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那些年,我的情感经历--招妓篇】(01-04)作者:江山0086
字数:94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那些年,我的情感经历(招妓篇1)

             故事一、招妓篇1

  可能部分人对嫖娼这一词很敏感,觉得很肮脏,和龌龊。说一点个人想法,我也对自己的行为所不齿。但是对于特定时期的人生,比如说单身阶段(无女友、离异、丧偶等),嫖娼是解决生理问题的一个途径,只要保证安全健康,也不是不可以的。中国的娼妓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不是有那么句古语,曰:「笑贫不笑娼」。到任何一个时候,娼妓都是解决一些特定社会问题的特殊方法。这也是为什么千百年来,娼妓屡禁不止的原因。只要有需求,市场就会响应,这正是经济学中的一条重要法则。好了,说远了啊!说这些不是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你认同与否,对于下面的文字,都不要过度的评价。大家求同存异就好。
  进入正题。

  那是我在爱尔兰的第二年,一时冲动,跑到荷兰去做了个短期旅行。其实选择去荷兰也没什么具体目的,就是想出去散散心。在爱尔兰呆了那么久,欧洲其他国家哪也没去。爱尔兰不是申根国,到任何一个国家去,中国人都得去申请签证,很麻烦。

  到了阿姆斯特丹之后,没想到预订的青年旅馆竟然就在红灯区的边上,出门走几步就到了。红灯区其实地方并不大,几条街而已,蜿蜒曲折,在护城河的两岸林林总总的一家家挨着。最窄的一条巷子只能容两个人同时并肩通过。妓女们站在橱窗里向来往的客人打招呼,客人看好哪个姑娘就可以推门进去进行交易。
  红灯区内还有很多的酒馆,演出场所等等,那种演出场所是只上演性表演的,就是真人秀。当然表演也不是男女主人公从开始做到最后,那他们得累死,因为一天不知道要重复表演多少次。正常表演的大部分时间像是芭蕾舞或者说人体表演。总之没大多意思,如果想指望看这个表演就能「解馋」,那是不可能的。当然到了红灯区,不看这种表演也确实有点白来了。还有一种旋转的表演机器,你投2欧元的硬币,里边就会有位女郎向你展示她的身体各部分,当然是裸体展示。
  不过时间很短,时间到了之后,里边的帘子立即拉上了,想再看就继续投币。
  我在阿姆斯特丹呆了几天,刚开始真没想去招妓,但是就在要回去的那一天,经过思想斗争,感性还是战胜了理性,决定去尝试一把。你会问既然在红灯区,一切都是合法的,我还思想斗争什么?我说了大家别笑,那时我还是个处男,真没什么经验。别看之前片子看了不少,没亲身实践过。

  经过一番挑选,我选择了一个荷兰本地的姑娘(也是沟通之后才知道她是本地人,其他的均来自世界各地。英、美、印、巴、匈、俄等。姑娘也是长什么样儿的都有,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白的,黑的,总有一款适合你!我甚至看到了两个貌似中国人的女孩儿,但是我不确定,也可能是亚洲其他国家的),她入行已经两年了,她很直爽,告诉说她没觉得做这一行有什么不好。在荷兰,这也是被政府允许的正当职业,她觉得很好。进屋之后,她迅速脱掉衣服,面对即将到来的现实,我显得很羞涩,真想立马出去,但是又一想,既然进来了,为什么不尝试一下。

  上床之后,也许由于紧张,我的小弟就是不硬,她给我戴上套套之后,还是不硬,于是开始用手套弄起来。其实她应该给我口交的,因为50欧元的费用里是包括口交的。当时也许是我忘了,也许她不想,反正最后是没做。她用手套弄了好一阵,我的小弟弟才勉强站起来,我赶紧让她躺下,我用弟弟在她阴户蹭了几下,便直插进去。她赶紧配合着哼了起来,现在想起来那时她的叫声是那么假。
  没有前戏,为了润滑,事先在阴道里抹了润滑剂,刚插进去就会有感觉,怎么可能?她那叫声其实是让你迅速进入状态。我倒是进入状态挺快的,没一会就射了。

  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对于一个没有真实性经验的男生来说,虽然之前也做过N次手淫,但是感觉绝对是两样的……此处省去36个字!呵呵!

  招妓就是这样,你一旦射了,她会赶紧起身收拾,不会让你多停留一秒钟的。
  因为她要准备迎接下一个客人。我当时想再来一次,可她冷冰冰的说,再来一次,就得额外付30欧元。看着不争气的小弟弟,心想还是算了吧,就现在这状态,肯定还要好长时间才能硬起来,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走出房间的时候,她还是友好的跟我道别。在回旅馆的路上,我心里显得很矛盾,我的第一次就这么给了一个荷兰妓女了?哎,做了就别后悔。你情我愿的金钱交易,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在西方,不管是男女,第一次的性经历都不像中国人那样的传统。他们很随意,没有第一次非要给一辈子在一起的那个人这一说。当然贞洁烈女还是有的,咱们不做评价。

  前一段时间听新闻说,红灯区的妓女正在转行,因为政府在逐渐缩小红灯区范围,劝导更多妓女从良。这个被认为是「男人的天堂」的地方正从世界的视线里小说,也许若干年之后,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不再存在,但是对于我,它的记忆是一辈子挥之不去的。

  那些年,我的情感经历(招妓篇2)

  ***********************************
  首先说一点,本文中提到的地点名称均属实,但请读者不要拿身边人进行对照啊,重点还是看内容。

  ***********************************
  在爱尔兰的6年时间里,中间只回了两次国探亲。没办法,回国的费用很高,都得靠自己打工去积攒。第一次回国的时候,我把回程的机票丢了,于是坐火车去北京补票,返回家所在的城市时已是凌晨5点来钟,外边还很黑。坐了一宿的火车,虽然是卧铺,但身体格外显得疲乏,而且感觉有点饿了,心想先找个地方吃点早点再回家。于是就在火车站附近转悠找早餐店。

  我国内的家在辽南的一个地级市里,这个市里的火车站附近有一个被当地人称为「红灯区」的地方(这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其实也就是几条小巷子,在居民楼的一楼,原来的住户将一楼前面进行改造,租给小姐们用。过路人很容易发现小姐们在屋内窗子里向外张望,寻找「商机」。一旦发现商机,她们甚至推门出去拉你进去。

  正找之间,迎面碰到一位大婶,穿着厚棉衣,围着围脖,上前跟我搭话「小伙儿,住宿吗?」大婶问我。我当时也没多想,刚下火车,我住什么宿啊?没回话,就继续低头往前走。其实国内很多火车周围都有这样的人,手里拿着小牌子,问你是不是找住宿的地方,简单介绍一下酒店的情况,你要是感兴趣,就直接带你过去。对于出门从来不预先订好住宿地点的人来说,这个服务还是很便捷的。
  没走多远,又有一个大妈上前跟我搭讪「小伙儿,找小姐啊?」大妈问我。
  我一听,心里一动……(此处省去10个字)。「在哪儿啊」我问大妈。「走跟我走,我带你去」大妈边说边转身头前带路,我后边跟随。

  没多远,其实就是附近的居民楼。来到一个单元一楼的门口,大妈敲门,里边一位画了艳妆的女人给开的门。进屋之后,屋内灯光昏暗,而且能感觉的到里边被隔出不少小房间,就像火柴房一样。

  这时候大妈问我,「小伙儿想找个什么样的?」。我脸一红,磕磕巴巴的说「第,第一次来,不知道怎么,怎么个情况,你这都有什么服务啊?多少钱?」
  「我们这儿就是找小姐,打炮儿!50块钱一次」大妈面带猥亵微笑着说。大妈紧接着又问「怎么样小伙儿,找个什么样的,乐呵一下呗,我们这儿什么样都有,小姑娘、小媳妇、少妇,你随便挑!」

  我一听,内心澎湃,感情这就是妓院啊,这大娘不就是老鸨吗!也没多想,进来都已经进来了,索性就尝试一下呗。「那我找个小姑娘吧!」我回答道。有了第一次在阿姆斯特丹的失败经历,我觉得这次要好好体验一下。「我们这儿正好前两天才过来个小姑娘,刚满18岁,人家刚出来做没多久。」大妈拍手说道。
  说完,就朝里边喊了一声「小不点儿,来客人了」,不一会里边走出一个看上去也就是17,8岁的女孩子。上身穿着薄毛衫,下身穿着肉色的体型裤,手里拎着她们这个行业的统一制式的「工具包」。我上下一打量,感觉还不错,女孩儿脸上透露出那么一点青涩,和我对视了一下就微微低下了头。我浑身的不自在,心想赶紧进房间吧。随口说了一句「就她了」。

  随后,小不点带着我走进了一个小房间。这小房间可是够简陋的,一张床,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我看看了床上铺的床单,感觉不是很干净。就问她,床单能换吗?小不点儿告诉我,都这样的,让我放心,不干净的话对她们自己也不好。
  我于是放下心来。

  此时,小不点儿已经脱掉了裤子。但是上衣没有脱。我一看这步骤和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是一样的啊。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和小不点儿聊起来,我问她怎么不脱上衣,她说,「刚入行没多久,不让客人碰上半身,不做口活儿,不亲嘴。」听完之后心里暗喜,招妓还能遇到这么清纯的妹子!但是心里就又有些不爽——钱花了,服务不到位怎么行呢?但又一想,还是别难为人家了,不脱就不脱吧。

  我脱完衣服上了床,她先是给我带套套,一边带一边套弄我的小弟弟。我趁此工夫跟她聊了几句。我问她哪里人,她很警觉的回答说,「干什么啊?」我说:「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她冷冷的回答「盘锦的」。我又问她多大了?她说「18」。看得出她心里老大的不情愿去做这种事,但是又有一肚子的无奈。
  看着她不愿和我过多沟通,我也就没继续问。

  这时,我的弟弟也硬了,「上马吧!」之前她已经在阴道里抹了油,所以弟弟进入还是不费什么事的。我分开她的双腿,她的腿皮肤很滑,稍显白,体型偏瘦。阴户那儿连毛都没长出来,我当时真的愣了一下。问她道:「你真有18岁吗?」她不耐烦的回答道,「我真18岁了,你赶紧来吧!」我一想,都现在这个状态了,也别管她到底是不是18岁了,她说是就是吧。

  我扶着弟弟在她那水灵儿的阴道口蹭了几下,她微微皱了几下眉头。找准了位置,稍微用力往前一使劲儿,弟弟顺利进入她的小穴。她眉头紧锁,似乎感觉有些不舒服。我问道:「疼吗?」她说「有一点,没事,你来吧。」我感觉她的阴道很窄,把我的弟弟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甚至有一些压迫感,我缓慢抽插了几次,感觉每次进入,弟弟都被紧紧的包裹住,一阵阵快感传遍全身。又抽插十几次,感觉有点不妙,心想这样下去,再来几下,我就得射了。不行,赶紧将弟弟拔出来。我对小不点儿说,你趴着,我从后面进去。

  她很配合,转身跪在床上,屁股正对着我。我稍微分开她的双腿,光滑的屁股肤质细腻。我扶着弟弟对准她的小穴直插了进去,她深深地哼了一声。随着我抽查的频率加快,她的叫声也渐渐增大,但是好像她在抑制自己不要吭声。由于她的小穴实在是太紧,我抽插的越快,快感就越强。

  我渐渐感到已经快顶不住了,索性加快频率。只觉得一股暖流从弟弟那儿奔涌而出。那种快感从脚底直达头顶。我打了个冷战,拔出弟弟。一看套套里,吓了一跳,满满的黄色液体凝状物。

  小不点儿清理完自己的下身,拿湿巾给我清理弟弟。我自言自语道:「这么快就完事了!」她没说话,自顾自的帮我清理着。清理完后下了床,把电褥子打开,轻轻地说了句:「你在这儿躺会歇歇吧!」说完就出去了。也许她已经看出来,我也是经验不足的「新手」。我没有在休息,穿好衣服就出去了。

  其实,现在想想当时情景,多少也有些矛盾。对于嫖客来说,遇到像小不点儿这样的,真算是一种幸运,但是我直到现在也质疑她当时的年龄。就算她真的18岁,为什么这么小就出来干这行呢?(其实我当时也就24、5岁吧)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被逼迫的呢?甚至在当时过后,我都想再去找她,看看能不能在别的地方帮助她,让她不要做这一行。但是,最后也放弃了。人家的选择,我凭什么去干涉呢?也许她本人就是自愿做这个行当的。也许,对于她所从事的行业来说,多光顾几次是对她最大的支持。

  不过,我之后再也没见过她。

  那些年,我的情感经历(招妓篇3)

  我回国探亲通常是四周时间,而且每次都是过年期间回去的,因为可以享受一下过年时候全家团圆的温馨时刻。过完正月十五,我就该着手准备着回爱尔兰的事宜了。

  自从有了那次在火车站的偶遇之后,勾起我内心的痒痒肉。在家闲着没事总想着再过去转转,一天找了个理由就出门直奔火车站了。到了之后溜达一圈一看,好家伙!原来那个红灯区这么「繁华」啊?上次是黑天,也没看太清,大部分小姐们也没开始上班。这次是白天将近中午时候去的,「繁华之景尽现」!

  走在那几条巷子里,小姐们都会透过窗户向你招手,有的甚至出门叫你。走了一圈,最终还是被一位大妈叫住并被带往她的妓院。进屋之后,因为是白天,我也看清了屋内的情况。几个化了妆的女人坐在屋里的一角,因为是冬天,她们大都穿着薄毛衫,下身穿着薄体型裤,并没有穿太多。我想也是为了工作时候方便吧。她们一边聊着天,一边嗑着瓜子,不时还往外看几眼。看到有客人进来,都转过脸来看看。「找个什么样儿的小伙儿啊?大姑娘、小媳妇都有,包你满意!」
  大妈向我热情推销着。我假装问「都什么服务啊,多少钱?」「50元一次,要什么服务有什么服务,口活儿、打炮儿都有?」大妈继续介绍着。

  我心想,感情这事是国际统一价格啊?到哪儿都50!只不过阿姆斯特丹是50欧元,咱这儿是50元人民币。

  「你叫几个我看看呗,我先看看小姑娘什么样儿」,我说。大妈随口应了一声好,然后就去喊人了。不大会儿工夫,过来一位,我上下一打量,这哪有点小姑娘的样儿了?美丑且不说,上下一般粗(倒没像水桶那样,但是比正常的体型要显胖),拖拖拉拉的,和上次见的小不点儿差远了。大妈问我行不行,我说「你再找个小媳妇过来我看看」。大妈随后又去叫了一个上来。这位身材倒是可以,个子不高,挺苗条的,但是染着黄色的头发,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做鸡的。
  看面容,像40岁开外,心中不悦。问大妈:「再没有别的了啊?」大妈一见我两个都没看上,赶忙对我说,「你等一下小伙儿,俺这儿昨晚半夜来了一个,现在可能还在睡觉呢,我去看她起没起来,这个你肯定满意。」大妈自信的说。
  经过前次的经历,我开始有些放开了。逛这种地方,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都是些不要脸的勾当,你情我愿的金钱交易,有不好意思的必要吗?

  过了一会,过来一位年龄在30岁左右的小姐,穿着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毛衫,留着披肩发,面容上看起来也不错,最突出部分是她的胸部,直到现在我也没看到过比她的胸长得更好的,圆润挺拔。配合她的身材,就像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要啥有啥。我一看心中大喜,说道「就她吧!」付完钱,小姐带我上楼,这家「妓院」的房间还算可以,至少看起来还算干净。

  进房间之后,她关上门,幽怨地说道:「人家昨晚刚到,心想睡个懒觉,就让你搅和起来了!」。「这不是让你挣钱吗?」我笑着回答道。

  脱好衣服上了床,我这才真正近距离触摸到她的身体。跟之前介绍的一样,要啥有啥。尤其是这对乳房,说D字型都有点不贴切。长得太好了,手都抓不过来,而且弹性十足。正在赞叹之间,她微微推倒我,让我躺下。她俯身帮我带套套,不过她没有用手套弄我的弟弟。

  我说:「现在弟弟站不起来啊,怎么办啊?」她没答话,直接用嘴含住我的弟弟,开始帮我做起了口交。之前在电影里无数次的看着女主角为男主角做口交,今天彻底体验了一把,感觉就是一个字——爽!那种感觉就像有人在你心底挠痒痒,从里往外的舒服。

  没一会工夫,我的弟弟就坚挺起来,她继续做着,我也在享受着。随着她频率的加快,我感觉弟弟那儿热乎乎的,开始向临界点迈进。我及时的打断她,「稍微等一下,再弄我就射了」我说。她起身喝了一口矿泉水漱漱口,然后又喝了一口含在嘴里。我当时不知何故。

  正在我思考之间,她又俯下身,含住了我的弟弟。由于嘴里还有矿泉水,我弟弟刚才还被她那小嘴儿亲的热乎乎的,现在突然又被她嘴里的矿泉水包围。就像水的两个极点,冰点和沸点一样,我的弟弟一下子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体验,那感觉真是无与伦比。跟之前的热浪相比,矿泉水的清凉让我感觉到一阵阵清爽,而且舒服的感觉丝毫未减。

  之前看过金瓶梅里,西门庆的一个小妾为西门庆做口交,先是口含辣椒,后又口含冰块,让其享受冰火两重天的体验。想不到我今天也体验了一把,虽然道具没电影里的齐全,但是感觉已经很到位了。

  良久,她抬头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简直是爽完了!」说到这儿,我想说一句,别看现在的电影口交的镜头占很大比重,可在那个当时,在国内,口活对于小姐们一般是不做的,即使能做也是能推就推,能糊弄你就糊弄你,当然额外给钱的不算。像她这样认真的基本上没有。

  她起身坐在了我胯间,骑马式让我的弟弟插入。我的弟弟被她这一顿折腾,已经接近临界点了,她骑上来一顿上下猛烈抽插。我渐渐感觉到自己有点顶不住了,及时喊了暂停。心想「这么好的机会,不好好享受一下哪行?」。「你趟下,我到上边」我跟她说。她娇滴滴地说,「让我在上面给你弄出来得了」。我说:「那怎么可以,我还得让你也好好享受一下啊!」说完,扶正小弟弟对着她的大黑穴,直插了进去。一边抽插一边俯身亲她的奶子。真的,这对大奶子长得太好了,真想把它咬住再也不放。也许是我用劲过猛,她直喊疼痒。我心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边做边聊天,我问她哪里人,她说她是通化的。我又问怎么想着到这边来做?
  她说这边正好有老乡,就过来了。她说在老家她可是在高档场所上班的,没想到这边的「工作环境这么差」。我心想:「我说她怎么技术这么熟练,原来也是」

  老江湖「了。我又问她怎么不去洗浴中心那些地方去做。她说没认识人,不敢随便去做。我一听明白了,感情做鸡这个行当,也得靠关系!

  她笑着说,「有没有关系帮忙介绍一下?」我心说,「要是有关系,还能到这地方来找吗?」

  正聊之间突然感觉弟弟那儿热得厉害,我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于是加快了节奏,连续猛烈的抽插十几下之后,一股暖流奔涌而出……

  事后她说,再给她30元(50元的费用里其实只有30元归小姐本人,另外20归老鸨,就是那些大妈们),可以再让我享受一次。我心说,再让你折腾一次,我可真就受不了了。相比上次与小不点儿,我觉得这次要成功的多。
  总之,对于我这样没什么性经验的新手来说,做一次,就涨一次见识。
  那些年,我的情感经历(招妓篇4)

  四周的休假很快就结束了,回爱尔兰之前我还是找了机会去逛趟「红灯区」,不过这次遇见的小姐,以及后来第二次回国探亲时见过的小姐都没什么值得回忆的。无非就像流程作业一样,进屋- 选人- 进房间- 脱衣服- 打炮- 穿衣服- 离
开。非要说有没有还值得一提的,我就说说之中有特点的。

  一次,有个小姐其实年龄不大,当时应该26、7的样子。她开始说她有绝活儿,我当时好奇地问她有啥绝活儿?她说「一会儿床上告诉你。」上了床,戴上了套套,我找准位置插入(我一般不会去看这些小姐的阴户,觉得没什么好看的,被人上的多了,阴户那儿总是黑黑的,不值得欣赏)。

  刚准备加速,她说「你先别动,跟你展示一下我的绝活儿」。我于是停下,但是随之感觉到弟弟那儿突然有种一松一紧的感觉,紧的时候会感觉她阴道内壁使劲儿压迫我的弟弟,感觉特别舒服,还真是第一次体验这份工夫。我笑着问她,「没想到你还有两小子!」

  她微微一笑,说:「我这不算什么,前面歌厅里一个姐妹儿能用那儿开啤酒瓶呢。」我愕然,「开啤酒瓶?怎么可能啊?那块儿怎么能开瓶子呢?」她说,「我也没亲眼见过,也是听人说的。她那是即兴表演。把开瓶器夹在阴道里,一使劲儿瓶盖就打开了。」我说,「那得是多大的劲儿啊?而且那个部位全是肉,也没骨头支撑?」她笑着说:「那咱就不清楚了。反正我是做不到。」

  她接着说,「你赶紧动啊,别呆着啊!我这绝活儿还得咱俩配合,那你才爽!」
  配合着她一次收紧的阴道,我的弟弟和阴道壁摩擦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突然一股感觉闪电般传入大脑,精液一股股摄入套套内……

  还有一次见到一位小姐,嘴很甜,见面就老公老公的叫着。心说要是真有你这样的老婆,我还能活太久吗?做完一次,非要接着跟我再来一次,我说我得休息一下,她说:「没事儿,你躺下我帮你弄,你给我30就行。可她折腾了半天,我的小弟弟也没硬起来,气的她拿起工具包下床就走,我一阵冷笑。

  其实细算下来,回国探亲期间以及后来永久性回国之后、正式工作到现在,找过的小姐应该是13个,还不包括两个没做成的,只是用手摸了一摸。这些小姐大多都来自东北三省的农村,离开家时,跟家里说是到大城市去打工,但是实际上去卖淫。这正和现在国内兴起的东莞扫黄行动查出的现象一样,一个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来自全国各地,说是在广东打工赚钱。逢年过节的时候回家,穿着光鲜,对家人朋友出手阔绰,其实家里人都真不知道她们在外边是做鸡的。
  我所见过的还有一部分人是少妇,在老家那边或者已经离婚,或者还没离婚,在农闲时节便到沿海大城市「打拼」。我曾经问她们为什么不去做点别的工作,她们的回答基本一致,「这工作不累,挣钱还多!」

  当然上面我说的也不能一概而论,正经出外打工的还是多数人,这个群体毕竟只占少数。

  后期找小姐的时候也偶尔会碰到大妈级的小姐,这些小姐为了掩盖岁月的沧桑,通常会浓妆艳抹。有人会说我口味很重,其实我也就是图个新鲜,既然可以选择,那就尝试一下未曾尝试的。

  记得一次无意当中走到一片出租房区域。那里大妈级的小姐还不少,站在街口,直接就问你,「小伙儿,玩啊?打炮儿干不干……」我那天心情萌动,没想到这里还能有鸡。走了几条巷子,也没什么好货色,索性随便找了一个。也是有点饥不择食寒不择衣的感觉。

  进屋之后,我没仔细端详,但可以断定她脸上的粉很厚,加上出汗,都有点油滋滋的感觉了。大姐很风趣,说看我这严肃的样子,还以为我是便衣。(其实也挺可笑的,离这片平房区不远就是一个派出所。此处省去20个字!哈哈)。
  我脱了裤子,她蹲下身给我戴套套,戴完套套直接用嘴含住了我的弟弟给我口交,我心里暗喜,「没提要求,服务却很到位嘛!」亲的我的弟弟麻酥酥的,好一阵,她仰起头问我,「哥哥,爽吗?」我心想,「你都多大了,还叫我哥哥?」
  我微笑的回应。她走到床边,将裤子褪到膝盖以下,躺在床沿边上,抬起双腿。

  我一看,白花花的大屁股中间夹着那黑黑的阴户和密密的阴毛,心想:「还等啥啊?上吧!」

  不过,插进去时真没啥感觉,也可能是她年龄大了,阴道松弛了;当然也有可能做的多了,就不像良家妇女那么松紧有度了。她也看出我干得并不起劲儿,于是稍微弯了弯大腿,并使劲儿收缩了一下大腿根儿,我这才感觉到有一点压迫感。

  闲聊之间,她还跟我开玩笑。问我怎么到这地方来找小姐,我说也是无意间走到这儿,她还笑嘻嘻的说我们有缘。我一听差点没乐出来,「有啥缘分啊?找鸡也能叫有缘?」

  完事之后,她还像古代妓院里的妓女那样,让我以后有机会再来找她。我微笑着点头说好。其实我感觉这些大妈级的妓女从某种意义上说比一些小姑娘贴心,小姑娘总催着你赶紧射精完事,而这些大年岁的小姐会尽量多陪你一段时间,尤其是碰到我这样的帅哥哦?哈哈。

  这种感觉也在我后来遇到的几位「大妈级」情人和炮友身上得到印证,这些等以后我会写出来。

  记得在爱尔兰时,当地的华人报纸经常登一些按摩广告,而这些所谓的按摩广告也就是为卖淫打个幌子而已。她们当中有不少是中国人。但是我没找,据说收费不菲。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每个人都有选择生存方式的权利,她们当中确有少部分人是被逼良为娼的,但我相信大部分人还是自愿选择的。所以对于男人来说,嫖娼就像去麦当劳吃饭一样,花钱买服务而已。当然有人会极其厌烦男人的这种行为,认为这是对家庭对家人的不忠,但是我觉得只要心不变,总比那些明目张胆在外边包小三的强。个人想法,请大家勿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