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云端,这周出不出差呢?】(05)作者:cute9527
字数:7119


                (五)

  青春掩盖了很多问题:

  穷,没问题,年轻时候的穷理直气壮。

  缺乏保养,也OK,底子不差就行。

  懒得锻炼,新陈代谢高啊,不容易胖。

  脾气差,毒舌是率真是可爱。

  等青春的遮羞布拿开,穷懒丑就都掩饰不住了。

  青春是一滩潮水,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

  裸泳的人,当然会觉得这潮水是如此重要。

----------------------------------割---------------------------------

  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

  等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睁开眼看到刘婧已经穿戴整齐,正在穿衣镜前描眉,阳光透过窗子射进来,照在她的身上,她对着镜子认真描眉,上睫毛膏,涂唇膏。我看着她静静地妆扮,竟有种让时光停留在这一刻的渴望。
  估计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她停下涂唇膏的手,转身看着我,见我醒了,笑了笑道,「醒啦?快起来吧,厨房里有早餐,冰箱里只有鸡蛋跟不知道你啥时候买的面包,就只给你煎了两个荷包蛋。面包可别吃了哦。」

  我应了一声,掀开薄毯裸身从床上一跃而已,她一见我这德性,脸一红,啐道,「不害臊。」转脸不看我,继续涂她的唇膏。

  我走过去搂着她,在她耳边轻声道,「怎么啦小娘子?害羞啊?昨晚上也不知道是谁奔放地喊着老公不要停来着。」

  她听我这么说脸更红了,白我一眼,道:「好啦,怕了你了。快穿上衣服去吃早餐,我等会要回宿舍,一大早张嘉欣给我打电话了,问我在哪,我得赶紧回去,免得她们担心。」

  听她这么说,我只好放下跃跃欲试的念头。穿上裤头吃完早餐,随便套了身衣服,把她送回了宿舍。

  回到出租屋,给涛哥打了个电话,叫老小子来一起打游戏。涛哥爽快地答应了,来的时候还提溜了一大包青菜猪肉,说是今儿个晚上打边炉,晚上接着CS大战通宵。我正琢磨着等到了下午怎么把涛哥忽悠走等晚上再把刘婧叫出来再赴巫山,刘婧的短信就来了,就四个字,他明天来。

  看着她的这个短信,心里五味杂陈,感觉像是借来的心爱的玩具被她的主人收回去了。有点不舍,有点难过。我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就在这种五味杂陈的心境中度过了在校的最后几天,然后是漫长的寒假,春节的时候给刘婧打了个电话,开始她没接,再打,拒接了。

  当时心里说不难受那是忽悠人,年少的我,即使内心开始对于小婧子可以说欲望大于感情,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身上的优点显露的越来越多,加上当时俺个人还是很在意感情方面专一性,你可以说我博爱,但不能觉得我花心。苍天可鉴,是,我是跟很多女生在一起过,但那是编年史,一段结束,开始新的一段,从没有在一段感情中劈腿或者脚踏几只船。

  大年初三的时候正在二叔家拜年,刘婧打来电话,听着电话那头略显尴尬的沉默,我并没有追问她为什么没接我的电话,只是笑着道,「新年好。」

  她大概对我的坦然反应有些意外,沉默了一会才道,「前几天一直在他家里,给他家长辈拜年。今天刚回家。」

  我「哦」了一声。

  她见我这种反应,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声道,「我家已经跟他家在商量婚期了。」

  我一听这话心猛地一痛,感觉嗓音都变嘶哑了,有些颤抖地问道,「你同意了?」

  她没说话,过了很长时间才带着笑答道,「是啊,我跟他从初二开始在一起,7年了,两家父母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已经习惯了在一起的我俩,他爸妈来提亲,我能说不吗?还是你能带我走?」

  这样的问题,即使是现在的我也回答不了,何况是那个年纪的我。

  很长时间,我俩都没有说话。虽然隔着电话,但我还是能感到她的失望,我似乎看到了电话那头她嘴角失望的笑。脑海里忽然出现那天上午阳光射在她身上的场景,我鼓足勇气道,「好,我带你回家!」

  听到我这句话,刘婧再次沉默,良久,她带着哭腔道,「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现在想来,可能当时的刘婧也是矛盾的吧,其实我俩心中都清楚我能真正带她回家的机会是多么的渺茫。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

  开学的时候依旧是他送刘婧来学校,自从那通电话之后我跟刘婧在寒假当中就再也没有联络过。

  年青的男孩子们,大多都是害怕承担责任的吧?开学之后潜意识里我开始对她似乎避忌了起来,而她自那通电话似乎也开始把我当做普通的胡同学。

  只是偶尔坐在教室后排看着前排的那个马尾,亦或是午夜梦回里,还是会想起那种好闻的香气。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毕业,期间我找了女朋友,毕业后的十月,她就结婚了。她并没有邀请我,我也没有给她祝福。

  这几年来虽然彼此在同学群里依然活跃,但却再也没有私下联系过。偶尔会有想加她微信的冲动,就忍住了。

  那一晚,就当是南柯一梦吧。

---------------------------------------------------------------割-------------------------------------------------------------

  看着坐在那里依然恬静如昨的刘婧,我端起酒杯,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笑着道,「小婧子,好久不见。来,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说完仰头喝干。

  刘婧依旧恬静地坐着,没有说话,只是毕业这么多年,她似乎也适应了这种场合,眼神不再逃避,看着我,她也举起酒杯,左手掩着将杯中酒喝干。一杯喝完,她的脸变得红扑扑的,眼睛熠熠生光。

  对于旧事,之前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怨气的。毕竟,即使只是给花儿松了松土,但花儿真被她的主人采撷走的时候,说一点怨气没有那似乎也不太可能。
  所以敬完一杯酒我就开始跟老王他们轮圈,只是轮到刘婧时我会刻意跳过。
  是的,我就这么小心眼儿,怎么着吧?

  几圈下来,老王似乎感受到了我跟刘婧之间微妙的氛围,叫过刘娜耳语了几句,刘娜白我一眼,起身带着刘婧去唱歌了。

  我看着脸依旧红扑扑的刘婧被娜姐拉走,酒精影响下心中竟有种莫名的报复成功的愉悦感。

  老王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端起酒杯跟我走了一个。有点语重心长地道,「前事已矣,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今天这样,不大气。」

  我狐疑地看着老王,这哥们话里有话啊,试探地问道,「怎么不大气了?什么前事?什么过去?搞得好像我好像干啥了似的?」

  老王往后仰了仰,点上支烟,悠悠地道,「装,你继续装。实话跟你说吧,刘婧昨天到的,昨儿个我跟刘娜去机场接的她,刚接到她就问刘娜你到了没,我当时还在想,哟,你小子还有不少小嫂子惦记。结果晚上吃饭的时候刘娜非要喝酒,兄弟,以前没跟小婧子一起喝过酒,我真不知道她酒量不行啊,结果一瓶红酒下肚,她就喝多了,送她去宾馆的路上她就给刘娜分享了你们那段情不知所起的孽缘。没看出来啊,你小子,不显山不露水的就把这朵小花儿给收了。更可气的是居然一点儿迹象都没有,枉我自称火眼金睛,居然没发现你这个闷骚的大妖精。」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有点不确定地问道,「真的?」

  他踢我一脚,笑骂道,「这事儿我特么有编瞎话的必要吗?要不是她对刘娜酒后吐真言你特么藏得这么深谁能知道这事儿?」

  我坏笑着望着他道,「不对啊哥,这事儿小婧子不是只对娜姐酒后吐真言了么?你特么怎么知道的?」

  老王黝黑的脸居然难得的红了,打了个哈哈,讪讪地道,「哈哈,哈哈,觉悟不够,昨儿个被酒精腐蚀了头脑,一不小心跟你娜姐犯了点儿原则性错误。」
  冲他竖了竖拇指,我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当年你想了那么久的娜姐,最终还是没能逃出你的魔掌啊。真是千防万防,防不住隔壁老王。」

  他笑骂,「你特么滚蛋!」

  正跟老王胡谝,打听这小子的战果。就听到娜姐拿起话筒清嗓子,「喂,喂。」
  包厢安静下来,只听娜姐笑着道,「筒子们,今儿个大家难得再聚首,作为地主呢,首先欢迎大家再次回到这座小城,姐姐可是早盼着你们回来看我呐。」
  听她这么说,我拍了拍老王,给他一个暧昧的眼神儿。他看我一眼,笑骂,「滚蛋,你妹!」娜姐接着道,「有首歌想跟小婧子一起送给大家,唱得不好大家多包涵。唱得好的话你们大家伙儿可得多喝几杯啊?」

  老王这马屁虫第一个大叫道,「好!没问题!」我们也都举杯附和。

  短暂的安静,熟悉的旋律响起。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我们要藕断丝连「

  王菲的《匆匆那年》。

  电影渣渣,情歌动人。

  听着歌,看着刘婧认真盯着大屏唱歌的样子,时光似乎再次回到了那个上午,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马尾,简单的白色体恤,那个站在镜子前认真妆扮着的年轻姑娘。

  回忆伤人,我仰头干了一杯。

----------------------------------割---------------------------------

  散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因为都喝了不少酒,车就都撂在停车场了,全员打车。

  安排坐车的时候不知道老王有意还是无意,把刘婧跟我都留在了最后,把最后几个同学送上车,老王跟娜姐走过来,老王问,「困不困?」刘婧摇了摇头,我正准备答话,老王笑道,「没问你!」然后对身边的娜姐道,「那要不去张记再垫吧点吧?一晚上光喝酒了,去喝点羊肉汤解解酒。」娜姐说,「行,那走吧。」
  没有一点话语权的我只好附议。

  学校门口的张记烧烤生意依然兴隆,我们几个走进去的时候娜姐熟门熟路得领我们进了包厢,点完菜叫完酒,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望着楼下那些把酒言欢的年轻学子,娜姐感慨地道,「时间真是把杀猪刀啊。」

  我笑着看着老王的肚子,坏笑道,「是啊,有时候时间还是个荡妇,能让男人们怀孕。」

  老王正喝水呢,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边咳嗽边道,「卧槽,小胡子啊,你特么损人能不这么缺德吗?」

  娜姐瞪了我一眼,边给老王拍背边道,「就是,就是,小胡子,你小子的嘴就是这么缺德。」说完对坐在我身边的刘婧嗔怪道,「小婧子,你也不管管。」
  刘婧一听娜姐这话,脸又红了,有些羞赧地道,「他呀,名字没起错,胡天胡地的,谁管得住?」

  虽然心里的怨气还没有散,但是听着刘婧这小妻子似的埋怨,我心里还是觉着舒坦,对她的那种怨念也淡了不少。

  热热闹闹地胡侃着吃完夜宵,3点的时候终于要打道回府。

  出门打车的时候才发现老王跟娜姐都住在城南的A酒店,而刘婧则很巧地跟我住在城北的B酒店。

  上了的士,跟司机说到B酒店,看着坐在身旁的刘婧,闻着她身上那依然熟悉的、夹杂着一些淡淡酒气的香味,我似乎醉得更深了。

  她似乎察觉到了我在看她,却并没有转过头,只是假装淡定的继续的看着的士广告屏上的广告。

  我依旧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刘婧学生时代的马尾已经不再,额前戴着黑色的发箍,长发束在背后,可能是晚上喝了酒的原因,秀脸跟细细的脖颈依旧红扑扑的。

  栗色的丝质无袖上衣,依旧性感的锁骨吸睛力十足,锁骨下的那对曾经熟悉的大白兔依旧鼓鼓囊囊的,目测规模更甚从前。下半身穿的是黑色的收腰皮质5分裤,虽然坐着,但臀部曲线依然傲人。裸露在外的小腿在黑色皮裤的衬托下更显白皙,淡青色的静脉清晰可见,脚上穿着黑色的坡跟凉鞋,脚趾涂着枚红色蔻丹。

  大概是感受到我目光的侵略性,刘婧的眼睛虽然依旧盯着广告屏,但是睫毛不安地抖动着,终于到一刻,她忍不住转过头来,勇敢地对上我的目光。

  我看着她依旧熠熠生光的眼睛,笑着道,「好久不见,你还好么?」

  她好看的鼻子微微皱了皱,再次转头看着广告屏,低声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再主动跟我说话了呢。」

  我笑道,「怎么会?老同学隔了这么久再见,不抓住机会联络下感情怎么行?」
  她似乎对我把她划为「老同学」有点不满,颦了颦眉,略带赌气地道,「确实,再次见到老同学确实挺高兴的。」

  我一看小妮子依旧这么不经逗,笑了笑没再说话。

  下车结完车钱,小妮子似乎依然还在生气,丢下我径直进了酒店大厅,我赶紧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幸好电梯还没来,刘婧双手抱着双臂站在电梯口前,我赶紧走到她旁边站着,笑着对她道,「怎么了?刘同学?生气啦?」

  她淡淡地道,「没有!」

  我一看小妮子似乎是真的动气了,只好继续傻笑着逗她说话。她依旧不理我,双手一直抱着双臂,眼睛盯着不断跳动的电梯灯。

  电梯来了,因为太晚的原因,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见刘婧依然气鼓鼓的样子,心头觉着好笑,因为在听过她唱的那首《匆匆那年》,再经过张记的热络,其实我心里对她的怨气已经淡了许多。

  进了电梯,趁她刚按电梯的手还没再次回到双手抱臂的姿势,将她的左手握在了手中,她挣了挣,没挣开,转头望向我,气鼓鼓地道,「放开!」

  我简明扼要的拒绝道,「不放!」

  她有些无奈,又挣了挣,还是没挣开,索性放弃。我看着她依然颦着眉,凑到她身边悄悄地道,「跟你闹着玩的嘛,还真生气啊刘同学?」

  我不说还好,刘婧一听我这话,更激动了,吸了吸鼻子,眼睛就红了。
  我这人最怕女孩子哭了,可刘婧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止都止不住。看着她哭花的妆容,我依旧什么都没说。

  电梯很快停在了16楼,门开了,她再次想挣开左手,见我还是没有放开的意思,委屈地道,「我到了,你放开。」

  原本想着这次同学聚会,凑个数,当好我的看客就行了,悄悄地来,悄悄地走。对于刘婧,虽然来之前心里还有些怨气,但是经过这一晚,怨气基本也散了。看着她哭花的妆容,沾着泪水的睫毛已经将睫毛膏晕染开,我忽然感觉右手失去了力气,松开了她的手。

  刘婧走出电梯,看着她有些落寞的背影,我有些犹豫,我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呢?是悬崖勒马后那种占领道德制高点的崇高感重要,还是应该听从内心的呼唤去享受那禁忌的爱?

  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按下了那个早该按下的开门键。

  刘婧似乎还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我走到她身后的时候她似乎没有发觉,我再次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别哭了,老公知道错了。」

  她再次试图挣开,我的手握得更紧,她转过头道,「混蛋!放开,我要拿房卡开门。」

  进了房间,抱着她坐在沙发上,她依旧气鼓鼓地扭动身子,我陪着小心道,「别生气啦亲爱的,小胡子我知道错啦,不该逗你的。我亲爱的小婧子从来就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对吧?」

  刘婧依然没有停止扭动,我见她不听话,「啪」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丰臀上,她没有想到我会打她屁股,「啊」得惊叫一声,终于不再挣扎。

  还真别说,这一巴掌拍下去,手感十足。刘婧之前本就已经丰硕的臀经过这几年愈显硕大,虽然愈显硕大,但依然弹性十足,虽然隔着皮裤,但那种弹手的触感还是透过皮裤直达指尖。

  抱着不再挣扎的刘婧,就那么安静的坐着,良久,刘婧挣了挣,说道,「不早了,你快放开,我要去卸妆了。」

  我放开环抱着她的双手,她站起身,走到放在床边的行李箱边,拿出化妆包走进了卫生间。我打开电视,来到阳台上,点上一支烟,透过缭绕的烟雾看着小城的夜景,已近天明,楼下的街道上已经有环卫工人忙碌的身影。

  抽完两支烟,听到卫生间门开的声音,我掐了烟转身走进房间,刘婧不仅卸了妆,而且已经沐浴过了。

  卸过妆后的小脸依旧红扑扑的,湿漉漉的长发搭在浴巾上,她看着刚走进房间的我,低声问道,「你是上楼回你房间还是去洗澡?」

  我走过去搂住她,在她耳边坏笑道,「你猜?」

  等我洗过澡出来,刘婧已经钻进被子里了,我解开浴巾,也钻了进去。
  大概是要报复我今天的刺激,刘婧的挑逗显得特别有耐心,正当我恨得咬牙切齿的时候,她大概感到了我的不耐,妩媚地冲我一笑,终于俯首含住了我的肉棒,乖乖隆地咚,熟悉的包裹感再次袭来。

  随着她的吞吐,我的肉棒愈来愈坚挺,放开着揉捏着她愈显柔软的奶子,我让她转身趴在我身上屁股对着我。一边揉捏着她的丰臀,一边舔舐着她的美穴,偶尔舌尖顺着两瓣依旧粉嫩的阴唇深入小穴,她的娇喘也越来越大声。

  爱抚良久,将要进入的时候,刘婧坚持要在上面,我问她原因,她咬牙切齿地道,「混蛋,我要QJ你!谁让你一直欺负我!」

  老实说,在床上的时候过于主动的女人大概大多数男人都不会太喜欢,不过偶尔的角色转换似乎更有情趣呢。

  刘婧握住我的肉棒,沉身坐了上去,还好我肉棒的够粗够长,她的小穴无法一次吞下,龟头刚刚深入,她就颦起了眉。大概是有些不甘,她不屈不挠地挺坐着,上下了几十下,大概是她小穴分泌的淫水已经足够,也或许是她体力有点不支,某一刻,感觉到她的屁股猛地一沉,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顺着臀部传到了肉棒上,当肉棒末端随着她完全沉坐的臀部而尽根没入的时候,她猛地扬起了头,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顺着她挺翘的乳房往上看,她细长的脖颈依旧挺直着,嘴巴微张,开始发出宛如天籁般的呻吟。

  等待适应了我粗长的肉棒,她挺坐的频率越来越快,开始时扶在我微曲着膝盖上的双手随着快感的累积也抚上了自己胸满的胸脯。

  「啊~ 啊~ 啊~ 」

  「夹死你~ !夹死你个混蛋!~ 」

  「啊~ 好舒服~ 好爽啊~ 老公~ 」

  又挺坐了百十来下,某一刻,她的浪叫声忽然变急,

  「老公~ 啊~ 啊~ 快点~ 啊~ 来啊~ 夹死你~ 好爽~ 」
  我感觉她的小穴越缩越紧,知道她快来了,拉过她的身子,让她上半身贴着我的胸膛,双手拿捏住她的丰臀,一阵猛插。

  随着由主动变被动,刘婧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浪。

  「老公~ 快点~ 快点~ 用力点~ 快~ 用力插死我吧~ 老公~ 啊~ 啊~ 要来了
~ 啊~ 老公~ 我要来了~ 」

  食指陷入她丰满的臀部中用力握住,下身一阵急剧的挺动,才刚抽插了几十下,刘婧发出一声高亢悠长的「啊……」声,随后腰臀开始急剧抽搐起来。
  感受着她急剧收缩的小穴紧紧吸着我的肉棒,一股滚烫的阴精喷洒在我的龟头上。

  高潮中的刘婧感受着我并没有停歇的耕耘,呻吟声已经变音,我也顿觉龟头一麻,感觉爽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因为已经是凌晨,明天还有集体聚会,我并没有放缓抽插的速度,继续猛抽猛插着。

  刘婧的叫床声也越来越大,

  「老~ 老公~ 不行了~ 不行了~ 快停下~ 不行了~ 」

  「啊~ 老公~ 快停下~ 啊~ 不行了~ 啊~ 又~ 又来了~ 啊……」

  刘婧再次高潮了,感受着她再次抽搐的腰臀,美穴夹着我的肉棒吸吮着,忽得,那种奇异的热流再次袭来,沐浴着我的龟头。

  虽然刘婧身材娇小,但是女上位确实累人,本来想以这种体位缴枪的我在又抽插了半刻钟之后就已经累得够呛。

  拔出肉棒,让刘婧仰躺着,还是传教士位更能让我们男人发挥。把玩着她更显丰满的双乳,再次深入桃源。随着肉棒的尽根没入,好不容易喘匀气的刘婧似乎已经没有力气浪叫了,只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再次抽插了百十来下,我感觉我也要来了。一阵猛冲之后我感觉头皮一麻,马眼一松,子弹全部都打进了她的花心深处。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