿边奇怪地问我干什么。

  我不回答,接过她的钥匙,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两把钥匙——一把是院门的,一把是客厅的——套在她的钥匙环上。然后才说道:「女主人没有家的钥匙怎么能成?」

  她拿过去,转身说:「我走了。」声音有点沙哑。

  我拉住她的手说我送你。

  时间刚八点多,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我俩牵手走在大街上。

  陈静忽然说:「弟弟,我有点害怕,你对我太好了,我怕回报不了你。」
  我停下来,面对她:「还有呢?」出门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情绪有波动,我在等这个机会,让她自己能说出来,才能解开她的心结。

  她低着头,不看我:「还有我觉得咱俩有些不合适,你这么年轻,有好好的未来,性格也好,也能挣钱,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才能配的上你。我比你大那么多,现在不显,等十年二十年呢,到时候你还风华正茂,我都已经是老太婆了。」说着她眼泪掉了下来。

  「没了?」我问她。

  她抽噎着低头不说话。

  我说:「陈静,你看着我。」

  这是我第一次当面喊她的名字,她听话地抬起头看着我,脸上泪流满面。
  我忍住给她擦拭的冲动,把心痛暂时压在心里。

  「你听好了,陈静。我王知北,从小到大,小学时离家出走,考试故意考零蛋,中学时打过老师,想旅行就直接休学跑出去玩,大学时逃课打架约女人干过的混账事更多,和老三开网吧挣钱,但我说回来就全扔给老三股份都不要了。」
  陈静停住哭泣,呆呆地看我:「可是莫莫说她打听了,你从小很懂事听话啊。」
  「那当然,小时候那些破事我家老爷子可没脸往外说,都是替我遮掩着呢。」
  「我说这些,是告诉你,从小到大,我没怎么在乎过什么,不管是什么人,名声,钱。但是你,陈静,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和你在一起生活,是生活,不像别的女人,也有很漂亮的,但跟她们,想的是上床。可你不一样,我很在乎你,很在乎!」

  陈静蹙着眉,眼里还有泪花:「可我就是觉得你太吃亏了,跟我在一起。」
  「我的傻姑娘哦,」我亲吻她脸上的泪水,「我怎么觉得占大便宜了呢,多少人一辈子遇不到心爱的人,我遇到了,还是这么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你说我占多大便宜?」

  「大街上有人呢。」陈静又羞又急,一下子埋头在我怀里,脸不敢露出来。
  和我谈过后,陈静情绪稳定了很多,不再说这些话。你的人啊。

  送到一个胡同口,她就不让我再往前走了,说她家就在胡同里。我说那好吧,明天中午要去家里吃饭啊。她点点头,然后四下瞅瞅,掂起脚在我嘴上亲了下就快速跑掉了。

  送完陈静,回家睡觉。

  半夜十二点多被电话铃声吵醒,接过来电话是唐小要,要我去禾苑宾馆找她。
  半夜三更的,跑了二十分钟到禾苑宾馆楼下,见到唐小要和张婷正站在宾馆外面等我。

  「怎么回事,不是要到明天早上吗?」

  唐小要说:「事情办完了,我跟张婷一说她就过来了。这是你要的黄伟民手机里的电话和通讯记录,名字和电话号码我都抄上边了,还有这个,录了视频。」
  我接过来看向张婷,张婷有些兴奋地说:「我想着小要办这事也很难受,能让她和黄伟民少待一段时间,我就直接过来了。开门进去我就抓住黄伟民和他吵,然后提出要尽快掉我去电视台,他答应后我们放他就走了。」

  大姐,计划啊,能不能按计划办事啊?黄伟民走了会不会回家,陈静可是在家呢。

  「黄伟民去哪了知道吗?」

  张婷摇头。

  唐小要却道:「黄伟民出去的时候我追出去看到他在打电话,后来在窗户里看到有人开车来接他,是个女人。」

  看来,黄伟民应该是去那个女人那儿了。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这种情况下要人来接,来的是男人的话还可能送他回家,女人的话,多半是去那女人家。
  「追出去,你为什么要追出去?」我问道,这也是计划之外的事情。

  唐小要嘻嘻笑道:「还不是为你好,我就穿了内衣追出去的,服务员是俩大妈,我想不用两天你们台长偷情开房的消息就会传的满城风雨。」

  我想了一下,如果成功了确实这样比我无奈之下去拿视频要挟黄伟民要高明很多。

  但对她的擅自主张不置可否。

  唐小要跟我回家,张婷回自己住处。

  掏出DV里的存储卡,插到电脑上,找到视频,点开。

  视频里,唐小要半拒半迎和黄伟民上了床,赤裸的唐小要及其性感,嘴里还叫着「黄台长你别这样,不要啊」,被猥琐如猪的黄伟民压在身下,两人的脸清晰至极,五六分钟黄伟民就射了,然后沉沉睡去。

  唐小要说给他的饮料里放了一点点安定粉末。

  这又是计划外的事情。

  对视频我很满意,唐小要在旁边局促不安,视频里她放得很开,现在却害臊的不行。

  我也不很不好意思,赶紧打开视频编辑软件,在唐小要的脸部打上马赛克,然后保存到电脑里,把存储卡格式化还给唐小要。

  我说辛苦了,小要姐,你先去休息吧,我还有些事做。

  唐小要问我能洗澡吗?

  我说卫生间隔壁小屋就是浴室,有热水。

  唐小要去洗澡,我打开写满了电话的号码,一个一个的检查起来。

  通讯录里有一百多个电话,都是有名有姓,大多是本市的号码,有十多个是外地的,省城京城的都有。再看通讯记录,二十个号码里,有十九个是通讯录里的人打来的,有一个只有号码没有姓名,有两次通讯记录,一次是今天白天,一次是两天前晚上,正好是农机厂职工闹事的那天。我查了下这个电话号码是深圳福田区卖出去的。我把十多个外地通讯录电话和这一个深圳号码发给大学时认识的一个黑客,让他帮忙查一下这些电话号码售出办理的时间。

  唐小要洗完澡我让她去卧室睡觉,我在客厅沙发上对付一宿。

  一大早,买了早点送唐小要上了回省城的客车。

  回到家打开邮箱,有一封未读电子邮件。

  邮件里是个EXCEL表格附件,打开一列是电话号码,一列是办理时间,只有深圳那个号码是半个月前办理的,算算日子,那时候正是黄伟国失踪之后的第五天。

  十有八九,这个号码的主人就是黄伟国了。

  我打印出一张A4纸,上面只有一行字:1381502XXXX,黄伟国,深圳福田。装到一个普通信封里,信封上也打印着:政法委书记亲启。

  这个政法委书记是外地刚调过来的,一直没有施展权力的机会,我想他会很高兴收到这份大礼的。

  带上手套和棒球帽,找了个偏僻的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给政法委书记办公室,有秘书接问什么事,我说有黄伟国的消息,书记要不要?电话转给政法委书记,我直接说道:「消息我投到十字街的邮筒里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不到十分钟,远远就看到十字街邮筒旁来了个邮递员站着,一会又停了辆车。政法委书记从车里钻了出来。

  我转身离开现场,剩下的事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中午陈静来小院吃的饭,她奇怪说,这两天张婷都在请假,不知道是不是处男朋友了。

  我说处男朋友就能请假,那岂不是姐姐你也可以请?

  她就笑起来要打我。

  她问我下午能不能去上班?

  我当然要去。

  陈静低头开心的笑。我问她是不是好开心下午我陪她。

  她摇头:「我是开心能有个免费劳力帮我打文件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