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彼端的星光】(02-03)【作者:ivvloli】
字数:36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莫小白,莫名其妙的莫,小白(蜡笔小新的腔调)的小白。」女孩顿了一下,继续道:「也帮你自我介绍一下,你叫周宇,24岁,男,未婚,顺峰快递的快递小哥,父母离异,都在国外,XX大学XX专业毕业,对不对?」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女孩对我的情况知道得一清二楚,这就排除了我是倒霉蛋被随机中招的可能性,说明她就是冲着我来的,之前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可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女孩,莫小白这个名字连听都没听说过,在连裤袜的笼罩下,我只能看到一些轮廓看不清女孩的模样,而且,我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她要这样对付我。我渐渐冷静下来,已经可以思考分析我现在的情况并考虑怎么样摆脱现在的困境。

  「看看你,心里一定还在想着怎样才能逃出去吧,24岁的大男孩,穿着两层连体丝袜,手脚被紧紧铐在一起,头上还套着人家的一条连裤袜,嘻嘻,还想着怎么逃出去?」

  本来没什么感觉的我,在听了莫小白的话后一阵阵羞耻感袭上心头,身上开始发热。

  「小宇,别担心,姐姐不会伤害你的」一边说着,女孩一边把我头上套着的连裤袜的袜腿在我的头上缠绕并打结,「但是呢,如果你一直逃不掉,你会在这间房子里遭遇到一些不平常的事呢~ 」

  【不平常的事?难道我现在遇到的这些事还还不算是不平常的事吗!不行,我得做点什么才行,呼救吧,这是楼房,楼下的人听到我呼救,应该会报警吧。】想到就做,毫无征兆的,我大喊起来:「救命啊!我被绑架了!报警救救我!」莫小白没有阻止我呼救,我叫了有一分钟,渐渐停了下来。

  「吓老娘一跳!下次你要叫,能不能先打个招呼!」看来莫小白是真的被吓了一跳,说话的声音都高了八度,仍然那么好听。

  叫完后,我有些后怕,如果这女孩真是变态绑架杀人犯,那在我刚才的行为刺激下,她会不会作出伤害我的行为。

  「第一,这层楼和楼下都没住人,叫也没人能听到;第二,你很不乖,而且吓到我了,必须受到惩罚,念在这是第一次,惩罚可以轻一点。哼~ 」

  我没说话,拼命在脑中思考对策。

  这时,莫小白开始把我的左脚腕和左手腕绑到一起,捆绑的材料弹性和韧性都很大,感觉应该是丝袜,她用了三条丝袜,捆缚得很牢固,手腕和脚腕之间也紧紧捆住,接着,是右手腕和右脚腕,也被如是捆绑,绑完后,莫小白去掉了手铐,我的手脚感觉舒服了少,虽然丝袜的捆绑束缚感比手铐更强。

  「那个…」我想说点什么,以缓解刚才大声呼救带来的尴尬气氛,同时也有点担心莫小白所说的「惩罚」会是什么惩罚想问问清楚。

  「不许说话哟,捆绑的时候,你应该静静感受,丝袜在你肉体上缠绕的感觉,柔软而韧性十足的感觉,还有,永远也逃脱不了的感觉,好啦,乖乖的,别说话哦。」她的声音很温柔,莫名让人心安【但是话里的意思让人感觉变态感十足啊喂!】。

  接下来,我感觉到,她用一根长度大约有一米的长杆,把我的左手和左脚绑在了一端,右手和右脚绑在了另一端。然后,她开始用丝袜紧紧缠绕我的左手手臂和左腿小腿,虽然看不到,但从她缓慢稳定的动作能感觉得出,她在很认真地进行捆绑,从手腕处到手肘处,一丝不苟地缠绕捆绑。左边结束后右边也是同样的捆绑。这个时候,我真正感受到了她所说的「永远也逃脱不了的感觉」。
  捆绑还没有结束,她把几条连裤丝袜叠到一起,从我的颈后绕到颈前,打了一个不松不紧死结,没有对脖子造成任何紧勒的感觉,接受把两头从腋下绕到身后,系紧打死结,再绕到胸前,系紧打死结。接着,她用一条丝袜穿过我脖子处的丝袜,穿过捆绑我左手臂和左小腿的丝袜,收紧打结,再用一条丝袜穿过我脖子处的丝袜,穿过捆绑我右手臂和右小腿的丝袜,收紧打结,如是重复,一共用了十多条丝袜,把我脖子上的丝袜和身体下半部分不同部位捆绑的丝袜系到了一起,如同在我的双脚和头这三个点形成的三角形中,织了一张丝袜作成的网。
  这个时候,我已经感觉到被极度束缚了,我坐在地上,手和腿被紧密地绑在一起,不能有半分挪动,双腿双手被分开,因为中间的长杆,也完全没有可能合拢,脖肩处缠绕的丝袜被用来和身体下半部分的捆绑束缚到一起,我只能把上半身紧紧贴在大腿上,唯一可以活动,就是腰和双肩,而且活动能力也有限。
  【结束了吧,应该。】接着,我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感觉到头上又被罩上了一层紧紧的套子,一丝丝香味沁入,来不及感受,头上又感觉到了缠绕的感觉,看来,又是一条连裤袜了吧。

  【这不会是她刚脱下来的吧】

  「好了,乖乖的哦。」莫小白拍了拍我的头,「姐姐要走了,别担心,姐姐已经帮你报了警,警察叔叔会到这里来把你解救出去,而且我还给报社和电视台爆了料,他们会一起跟过来的。嘻嘻,拜拜。」不等我出声,就听见她一溜小跑跑了出去,还故意把门重重关上,「啪嗒」上锁。

  【喂…喂!不带这样玩的啊!!我这个样子要是被别人看见,我可怎么活!】【虽然很想被救出去,可是,这个样子,太羞耻了吧!!】「莫小白!」我大喊。

  四周一片寂静,根本没有回应。

                 三

  【时间…大概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吧。】【有点尿意。】手脚已经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很不舒服。

  警察还没来。

  …

  【两小时了。】【有点饿。】莫小白说的警察和记者根本就没来,也不知道是该担心还是该松口气。

  酥麻和不舒适感渐去。

  我发现可以靠着扭腰挪屁股进行些许位移。

  【莫小白什么时候会回来解开我?】…

  【三个小时了吧。】【想撒尿。】扭腰挪屁股把自己移到了墙边,然并卵,身上的束缚一点也没有松动。头部因为脖子上的限制,蹭不到墙,头上套的连裤袜没办法蹭下来。

            【莫小白莫小白莫小白】

  …

  【四个小时。】「莫小白!我想撒尿!」我大喊,但是没人回应。

  【怎么办,她还会回来解开我吗?好饿啊】「啊啊啊啊!!」我一边大叫一边疯狂地用力抽手臂踢腿,可是莫小白对我进行的束缚是如此严密,一直到我耗尽身体的最后一份力气,也无法撼动分毫。

  …

  【五小时。】【会回来,不会回来,会回来,不会回来…】

              【憋不住了】

  于是,温热的尿液浸透内裤,浸透两层连体丝袜,流了一地。很羞耻,羞耻得让我想一头撞昏过去什么也不再去想,可是因为被莫小白用丝袜如此严密的捆绑束缚,我早早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那就是尿裤子,然后生生咽下由此带来的巨大羞耻感。

  …

  【六小时了吧。】废了很大功夫从那滩尿上移开,头上的两层厚连裤袜隔绝了大部分尿的味道。

  【我的手脚快废了吧】已经感觉不到手和脚了。

               【想哭】

  「莫小白姐姐,放过我吧,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没有回应。

  【有些想睡觉。】可是根本睡不着。

  【好饿啊。】…

  【七个小时。】【莫小白会不会离开就出了什么事,没空来管我,或者忙起来忘了我这茬,会不会她本来就是精神病,出来玩了这么一出,然后就被抓回去了,也有可能出门就被车撞了…】我怀着莫大的恶意胡思乱想着。

  【又饿又困又难受。】「啊,尿了。」莫小白的声音毫无征兆在我耳边响起,我甚至怀疑她一直就待在旁边看着我。

  听到莫小白清脆好听的声音,我终于忍不住呜咽起来,眼泪挤出来便被头上的连裤袜吸干了,顾不上男性的尊严,就那么呜咽着,这七个小时,真的是我从出生以来最难熬的七个小时了。

  莫小白的声音,就像彼端的星光,在无边黑暗的煎熬中投射而来,让我心底潜伏的情绪奔涌而出,迷茫、委屈、愤怒、恐惧,化作无法抑制住的呜咽,传递给眼前的女孩。

  「好啦,乖乖,不哭了」莫小白拍打着我的头,然后抚摸着我的背,「姐姐带你洗澡澡、吃饭饭、睡觉觉,好不好?」

  我轻「嗯」一声,混在呜咽中,也不知道她听出了没。

  莫小白先解开了我肩脖处的丝袜,然后我感觉她在我腰上套了一个金属环,刚好贴合我的腰围,然后我听见「喀嗒」一声上锁的声音,接着,她用剪刀剪开了我左手和左腿的束缚,把我的左手扯到我身后,伸到一个小金属环里,收紧,上锁,现在的我无论心里还是肉体都不剩一点力量,只能任由她摆布。莫小白不时开口嬉笑:「嗯嗯,真乖,是姐姐的乖狗狗。」束手的金属环和腰上的金属环是呈一定角度焊接在一起的,手的姿势一点也不难受。左手之后是右手,同样被拉到身后收紧锁住。

  「好啦,试试能不能站起来。」

  我颤抖着站起来,花了好半天,才稳住身子。现在的我头上依然套着两层厚厚的连裤袜,连裤袜的袜腿胡乱缠在我的头上,身上穿的是两层连体丝袜和一条内裤,下体部分已经快干了,但仍然能看出一些痕迹,除了腰上和手腕上的金属环,我的身上已经不再有其他束缚。

  「乖乖站着别动哦,剪到肉了我可不管~ 」莫小白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剪掉我身上的连体丝袜,我一动也不敢动,任她施为,直到她把我的内裤也剪掉,露出了我的下体。我夹紧双腿扭动身体,但是因为看不到,也不知道怎么躲开她的视线,感觉脸有些发烫。

  「嘻嘻,还不好意思呢,跟姐姐去洗澡澡~ 」莫小白说着,给我的脖子上套了一个项圈,拉着我向前走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