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灵通讯】 作者:顏小雙
字数:43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吟霜独自一人握着手机,蜷缩在房间的角落。木讷地翻看着着萤幕上的一张张照片。

  天真烂漫的小妹妹时而带着满嘴的奶油捧着蛋糕快乐地傻笑着,时而趴伏在地上撅着小屁股认真地观察着龟龟的爬行,时而穿着小红裙子在绿草地上欢笑着吹泡泡,时而依偎在姐姐的怀里,伸出稚嫩的小手指撩拨姐姐的下巴。仿佛天使嬉戏在圣母的怀中,一切美得如此自然而纯净。

  每一张照片给人传达的,都是姊妹二人曾经有过的无间亲密与满满幸福。
  泪水此刻已经挂满了吟霜俏丽的脸。

  她已经沉浸在无尽的自责中三天了,三天前的那个暴雨的夜,醉酒的她,开车载着XX岁的小妹妹超速撞上了护栏。后排熟睡的妹妹并没有系安全带,直接飞出了车厢,在睡梦中,去往了另一个世界。

  妹妹冰冷的屍体此刻正躺在吟霜的身侧,小小的脸蛋,翘翘的睫毛,安静如天使般的睡容正在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变质,各色屍斑已经爬满了妹妹的身体,再要不了多少时间,妹妹的小身体就要膨胀腐败了。

  她俯下身深情的吻了吻妹妹的脸颊。为了你,姐姐什么都愿意去做。

  时钟静静地划到了十二点

  吟霜起身,坚定地点入了那个都市传说中,能实现一切愿望的网址——恶灵通讯。

  流览器成功进入了网页,赫然入目的,是铺满萤幕的血污肉块,颤巍巍地不停蠕动着,黏腻腻地挤作一团。仿佛隔着萤幕都能让人嗅到令人作呕的异臭。一只黑色的枯槁的手从血池中伸出,静静地等待着主动献出灵魂的祭品。

  祈愿二字漂浮在肉块之上,后面的输入栏更是模糊难见。

  似乎卯足了力气不让人轻易的输入文字。

  吟霜却看得真切,深吸一口气,输入「请让我的妹妹回到这个世界!」
  然后决然地点击了那只从肉池血海中伸出的黑色的手。

  满屏的血肉渐渐沉了下去,剩下一片寂静的黑暗。

  血红的字迹缓缓从黑暗中浮现出来。

  「汝之祈愿,吾已知悉。愿成之时,汝将献身於魔,沉沦永堕。」

  吟霜欣喜地伸出指尖,在字迹上抚过。喃喃地读着。她对妹妹的思念已然超越了理智,丝毫没有意识到文字的可怖以及即将到来的无尽噩梦。

  手机忽然之间发出了巨大的热量,顷刻融化化作一团焦黑。灼人的温度烫得吟霜一声尖叫,可未及她反应,焦黑物已获得了新的生命。如黑色粗壮的丑陋血管,自掌心起,向四周辐射散开,爬满了双手。

  「契约达成」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屋顶回荡响起。

  房间的四壁渐渐暗了下去,无数暗涌的波纹在墙上肆意的流淌。

  一只触手从黑暗中渐渐游出,袭向了妹妹稚嫩的屍身。待吟霜惊觉回头时,妹妹洁白无毛的小阴户已被触手穿透,触手还在不止的抖动着,拖着妹妹的屍身如鲤鱼般在床上弹跳。

  吟霜惊叫:「不,要献祭的是我。放过碰我的妹妹」,语罢扑在妹妹身上。
  触手震了震,似乎带不起2人的体重。摇摆迟疑了片刻,脱离了墙角的母体,全部身子钻入妹妹的身体。

  一双冰冷的小手从黑暗中渐渐抬起,轻轻抚下吟霜脸上的泪珠,沾着泪的湿润,温情地划过脖子,又顺着香肩一路划向姐姐的美乳,不住地爱抚着。

  「姐姐,我饿。」

  妹妹气若游丝的声音震醒了因为过度惊愕而僵住的吟霜。她欢喜地搂住妹妹,不住地亲吻着妹妹的额头,柔声道:「回来就好,想吃什么姐姐都给你做。」
  「要……吃……姐……姐」

  无数触手顷刻间从妹妹纤弱的小身体里抽出,疯狂钻入吟霜的衣领,袖口,裤脚。那些滑腻而冰冷,有如蜗牛一般触感的东西迅速地膨胀着身体,撑裂衣衫的同时将姊妹二人更紧密地束缚在一起。双乳相磨,阴唇互吻,妹妹更是伸出小舌头满是爱意地舔舐着姐姐的唇,触感冰冷而粘腻竟如触手一致。

  吟霜惊恐地连连闪躲,却苦於四肢受缚。她淒凉地呼喊着妹妹的名字企图把妹妹从魔怔中拉回,可是每一声的呼唤换回的只有妹妹更热情地扭动着小腰肢,向姐姐祈求着爱抚与亲吻。

  触手们看着此番淫糜的景象,激动得在姊妹二人身侧兴奋地扭动着。不甘寂寞地要共赴这场淫乱盛宴。纷纷伸出尖尖的脑袋,助兴地按摩着这对可怜的姐妹的各种敏感带。

  一支黑色的长枪悄悄地从妹妹的阴户穿出,伸出脑袋观望了一番同伴们努力的工作场面,满意地点了点头。缩回身子在床单上的一片银亮上沾了占身子,狠狠地紮进了吟霜湿润的秘境。疯狂地向子宫口进攻着,抽插之迅猛有如打桩机,发出噗嗤噗嗤阵阵淫荡的声音。

  吟霜满面潮红地扭动着身体企图挣脱这地狱般的景色,无论怎么用力都徒劳无功。她挣扎着探出手,摸出了藏在枕下的纯银小刀。狠狠紮向最近的触手~
  触手们被这突如其来的银光镇住了,停下了爪上的工作四处逃散着。吟霜趁着着宝贵的空档抽出身体滚向一旁,手中仍旧举着银刀警惕地观察着。

  妹妹的小手僵硬地保持着伸向姐姐的姿势,停留了片刻,便无力地瘫软了下去,身体重归一片死寂。

  那些触手也一并失去了活力,七零八落地倒在四周。

  吟霜绝望的望着妹妹,一个可怕的猜想爬上她的心头。

  「姊妹同根同源,需要你的阴精采补,生气注入,方能把她从屍僵的状态带回这个世界来。你这到处躲的孱弱样子,召唤我前来究竟是想做什么呢?」恶灵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那可怕的猜想在恶灵的声音中得到了求证。妹妹果然是依靠与自己的淫乱交欢复苏的,逆天改命的事情,如果没有等同的献祭。又怎会轻易的赐予一个卑贱的生命。

  此刻的吟霜终於万念俱灰。

  「快,用你的乳汁和爱液去滋润她虚弱的小身体。」恶灵继续在空中冷冷地命令道。

  吟霜闭目,事已至此,也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

  她伏下身体,忘情地轻吻着妹妹冰冷的嘴唇,企图将自己炽热的体温渡给妹妹。

  她用自己肥大的阴部摩擦着妹妹娇小的尚未发育的阴唇,爱液开始一滴一滴的流入妹妹的身体。

  她双手不住地揉搓着双乳,一双美乳在她自己的手下变幻着各种形状,乳汁也开始涓涓的流出,流入妹妹乾枯的唇。妹妹稚嫩的小口终於有了反应,轻轻吮吸着姐姐的乳汁。四周的触手也随之躁动了起来,重新疯狂地袭向了姊妹二人。
  两条触手一并插入吟霜的美穴之中,将狭窄的阴道撑开到前所未有的极限。菊花也不知何时被触手填满,强烈的扭动阵阵冲击着内脏。她不敢有半分的躲避,更加卖力地与触手交合着。更多没有插入机会的强壮触手,失落地在两具赤裸的女体四周游动着,稍有空档便趁虚而入抢食四溢的爱液。稚嫩的小触手也不甘寂寞地配合着大哥们的工作,卖力地撩拨着女孩们的腋下,耳后,脖颈与玉乳。
  妹妹再次抬起僵硬的小手,握紧姐姐胀如木瓜的美乳,更加用力地吮吸着。每多吸一口姐姐甘甜的乳汁,妹妹身上的屍斑便退却一分。

  重获生命力的妹妹并不满足于姐姐仍带着羞涩的交欢。授意大小触手们将迷乱的姐姐从自己的身上提起,放置在一侧,纤纤玉指捏着脚腕,双腿大开,提高腰肢,固定成随时迎接插入的淫荡模样。

  又一批触手相互扭曲交缠着身体,在姐姐的身体之上搭建出一座黑色的桥。
  妹妹满意地一脚踏上姐姐柔软的腹,跨坐在触手们搭起的平台上,宛如女皇降临,居高临下地望着姐姐此刻无助的可悲模样,伸出墨色的触手大屌继续无情地奸淫着姐姐。

  已在绵长而痛苦的性交中麻木的姐姐终於摆脱了姊妹相淫的羞涩,开始体味到了由虐待带来的异样高潮,是何等的让人沉醉。

  她呻吟喘息着,全身心的享受着妹妹的奸淫。廉耻二字已与她的人生再无干系,她卑贱的生命此刻需要的,只有更多的淫虐与高潮。

  她浪荡地扭动着腰肢,疯狂地迎合着妹妹逐渐膨胀的巨屌。一对美乳被甩得上下翻覆,格外艳情。

  姊妹二人逐渐进入忘我地境,小小的房间里也溢满了春色。

  「太慢了,癡蠢的母犬,这等速度要等到何时!让我来教教你如何开发身体的极限。」恶灵训斥道。

  触手卷起吟霜的的身体,让她趴伏在地,摆成臀部高翘额姿态。又将她的双臂束於身后数条触手一并插入吟霜的阴道,终於彻底撕裂了阴道口,血液渐渐将黑色的触手染红。

  进入阴道的触手们摇动着滑腻的身体精准的袭击着吟霜每一个敏感带,强烈的刺激再加强烈的充实感把她送上了连番高潮的云端。

  另一条触手勒上吟霜的玉颈,每当她似乎要从高潮中落下时遍勒紧,窒息的快感更加提升身体的敏感度。

  她彻底的忘却了一切,浪叫一声更比一声淫贱,身体更是拼命地摇动着屁股享受着无尽的抽插。下身血液尿液爱液聚集成一片,散发出阵阵淫糜气息。
  更多的触手穿透了吟霜的腹部,搅动起柔软的内脏。连番高潮冲击下的她已经失去了痛觉,身体里全部的内脏此刻都变成了她的性器官,抽插是高潮,疼痛是高潮,战栗是高潮,撕裂是高潮。血浆伴随着白浊从她高高翘起的肥臀的颤动,阵阵射出。

  妹妹颤颤巍巍的从床上爬起,走向姐姐。贪婪地将小脸深深埋入姐姐的腿间,大口大口地深嗅着只属於姐姐的淫浪气味。柔滑的小舌熟练地舔舐刺激着姐姐不断战栗抽动着的小穴,涓涓红白热流顺着香舌流入妹妹的身体,在姐姐的滋润下,逐渐恢复柔软,透出有生气的粉红。

  终於,恶灵一声畅快的大吼。所有触手霎时间撤离了吟霜的身体。

  吟霜被抽空的身体如弃置的麻袋般被随意丢在一旁,只剩高潮的余韵还在牵引着她的身体淫贱地蠕动着。

  余韵渐渐散去,吟霜却突然感到了腹内奇痒。原来上一批进入内脏的触手已经悄悄留下了新的生命,初生的小触手从吟霜支离破碎的肚皮上爬出,缠绕,盘结,似乎要织成一张网,封锁,禁锢住吟霜的全部。

  吟霜的颤抖越来越微弱,连番的折磨终於耗尽了她最后一丝生命力。

  恍惚中,无数小光点如萤火虫般在她眼前彙聚,妹妹蹲在她的眼前,双手笼住一只,递到她眼前。

  「姐姐看,会发光的小虫虫」

  妹妹稚嫩的小脸笑得依旧那么天真可爱。如此纯洁的面容,再度活生生出现在吟霜的面前。

  「妹妹,看见你能回来,姐姐真高兴。」吟霜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喃喃道。
  语罢垂下了美艳的头颅,香魂一缕随风四散。

  可死亡远远不是吟霜苦难的终结

  吟霜的屍体静静趴伏在地上,黑色的触手已爬满了全身。脖项间的触手硬化成永恆的枷锁,将她的新身份钉死为淫贱的母犬。一对触手紧紧缠绕着美乳,带着吸盘的尖端不断撩拨着肿胀的乳珠,吸食着涓涓流淌而出的乳液。阴唇旁一圈的小触手正在轮番刺激着肿入蚕豆的阴蒂与尿道口,阴道和肠道更有众多触手轮番抽插和挖掘爱液。

  妹妹站在一旁歪着头,看着姐姐的新造型,露出一副不合年龄的邪魅微笑。她伸出小舌头舔了一圈凝固着爱液与乳汁的唇,满足地回味着只属於姐姐的甘甜。
  她自起身的那一刻起,已经堕落为恶灵新的宿体。真正的妹妹从未回归过这个世界。

  她骑上吟霜光洁柔软的美背,用稚嫩的声音撒娇道:「大母狗,快爬爬!」
  吟霜睁开了眼,眼里再无生命的光彩。缠绕全身的触手带动她的身体,让她缓缓从地上爬起。彻底沦为触手驱使的母畜的她,欲求不满地呻吟着,扭动着丰满的肥臀在渴望更多的抽插。

  妹妹厌恶地看了一眼吟霜的骚姿,从背脊又伸出了两支触手深入姐姐的美穴里用力地搅拌着。不消得片刻,一股白浊从美穴里喷涌而出。

  吟霜终於兴奋地浪叫着,迈开腿,伏着妹妹。

  一步步,没入黑暗深处。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