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岳母新年快乐】作者:不详
              岳母新年快乐


字数:2518字

  我们都是移居美国的中国人,入乡随俗,但仍然保留中国的风俗习惯,比如欢庆新年。

  现在妻子素芬和我正准备在她的父母房子过新年,我在浴室里刮脸和淋浴后回来进入卧室,此时素芬正在换衣服。

  「你认为怎么样?」素芬问。

  她穿著长及大腿的黑色晚礼服,惊艳一瞥,那高耸微晃的酥胸部和隐隐消失的乳沟,黑色长丝袜半掩去她那使人愉快的猫咪温柔乡,令我想入非非,下面的大公鸡也开始坚挺。

  「不错!」我把我的浴巾丢开和我的她拥抱。我的阴茎的顶端和下面顶著她的丝裙后的猫咪,我感受到她的颤抖涟漪。她用完美的手指轻磨我的暴涨的龟头顶端,然后她把一滴流出的琼浆用手指带到她的嘴唇甜美地舔著,坏坏地微笑。
  她说:「宝贝,我也想要你和我舒服一下,但确实不是时间,我爸妈在等著呢。我们回来的时候。我和你再好好玩罢,但我们现在必须走了。」

  我只好一边尝试镇静我的被那妖娆的肉体惹起的玉茎,一边迅速穿衣服,还没忘顺手牵羊揉拍几下她的姿态怡人的肥臀。

  我和她开车路上。我们谈论著如此美妙的假日。这是我们作为丈夫和妻子第一个圣诞节,新婚燕尔,素芬最喜欢用她的手轻浮我的宝枪,她说:「咱们今晚回家一定要演个黄片。」

  她吃吃地轻笑,尽管上膛的长枪无处发射,我微感扫兴,但仍然盼望晚上和素芬回家上床欢庆新年。

  我们进入她父母湖边的家,亲朋好友三十多人正沉浸在酒醉和闲聊中。我给岳父王宝拜了年。我的岳母姜玉枝很高兴看到我们回来,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她还扑上来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并在我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她的翡翠绿晚礼服流光溢彩,非常漂亮。

  尽管年近五十,玉枝身材依旧很棒,凹凸有致。我猜测在乡间俱乐部的网球课帮助使她保持身材。

  夜色渐浓,我一直在应酬中,素芬也在和她的亲戚朋友说话。

  十二整,午夜钟响,倒计时之中,素芬和我热烈亲吻共庆新年。

  此时我忽觉尿意隐隐,必须上厕所,但卫生间已被人捷足先登。所以我朝著主卧室的卫生间去了。当我到门口来时,岳父正在关门出来。

  「我能用一下主浴室吗?外面的被占了。」我说。

  「你妈喝香槟酒有点头痛,已经上床休息了。别惊醒她。」岳父答道。
  岳父沿著大厅步行离去,我轻柔打开幽黑的卧室,关上门等待我的眼睛调整适应。夜色温柔,窗外月光像瀑布般撒泄进来,如同梦幻世界绝大部分,岳母玉体微遮,四肢略微伸开躺著,她睡觉的娇姿,恰似贵妃春睡。

  整个晚上,我都感到欲火难息,已经是在一触即发的状态中。现在我开始感到呼吸有些不畅。我放任自己静静的站在那里偷看了一会,她的长丝袜的花边半遮半掩去微丰的大腿,私处微隆。看著看著,我的肉棒无法控制地在裤下抖动起来,昂然跳起而竖挺无比。

  但我想,在我惊醒她和必须为自己辩解之前,我应该去卫生间了。

  藉著昏昏的夜色,我挣扎著摸进了卫生间,我不想用亮光或者关门声唤醒岳母。我的公鸡最后终于枯萎能够撒尿了,我就尽量沿著马桶壁撒尿,以便减少噪音,但静夜之中,依旧可听得见春水潺潺。

  快结束时,忽然我觉得一支小手在我的命根子附近和肚子周围抚摸。同时,我感受到有温暖的乳房在我的后面压来。

  「王宝,现在我感觉好多了。为什么你不来和我做爱?」

  这是玉枝,我的岳母,但她认为我是她的丈夫!我震惊之下,不能移动甚至说话了。但是我的金箍棒似乎是在盼望她的诱惑。

  她的手在我的公鸡周围缠绵,而我的头脑开始发昏。在我清醒过来之前,岳母已经脱去我的裤子了。与此同时她一手开始爱抚我的肉球,她用另一支手握著我的肉棒。

  「我的天,今晚你可是太棒了!」

  我进退两难了!

  她开始一点一点地吻我的屁股时,岳母还说:「我今天得吃了你。」

  岳母的动作使我变得更坚硬,我的鸡巴和著我的心脏的节拍而悸动。她在让我欲火焚心。

  她拨转我的身体使我倚在洗涤池柜台上正面对著她。我赶紧环抱著她,这样她就看不到我的脸了。

  她用火热的舌头添向我的肉球,然后香唇吞没了我的公鸡。她熟练地吞吐,令它微微抽搐著。

  我知道我应该说,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我不能也不愿。我抓紧她的柔软头发,她似乎也变得兴奋,沉重地呼吸著。以后几分钟,她重复口交。光线暗淡,掩没了人间春色。

  但是当我听她的命令时,我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宝贝,快点进来,我等不了了。」

  她呻吟著对我说。

  岳母抓起我的玉茎,转身坐洗脸池的边缘上。我注意到她在用我的龟头在她的阴蒂上揉擦,她的短衬裤不知何时已经脱掉了。

  我知道我的生活从此改变了,怨不得我了,因为我无法抗拒。我伸出手扯下她的晚礼服。她的乳头挺直,我的嘴贪婪地嘴吮吸起来。软玉温香抱满怀,男人的仙境来了。随著,岳母开始轻声呻吟,并把我拖向那里。

  春潮 滥中,我的小鱼儿愉快地游进她的温泉。我忍不住开始快速抽送,而她的湿热的阴道也在轻柔地压榨我。

  岳母开始要我动得更快些,而我也应声大动。意想不到的性奇遇,以及和我的岳母做爱的禁忌快感,迅速使我进入性高潮的边缘。岳母也一定感觉到了,因为她用她的手和腿把我搂得更紧。

  快感淹没了我,我就在我亲爱的岳母的里面深处喷射了,感受到她的猫咪在我的鸡巴上变紧,就像一台马力十足的抽水机,抽吸著我的精华。我紧紧地顶著她,一手大力揉磨她的阴蒂。

  当性高潮在逐渐淹没她时,岳母象发情的母兽一样低低的咆哮,在我听来则象天堂的音乐。我用我另一支手轻磨她的乳头,而她却开始对著我的公鸡发威,吞吐盘磨。很快,她也达到了欲仙欲死的顶点,哼哼著瘫软在我的身上。

  她的阴道挤压著吐出我的公鸡,黏湿一片。岳母的手依旧紧紧地抓住我,我俩静静地享受著高潮的馀韵。

  不知不觉中,她碰掉了台上的肥皂,更糟的是,她的手还碰上了电灯开关,灯光刺眼,我也惊惶。

  「哎,上帝,王宝,太妙了,你那个小东西真是了不起。」岳母喃喃地说,然后她微笑著慢慢睁开了眼。

  岳母愣了。

  在最初的惊诧以后,她的脸上忽然现出了真诚的微笑:「没想到是你,小宝贝。咱们得赶快清理一下罢,最好在别人想起咱俩之前溜出去,是不是?」
  ……

  我知道,这次之后,她不会只是我的岳母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