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牝牡魔尊】(02)【作者:辣奇】
字数:65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

  「哀,你会变成女人的……」

  唐果的脑中一阵眩晕,妈的,这是要玩死老子吗?

  「不过,利果你也不用怕,有师傅在,师傅可以用……术法洗涤你的灵识,将那股淫毒吸入师傅的体内。」

  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可人的贵妇,唐果有些微微的暖意,愿意为自己付出的女人,自己内心中对此女有了一些亲近感。便认同的叫道:「师傅,我……我们现在在哪里?」

  「师傅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吗,师傅本是赤老魔的原配夫人,我和那老魔本是前朝的太子和太妃,只是那老不死的家伙修炼阴阳魔修功法大成,变成了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现在每几日都要有一对男女一同成为他的炉鼎。」

  「师傅,那你……岂不是要……」

  「哀,师傅也是和他多年,自是要和他伴老一世的,何况我又怎么逃得出这几十里七彩莫灵山呢。」

  「师傅,那魔姬和东夫人又是……」

  「魔姬媚妆本是当朝前宰相的公子,只可惜他虽是男儿身,却为天生的美玉魔体,是个上好的炉鼎,老魔自然不会放过。他那东夫人也是个痴情种,竟宁愿伴随自己的夫君变成老鬼的玩物,也始终不离不弃。」

  听到此,唐果已经对那赤老魔有了惧意,这样一个不男不女的老魔头,也不知见到自己时会不会看穿自己的真实身份。

  似乎看出了唐果的担心,贵妇认真道:「利果,你现在的灵法还无法瞒过老魔的神识,若不是我先发现了你,恐怕媚妆还以为自己的办法天意无缝,现在我要用我的身体清出你体内的破绽,躺下。」

  随着贵妇的声音,唐果看到贵妇退下了自己的宫装,露出了大片凝脂白玉般的玉体,贵妇卧伏上唐果的身体,一对光莹的丰乳送入唐果的口中。

  「吸吧,我的乳液中有老魔享用的天香乳蜜,可以纯化体质,对你的神识和功力都有好处,以前师傅怕老魔发现,现在也顾不了那些了。」

  「师傅,你……」唐果有些感动,想说不要,但是师傅还是将一颗莹乳放入了自己的口中,挤入了蜜香的乳液。

  「师傅,你对我太……呜呜……」唐果即使是前世也没有人对他如此的好,此时他竟有想哭的冲动,不知道如何报答师傅。

  「师傅……可以吗?」唐果感恩的楼住贵妇,吻上香唇。

  「嗯,傻小子……师傅喜欢……」贵妇还以娇柔的呢喃。

  「师傅,你……你的身子真的很软。」唐果抚摸着贵妇的裸背和肉臀,兴奋而激情的腻道。

  「嗯,师傅让你摸……,师傅不骂你,嗯,小子……你怎么摸哪里……若不是被那骚狐狸媚妆勾引了不成。」感觉唐果的手指在自己的菊心摸了一下,贵妇哼哼的道。

  唐果的确还记得魔姬媚妆那风骚的引诱,而且知道魔姬以前是个男儿身后,便想到了什么:「师傅,我只是好奇魔姬现在的下体还是不是个男人……」
  贵妇笑了笑,腻道:「还狡辩,那魔姬下边当然还有那东西,不然东夫人还不要伤心死。」

  「那,那,岂不是每次伺候老魔,都要用后面?」唐果当然的想到。

  「呵呵,你小子瞎猜什么,那魔姬修炼的功法,自然让她另开新处了。」
  「新处,难道他同时还有女人的……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啊……莫非……」
  听到唐果的这话,贵妇先是有些回避,不过最后还是无奈的交代道:「有时修炼功法时,师傅也是要和他们一起侍寝老魔的。」

  唐果听出师傅很是不甘,便不再追问。

  「师傅以后有徒儿,等徒儿功法大进时,一定不让师傅再受凌辱。」

  「嗯,好徒儿……」贵妇感觉身上的少年像是比从前上进了很多,甚是高兴,当少年翻身将自己压在下处时,贵妇的心中有暖暖的感觉传来,自己的希望终于长大了。

  贵妇欣慰的抬起了一双玉腿,将那粉嫩处心甘情愿的显露在徒儿的身前,笑颜的鼓励着少年。

  「啊……」

  少年很是熟识的顶入那嫩处,贵妇激动的流着泪水。

  两人虽在沉默中撞击与摩擦,却显得激情四射,一切都是那样的水乳交融。
  看着贵妇的美腿玉足,唐果突然想到之前看的魔姬,想到了魔姬的那一双玉足。而眼前也同样有着一双晃动的白玉莲趾,唐果怜爱之心顿起,抓住一只,轻轻吸吮。

  「啊,徒儿,你不要吸啊……吸的好痒……」

  贵妇感觉自己的莲趾竟然被吸在了少年的口中,便起身想要制止,只是,当她睁眼见到自己曲身承受少年蹂躏的羞态时,便红润了双颊,一个小自己如此多的孩子,玩弄着自己的双足,而自己还在卖力承受着他的抽插。

  以前虽也彼此干过多次,但这次贵妇却格外触动心神,眼前的男孩真的长大了。

  ……

  清晨,唐果感觉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静室中,身边的那具成熟玉体已经消失,自己也变回了少女的身姿。

  他只记得师傅由下体处打入他体内一道法诀,净化了自己的体质,然后传音在他的脑海。

  「利果,以后在外面一定不要暴露咱们的关系,你还是要叫我一声大夫人的,这里的密室甚为隐秘,以后你要是想我,便到这里来等我。」

  唐果起身回忆了下刚刚的记忆,又细细查看了一下这个密室,密室不大,只有一个侧室,但是室中却摆放了一个祭台,哪是一个女童的画像,上面的题字是「先师牝牡魔尊花天雪。」。

  唐果只是看了画中女童一眼便有些失神,那女童很是妖异,即像是男童,又似是艳丽妇人,更有时是成熟美男的样子,似乎总是在变化中。

  唐果收回心神看向了密室的上方,哪里有一个出口,他爬上打开出口,发现这密室的外面竟是个峡谷庭廊,峡谷透过上方的裂缝,有着柔和的光线照在山壁周围。

  因为有光线照射,所以庭廊四周的花草也异常茂密,很是清香逼人。

  顺着庭廊走下,便又进入了七彩的洞府中,此时,洞中有些静雅,虽没有任何烛光,却显得七彩绚烂。

  走了几步,一个侍女看到了唐果,对她屈膝行礼:「奴婢见过管侍大人。」
  管侍,这是什么称号,自己这个假侍女,原来还是个小头头。

  寻问才知,这里每个侍女的腰链都不相同,唐果的腰链是七彩的,属于管侍级别,相当于副总管。

  还有一种比他级别更高,配的是七彩腰环,是这里的总管,便是东夫人和西夫人。

  听到东夫人,唐果便想到了魔姬媚妆的那个素雅夫人,而另一个总管叫西夫人,唐果却一直没有见过。

  听侍女说,西夫人经常在外办事,所以很少看到,是个很另类的家伙,另类……唐果不知道什么意思。

  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也是女体,唐果拍了拍侍女裸露的半个翘臀,继续前进,不久来到一处水榭庭院,庭院比刚才的庭廊大了不少,同样光线明亮,树木茂盛。
  一个侍女正在山泉中洗着什么,唐果上前看了看侍女的腰链,没有七彩,只是一条普通的金链,便上前咳了一声,那侍女似是没有听到。

  唐果本来是想问一问路的,但是那侍女不理自己,他有了戏弄的心思,便悄悄上前,向那山泉中丢入了一大块山石,溅了那侍女一身的泉水。

  侍女很是生气,但是回头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少女时,便奇怪的打量起了唐果,唐果发现这侍女看到自己的腰链后竟胆敢不行礼,猜测对方一定也是新来的女侍。
  便上前调戏的楼住侍女的腰肢,装作男人的样子道:「小丫头,新来的吧,竟然不知礼节,可知洞府中的家法严厉吗。你这样的冒犯可是要受淫刑的。」
  那侍女像是被唐果吓傻了,一动不动的呆在那里。

  唐果心中好笑,又看到了侍女手上的东西,竟然是个长柄葫芦,灵机一动,便抓过了葫芦,对那侍女道:「趴起来,裙袍褪下。」

  侍女有些哑然,一动不动,唐果见此女甚是呆的可爱,不自觉的搂紧侍女,上前吻住了侍女,一只手深入了侍女的胯间。

  咦,竟有什么金属的饰品挂在侍女的私处,侍女此时已是杏眼大睁,唐果的好奇心却是大起。

  他突然撩起了侍女的裙袍。哇,这是什么,两条麦穗般的金色吊坠,被穿孔在侍女的两片嫩唇上,那一丝丝细穗时隐时现的展现在唐果的面前。

  侍女还是没有反抗,只是吃惊的看着唐果对自己的裙下饰物好奇的打量。
  唐果却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想起了自己手中的长柄葫芦,笑着推倒侍女,将葫芦的长柄稍微顶在侍女胯下的潭口处,侍女的表情突然有些怒意,但是当唐果再次将葫芦挤入时,侍女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便软软的曲在了唐果的怀里。
  唐果心中暗喜,同时色胆也大了起来,竟想起了师傅告诉自己的一个局部消除变身的法诀,施在了自己的下身,顿时自己原来的那条宝贝便显现了出来。
  侍女忽然感觉插在自己体下出入的葫芦,突然换成了一条不小的肉棒,便急忙睁眼看向身下,发现那用葫芦戏弄自己的家伙竟然还是个有棒的女流氓,甚为好奇了几分。

  唐果发现侍女此时竟在观摩自己用棒棒抽插她,越加兴奋的耸动起来,不过唐果也发现,侍女虽然表情销魂,但是注视着他的目光却始终清冷。

  那眼神有些邪异,又似乎甚是魅惑,让唐果欲不能,浴火难消。最后他干脆抱起侍女跳入一边的潭水中,继续大力的抽插。

  侍女阴唇的饰品,随着拍击的水花在水中甩动跳跃,侍女的发丝也被水滴沾湿,显得更加娇艳动人。

  一场鱼水之欢后,两人静静的躺在一起,唐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侍女没有回答,只是躺在那里想着什么,唐果再问:「生气了?」

  侍女还是沉默,没有搭理唐果的意思,唐果感觉无趣,便起身穿起了衣服,悄悄离去。

  路上唐果有些后悔,自己太冲动,竟然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侍女要是下次再见到自己可如何是好,但愿那侍女不会去告发自己。

  带着一丝忧虑,在山间走了不久,唐果终于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东夫人。
  「咦,唐……果儿,你怎么在这里。」东夫人险些叫出唐果的真名,好在改口很快,没有让一同的侍女听出什么。

  「给东夫人请安,回东夫人,婢女忘了自己的住处。」唐果发现自己的女声到是很销魂,说出这话,自己都有些觉得好听。

  东夫人先是一愣,很快便道:「哦,你刚来,对这里不熟悉也可原谅,我带你去你的洞府。」说罢,东夫人便单独带唐果走向一条小路。

  见甩开了身后的其他侍女,东夫人便看向唐果道:「昨天你到哪里去了,我和夫君为你担心了一晚。」

  「多谢夫人,昨天那大夫人问了我很多问题,我都照夫人您的吩咐逐一对答,最后那大夫人见没有问出其他,便有些怒意,竟把我迷晕在后山。」唐果按照师傅交代自己的方法,回答了东夫人的问话。

  「哎,那魔妇平时作威作福,和那老魔一样心狠手辣,听说她有一门灵目的功法,果儿,以后你可要离她远些。」

  听了东夫人对师傅的评价,唐果有些诧异,师傅难道在他人面前是这样的形象吗。

  「是,以后我一定远离那大夫人。免得她看出我的男儿身。」

  唐果随声附和道。心中却笑这东夫人一定不知,自己不但光着屁股暴露在了大夫人的面前,还让大夫人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吹箫品蜡了一番。

  「果儿,你的洞府就在这边,这里比较偏僻,所以才把你安排于此。明日是老魔每三年的祭鼎之日,会召集众人在谷中圣坛。到时会安置你们这些新人,分派谷中杂物,那时你可以请求去我和夫君的东香阁,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密修媚骨同心诀。」

  唐果此时已经有了些小心思,虽然魔姬和东夫人都是美艳无比的可人,不过与他们一起双修那什么媚骨同心诀,唐果却是不愿的。

  即使他们对自己还好,但自己做炉鼎,为药渣的命运,唐果还是不能接受的。
  此时,唐果已经开始策划明天的计划,自己现在有师傅撑腰,难道还怕这两人。

  送出东夫人,唐果进入自己的洞府,这洞府虽然入口不到一人,可进到其里,唐果却有些震撼,只见洞中四壁雕梁画柱,那壁上还可见出七彩灵光,照耀出府中一片炫彩。

  即使洞中面积不大,也已经让唐果十分满意,何况眼前的只是前室,穿过前室,后面还有两间贯通的内室,面积虽同样紧小,但石桌石榻一有尽有。

  唐果掸开石榻上的一床枕被,疲惫的躺下,虽然刚从密室中醒来,但是自己却还是有些疲倦,倒在榻上不时便睡去。

  次日,洞中金鼓丝竹声响起,宛如仙乐飘入唐果的洞中,唐果知道定是那所谓的祭鼎仪式。急忙起身向洞外敢去,好在洞外遇到几人,唐果尾随一同找到了谷中圣坛。

  圣坛处窸窸窣窣聚集起几处人群,唐果见这些人竟大部分都是女修,而且个个身形柔美,曲线玲珑。自己虽也是女体模样,却怎么也找不出与这些女修共有的那种媚态,只好竖起耳朵躲到后面,免得被人看出马脚。

  「大师姐,这几日你可是又在城中春风楼潜修不成,呵呵,你可不要狡辩啊,瞧你这一身的脂粉气,若不是才被几个嫖客睡过,怎么会如此有精神。」

  「呵呵,小妹,你也拿师姐打趣不成,不过师妹你这身子最近倒是丰润了些许,莫不是在哪军中吸足了男精不成。」

  唐果听着众女的嬉笑声,身子却有些发汗,原来这些女人都是些魅惑男人的女妖精啊……

  「咦,师傅来了,师傅,师傅,……」

  唐果在倾听时,一边的高坛上泛起了淼淼雾气,只见一个妖异的俊美男子由虚变实的出现在坛上。

  男子身着白缎锦袍,头带翔龙银冠,双目妖媚异常,他扫视了一遍坛下众人,泛出一丝邪笑道:「小宝贝们,两年未见为师,可都想着师傅吗?瞧瞧你们这些小骚蹄子,都骚到什么程度了啊,也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好男人啊。」

  唐果感觉妖异男子的声音似是魅惑无比,中性中透出着娇柔的磁性,不单是唐果,就是那些坛下的众女也都是听得心神激荡。

  「众弟子,行礼。」随着一声女声的高喝,众人从激荡中回神,都是齐齐下拜。唐果也随着众女伏地,看向刚刚高喝女子,竟是东夫人和魔姬几人。

  除了东夫人和魔姬,唐果还看到了大夫人和一个白发老妪。那老妪虽然年纪微长,但是身形却与其他三女不相上下,竟也是一样的曲线玲珑,这让唐果十分的诧异。

  「夫君,这次闭关可有突破。」大夫人先说话了。

  「嗯,小有突破,只是距离大圆满还有些距离,不过夫人今日你好像显得很是娇艳啊。」

  妖异男子看来就是那赤老魔了,唐果此时格外小心,躲在后面偷偷的观望。
  听到老魔和自己师傅的对话后,心里紧张起来,昨日自己与师傅做的那些难道让老魔看出来了。

  不等师傅回话,一边的老妪先开口了:「儿啊,你这媳妇,昨日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你可要好好管教啊。」

  俊美男子听此,额眉紧锁,看向了一身宫装的大夫人。而大夫人却轻松的笑了笑,看向了曲线玲珑的老妪道:「婆婆昨日好像也有些心神不宁啊,难道也是做了蝇狗之事不成。」

  「你……」老妪先是勃然大怒,只是突然制止,像是想起了什么,便不再说话。

  俊美男子冷哼了一声,吓得坛下众女都是身子一颤,「你们二人还要喋喋不休吗。……魔姬,这两年门中可有什么事情吗?」

  魔姬媚妆听到此,赶忙上前媚笑道:「回,魔君大人,门中两年一共赚取灵石三十万两千五百块,收入炉鼎两百二十对,小规模战事九次,中规模冲突三次,弟子中有二十四人陨落,九人功阶大损……」

  「……哼,将战事失利的那些家伙都给我扔到欢魔洞去,魔姬,太让我失望了,就没有些好消息吗?」

  魔姬没有想到老魔不是很满意,一边的东夫人急忙上前替夫君魔姬补充道:「有有有……去年门中的几个弟子终于被那南天圣主选中了妃嫔,相信很快我们就可以与那南天宗联合起来,到时这南天州便是咱们牝牡宗与南天宗的天下了。
  另外,今年门中的升阶弟子,也是几年中最多的一次,多达九十六人。新收入的弟子也多达两百零五人。「

  老魔听到南天宗时有些动容,似乎很满意,点点头道:「嗯,你们做的很好,南天宗的基石无非就是那南天胜,只要抓住这个所谓的圣主,我们就等于抓住了南天宗。好,很好……你们开始安排明年的执事吧。」

  众女听此,终于都安下心来,接下来,便是宗门安排来年人员执事的时间,唐果从中也听出了很多门中的信息。

  什么育兽峰,好像就是用肉体唤养灵兽之地;欢魔洞,则是处理门中罪人的深坑洞穴,据说下面的人只要还能够交欢便不会死去,所以在那里要不停的交欢才能保持生机;七彩殿,好像是门中收藏功法的禁地,只有持老魔手令之人才可以在其中挑选功法;千娇栏,据说是关押炉鼎的地方,宗门所处的七彩莫灵山本为阴极之地,历代老魔在此感悟阴阳,而女修在这里则会受到极阴灵气的滋养,而男人便会受到侵蚀,被关在灵山时间太久就有可能女体化,所以这牢房才有了千娇栏之称。唐果听到这个地方时,便有些担心自己了,不过好在师傅说可以帮助自己吸出阴灵之气。

  听明白了很多东西后,唐果又在考虑自己应该分派到哪里为好,魔姬想让他到自己的东香阁,唐果侧看上了出山办事的差事,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呢。

  于是唐果暗自请大夫人帮忙,给自己找了个山外采买的职务,到时有大夫人挡着,魔姬和东夫人也没有办法。

  退出谷中圣坛,唐果终于放下了心,看来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不是什么坏事,有了大夫人给自己的一块腰牌,唐果现在可以说在谷中已经是来去自如了,想到此,他掏出了那块腰牌,上面古体的几个大字:采灵副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