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猎艳生涯】(04)作者:zmkmba
字数:5072


               (第四章)

  我看见两人进来,连忙起身迎接。

  白松挽着美女跟我介绍:「这就是我老婆,白露。」说完转向美女,介绍我道:「这是我跟你说的那位。」

  我连忙请两人坐下,笑道:「嫂子,你叫我后卫就行,朋友们都那么叫我。」
  两人大方的坐下,当然是亲密的坐在一起,而我坐在他们的侧对面。

  「还没点菜呢?」白松问我。

  我赶紧道:「让嫂子点吧,今天说好了,我请客。」

  白露也不客气,拿过菜单翻看起来。

  趁着点菜的功夫,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白露。那女人正处在一位女性最为迷人的年龄,成熟妩媚,却又丝毫不见衰老的痕迹,所谓花信少妇,正是如此。
  说起来,白露并不算是太出色的美女,但她却又一个特点,那就是圆润。脸是圆的,眼睛是圆的,小巧的鼻头也是圆的,甚至就连嘴巴微微的嘟起来,也是肉嘟嘟的好像一颗熟透了的美国大樱桃,甚是勾人。

  不过可惜的是,那时候天气尚未转暖,她身上穿着厚厚的冬装,看不出她的身材如何。但是从她肉嘟嘟的小手上来看,倒是能够确定,她绝对不是那种骨感的女人。

  他们两口子很快点了四样菜,都是很普通的菜式。我不禁暗暗点头,两口子讲究,不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人。

  饭局在一种友好而又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着,虽然我们都没有把话挑明,但是我发现,白露看我的目光,就好像要把我融化了一样。等到我们三个把一瓶白酒喝完,包间里的气氛就渐渐变得暧昧起来。

  「哎呀,好热呀,老公,帮我把外套脱了呗。」白露伏在白松的身上发嗲道。
  白松看了我一眼,呵呵一笑,三两下就脱掉了白露的外套。

  我定睛一看,心里面顿时猛然一跳,胯下的鸡巴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那女人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打底衫,就是春秋季节可以穿在外面,肩膀以及锁骨部分都是半透明的那种。

  轻薄的紧身衣勾勒出几条诱人的曲线,圆润的肩膀,耸起的胸部,无不散发着令人饥渴的诱惑,但这都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我竟然发现,白露胸前的衣服上竟然显出来个明显的凸点。

  果然是个骚娘们,竟然没穿内衣。

  白松看见我盯着他老婆的胸前发愣,不禁得意的一笑,朝着他老婆的奶子一把就抓了上去。

  柔软的乳肉在他的手里不断变换着造型,在压力的作用下,指缝间露出的凸点更加的醒目了。

  「要死了你!小心服务员进来!」白露娇嗔的捏动腰肢,还不忘朝我飞了个媚眼。

  我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笑道:「你们两口子感情可真好啊!」

  白松哈哈一笑,收回手在他老婆的大腿上拍了一记,笑道:「一晚上就我和后卫喝了,去,你也和后卫喝两杯去。」

  白露媚笑着站起来,端着杯子坐到了我旁边的椅子上。

  「嫂子,你少喝点,我干了。」我赶紧端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把杯中的残酒一饮而尽。

  「小弟真爽快。」白露笑眯眯的抿了一口,像猫一样朝我怀里靠了过去,要命了,这两口子真的这么开放,在饭店包间里就开始「玩」了?

  我感受着白露挤压在我胳膊上的那两团柔软,有些忐忑的瞟了白松一眼,发现那货正在鼓励般的冲我笑。

  妈的,迟早也是玩,先过过手瘾再说!我呵呵一笑,伸出手臂搂住白露的腰,手从她的肋下探上去,摸着她的乳丘轻轻的捏了一把。

  白露嘤咛一声,娇嗔的扭动了一下,一只手状似无意的摁在我的裤裆上。
  「嘶……」我突遭白露偷袭,禁不住猛吸一口凉气。早已膨胀起来的鸡巴被她的小手一摁,更是硬的跟铁棍一样。

  白露却是一声娇呼,诧异的扭头看了她老公一眼,却是咬着唇角娇笑起来:「哥……」

  那一声娇媚入骨的呼唤,顿时让白松了然,宠溺的笑道:「忍着点吧,一会咱就回家。」

  白露噙着古怪的笑意仰头看了看我,又低头看看我撑起的裤裆,嗤嗤笑道:「可是小弟现在,恐怕没办法见人了呢,要不,嫂子先给你去去火?」

  我顿时愕然。

  要说起色胆,我多半不会认怂,之前玩过的那么多女人,各形各色,各种地点,哥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是要说起在饭店包厢里明目张胆的干那事,我却有点难以接受。

  这两口子,玩的也太嗨了点吧!真要在这现场来一发,万一正啪啪的爽着呢,服务员推门进来,哥们明天非得上头条不可。

  事实证明我想岔了,他们两口子确实没那么大胆,但白露接下去干的事儿,却比我想象的还要刺激的多。

  她见白松没有反对,立马端起酒杯一饮而进,然后爽利的一矮身,撩起桌布就钻到了桌子底下。

  这你妈是要给我口的节奏啊!

  我打量一下包间里的环境,觉得我做的位置比较靠里,就算服务员进来,不往里走的话是绝对不会发现白露的。所以我就把心一横,配合着白露把我的裤子褪了下去。

  怒挺的鸡巴得到释放,立马就有两只柔软的小手握了上去,白露蹲在桌下抬起头来朝我一笑,扶着我的鸡巴抵到自己嘴边,把我的龟头顺着唇缝塞了进去。
  龟头入口,我顿时知道白露为什么紧紧抿着嘴唇吞我的鸡巴了,那骚货,喝的那口酒跟本就没咽下去,我顿时觉得鸡巴先是一凉,然后火烧一样的发起热来。
  「嘶……我操……」

  我即使舒爽又是痛苦的低吼了一声,龟头上那种火辣辣的感觉,麻痹真是无法形容,所谓痛并快乐着,不外如是吧。话说,老子的鸡巴不会被这骚屄给废了吧。

  白松很显然经常玩着一招,笑着坐到我身边,一边看着他老婆在桌子底下卖力的吞吐我的鸡巴,一边安慰我道:「兄弟以前这么玩过没,忍着点,辣劲过去之后才有的爽,露露的口活绝对是大师级的。」

  我扭曲的笑着,感受着鸡巴在白露的吞吐下渐渐的恢复了知觉,一阵阵的舒爽慢慢的把我包围了起来。

  白松说的没错,他老婆口交的技巧绝对顶级,不但毫无齿感,而且还时不时的来两下深喉。

  妈的,深喉啊!没有体验过的爷们,绝对无法想象那种极致的享受,就算你操的屄再紧,也无法代替那种鸡巴被软肉全方位包围的感觉,我所玩过的那些过女人,肯让我口爆的都不在少数,但是论起口感第一,当非白露莫属。

  终于,在白露不知道第几次把我的龟头深深插进她自己的喉咙时,我忍不住闷哼一声,紧紧按住她的脑袋,猛烈的喷射了出去。

  因为她喉咙的阻挡,我当时射精时的感觉并不如何舒爽,完全没有在阴道中射精时那种毫无阻碍的快感,但是心理上的满足,却足以抵消那小小的不足,我不顾她的挣扎,足足在她的喉咙中喷射干净之后,才意犹未尽的松开手掌,让她把我仍旧跳动不休的鸡巴吐了出来。

  她一吐出鸡巴,顿时伏在地上一阵狂咳,片刻后抬起头来时,却是眼泪鼻涕都糊了一脸。

  「差点呛死老娘,咳咳……」白露恶狠狠的在我鸡巴上掐了一下,转而瞪自己老公,低声骂道:「操你妈的,看你老婆被别人操很过瘾是不,都不知道帮把手啊。」

  白松笑着把老婆扶起来,递过纸巾道:「赶紧擦擦吧,鼻涕都流出来了。」
  「滚你妈的鼻涕!」白露结果纸巾,骂道:「那是他的东西,呛到气管里去了。」

  我有些尴尬的系好裤子,朝白露道歉:「不好意思啊嫂子,太兴奋了,一时没有控制住,真是对不起了。」

  白露白了我一眼,故作生气道:「没关系,等回头老娘把屄堵你嘴上,给你来一发,就算扯平了。」

  我嘿嘿的干笑着,帮助白松一起给她擦拭干净。

  白露并不是真的生气,笑骂了几句,就提出结束饭局。我出门喊来服务员付了帐,一商量,就决定一起回她家去。

  白松开车,我搂着他老婆坐在后座上,上下其手。这个女人绝对是一极品,而且能够跟她的老公一起玩儿她,想想都让我热血沸腾,我几乎忍耐不住,都想要在车上直接来一发了。

  可是,现实总是让人无奈的。走在半路上的时候,我竟然接到了孟姐打来的电话。

  「小胡,你在哪呢?」孟姐的声音与平时不同,像是喝了酒的样子。

  「在玩面跟朋友玩呢,孟姐你有事?」我问。

  「唔……你能来接我吗,我喝酒了不能开车。」孟姐声音低沉的说道。
  我想了想,便同意了。一来我刚刚释放过一发,白露对我的吸引力已经没有那么大了,再就是我一直都对孟姐挺有好感,实在是有点不放心她。

  白松两口子非常遗憾,一直说找时间再约,知道我要去接朋友,就非常仗义的拉着我把我送到了孟姐吃饭的那个西餐厅门口。

  孟姐是独自一人,等我看到她的时候,心中不禁赞了一声。她显然是精心装扮过,跟平日里不施粉黛的样子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一般,散发出一种魅惑的光芒。

  我帮她喊来侍者买了单,然后扶着她往外走。在她给我打电话之后,多半又接着喝了不少酒,打电话时顶多有五分醉意,但等我扶着她往外走时,却发现她至少已经醉了八分了。

  「你今天是怎么啦,一个人喝这么多酒。」我把她塞进车里之后,有些担心的问她。

  她歪倒在后座上,直着眼睛傻笑:「因为我……今天开心呗,今天……今天是……我的结婚……结婚纪念日呢……」

  我叹了一声:「哪有一个人过纪念日的……」

  正说着,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白松。

  「喂,兄弟,还说你跟着这白领人妻没关系?人家每次喝醉了都能想到你啊!」白松戏谑的说道,那孙子,不知道正猫在什么地方,一直还没走呢。

  「别鸡巴瞎说,我真的跟她没关系!」我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那就今儿了!趁着机会,总能一亲芳泽了吧?」

  我直接挂了电话,上车走人。

  孟姐酒劲上涌,越来越醉,又哭又笑的开始说胡话了。我从她支离破碎的呢喃中了解到,今天还真是她的结婚纪念日,但是因为时差的关系,当她给老公打电话时,估计没得到什么好话,这就一个人出来借酒浇愁来了。

  车子的颠簸对醉酒的人有一种催吐的作用,孟姐很是没有形象的吐了,不但弄了她自己一身,连带她车里的真皮坐椅都一块遭了殃。

  所以,我把她弄回她家之后,就直接半拖着她,将她弄到了浴室里,把她身上弄脏了的衣服扒了下来。

  「你干嘛!」在我扒她衣服的时候,她突然开始挣扎起来,扯住自己的衣袖,拼命的往回夺。

  「孟姐,孟姐!你身上脏了,必须把脏衣服脱了才能睡。」我摇晃着她,弄了一点凉水泼到她脸上说道。

  她的眼睛终于对准了焦距,看到是我,就松开手,迷迷糊糊的说道:「给我放水,我要洗澡。」

  洗你大爷!我阴着脸帮她脱到只留下里边的一套保暖内衣,然后就想把她抱到卧室去睡觉。

  可没想到她再次挣扎起来,大喊大叫的闹着非要洗澡。我没办法,又怕吵到四邻,就只要给她放了热水,然后把她弄得稍微清醒一些,就关上门走了出去。
  要说我对她不动心,那是假的,可关键是,她上次酒醉时我就已经玩过她的身体了,虽然当时没有真的操她,但是她事后一定察觉到了异样,否则的话,在那之后她也不会刻意的疏远我,并且还曾经敲我的桌子给过我警告。

  发生上次那件事后,她要是真的愿意跟我发展一下关系,也就不会疏远我了。
  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次喝醉酒为什么还要找我接她,可是,我却不敢冒险,万一她要是真的不愿意,赶明儿告我一个强奸,我他妈跟谁说理去?

  不过,我也暂时没有离开。因为我听说,醉酒的人泡浴,很容易就会发生危险,所以我出了浴室之后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里面除了一开始发出一些水声之外,一直都静悄悄的,就在我担心她已经出了状况,想要冲进去救她时,却突然听到浴室里面水声一阵乱响,浴室的门猛然打开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带着满身的水珠,从里面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根本没有看到我一样,直接踉跄着扑到床上去了。

  她的头发除了肩膀以下的部分是湿漉漉的,头上部分基本都没有被水打湿的痕迹,我想,她多半是把自己放在浴缸里面泡了泡,睡了一会,然后被冻醒后就直接爬出来了而已。

  她在床上蜷缩成一团,手里不停的抓挠着,想要拉被子来盖,可是她的被子平时都是收在衣柜里,而她喝醉之后,显然已经忘了这一点。

  我叹了一声,走进她的卧室,拿出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当然,送上门来的眼福,不看白不看,我先是看了看被她紧紧抱在手臂中的大奶子,然后又从她蜷曲起来的身体后方,仔细的欣赏了一会被两片雪臀紧紧夹在中间的,毛茸茸的阴户。

  最后,我帮她盖好被子就走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孟姐的电话。

  她在电话里面,声音发颤的问道:「小胡,你昨天晚上,什么时候走的?」
  「你睡着之后我就走了。」我的心脏怦怦乱跳,声音却依旧平静的说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就把电话挂掉了。

  上班以后,孟姐看上去没有丝毫的异状,只是我很惊讶的发现,她仍旧保持跟昨日同样的妆容,显得是那么的光彩照人。

  这一点,让办公室里的几个男人兴奋莫名,只有资格最老的老韩一脸淡定,不屑的跟我们说,孟组刚进公司的时候就是这么漂亮,只是生了小孩之后才每天素颜而已。

  我以为昨晚的事情又像上次一样,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没想到,傍晚下班之后我接到了孟姐的电话。

  「晚上来我家吃饭吧,我有事情跟你说。」孟姐在电话里很平淡的说道。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